美國 芯片法案 無法阻止中國芯片產業的發展

8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正式簽署了《芯片和科學法案》(以下簡稱《芯片法案》)。 《芯片法案》具有強烈的政治內涵,在對美本土芯片產業提供巨額補貼的同時,明確規定獲得美方補助的企業十年內不得與中國或其他“令美國擔憂”的國家進行任何“重大交易”,以及投資先進製程芯片。

當前,全球芯片產業的基本格局是美國在芯片設計方面大幅領先,全球佔比達70%。但是在芯片的製造方面,則是東亞地區具有明顯的優勢。美國內芯片製造產量佔全球份額已從1990年的37%下降到如今的12%,而東亞地區的芯片生產全球佔比累計則高達73%,其中中國台灣22%,韓國21%,日本和中國大陸均為15%。而且美國當前不具備10納米以下先進芯片的生產能力。在過去的4個季度全球20家增長最快的芯片企業中,有19家來自於中國大陸。預測到2030年,美國的份額將進一步降至10%,而中國大陸將提升至24%。這讓美國難以接受。在此背景下,《芯片法案》出台。 《芯片法案》與美國組建“芯片四方聯盟”一樣,根本目的都是為了在擴大美國芯片生產的同時,扼制中國芯片產業的成長。兩者相比,後者才是根本目的。只要能夠扼制中國芯片產業的成長,美國就有能力控制住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芯片供應。

但是,受制於諸多條件,可以判斷《芯片法案》無法在根本上阻遏中國芯片產業的發展,甚至可能在客觀上加快中國芯片產業的赶超步伐。

就生產而言,美國當前的製造業存在明顯的欠缺,缺乏擴大芯片生產必須的經濟基礎,也不符合經濟規律。美國長期陷於“製造業空心化”當中,自奧巴馬以來一直在努力推進“再工業化”,但在歷經10多年的持續努力之後,提升微乎其微。近年來,福耀玻璃和富士康等企業到美國投資建廠,均遭遇到很大的困難,甚至美國自己的企業如蘋果公司等也拒絕回本土投資。 《芯片法案》提供的資助力度也不足以改變全球芯片產業大局。 《芯片法案》號稱有2800億美元的資助規模,但實際補貼只有390億美元,還要分5年投入,這與當前高端芯片產業動輒上百億美元的投入相比,並非充裕。如台積電2021年的固定資產投資就達280億美元,2022年計劃資本支出更是高達400-440億美元。三星宣佈在美國得州建設的一家芯片代工廠,擬投資金額就達170億美元。據貝恩公司估算,僅將美國芯片產能提升5%至10%,就大約需要400億美元。 《芯片法案》規定在美國建立芯片工廠的企業將可以獲得25%的減稅。而根據台積電張忠謀給出的數據,在美國生產芯片,成本將提高50%,25%的減稅遠不足以讓美國在芯片生產上具有競爭力。

而且,《芯片法案》會嚴重干擾當前全球芯片產業的生產佈局,給日本、韓國和中國台灣等國家和地區,包括美國自己企業的芯片生產帶來了衝擊。中國大陸是當前全世界產業鏈最完整、生產效率最高、人才隊伍最完整的國家,在全球製造業當中具有無與倫比的優勢,眾多國際先進芯片企業正是立足於中國全產業鏈體系才得以保持全球競爭力。美國《芯片法案》規定接受資助的企業不得在中國擴大生產,必然會削弱這些企業在芯片產業的競爭能力。此前,由於美國政府的頻繁施壓和乾預,已經導致多家日本芯片企業無法與中國相關企業進行正常合作。台積電、韓國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均在中國運營多家芯片工廠,同樣將受到《芯片法案》的影響。美國英特爾公司曾呼籲美國不要限制芯片企業對中國大陸的投資,擔心“法案會削弱那些接受補貼公司的全球競爭力”。在復雜和高度依存的全球價值鏈中,世界與中國的芯片產業早已深度融合,要使供應鏈完全美國化並與中國“脫鉤”,將付出巨大的經濟和技術成本,必將損害全球芯片業的發展。正因為如此,日、韓、台灣地區,對於美國的《芯片法案》和“芯片四方聯盟”均抱有較高警惕心理。

就需求而言。 《芯片法案》會加劇全球芯片業的過剩狀況,惡化國際競爭。當前,全球芯片市場正在發生重大變化,由緊缺轉向過剩的局面已現端倪。前兩年全球芯片供應極度緊張,美國、歐盟、日韓等國家或地區極力推動自主供應鏈建設,其產能正在逐漸釋放。眾多行業分析機構稱芯片泡沫即將破裂,應警惕芯片產能過剩危機的來臨。 《芯片法案》補貼在美國擴大芯片生產,必將進一步惡化全球芯片的生產過剩狀況。生產過剩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最根本的缺陷,對其的應對能力決定了不同國家在產業競爭當中的根本成敗。當前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芯片市場,2021年全球芯片銷售額5559億美元,中國進口額達4326億美元,全球佔比達77.8%;市場銷售額達1925億美元,全球第一。加上全產業鍊和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優勢,在應對芯片的過剩風險方面顯然更有競爭力。當前各大芯片企業在生產方面需要美國的技術,但在市場需求方面非常依賴中國。 2021年,英特爾實現收入747億美元,其中在中國實現收入就達1345億人民幣(約200億美元),佔比接近30%。波士頓諮詢公司預估,若美國執意對華採取技術硬脫鉤,可能會讓美國芯片企業損失18%的全球市場份額、37%的收入。在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的芯片銷售總額中,對華銷售額所佔比重均超過30%。芯片製造是一個資本密集型產業,需要全球性市場來維持,營收規模下降將直接影響研發投入,導致創新速度趨緩。

美國《芯片法案》希望通過產業補貼彌補自身劣勢,提升國內芯片生產,進而打擊中國的芯片產業發展。但是,《芯片法案》違背了市場規律和經濟基礎,難以達到目的,相反,會在一定程度上破壞全球生產秩序。對於中國而言,美國《芯片法案》的出台在短期可能是利空,但在長期則是利好,中國芯片企業的發展將迎來更加廣闊的空間。

(作者係商務部國際經貿合作研究院研究員 彭波)

來源:中國日報網

原创文章,作者:中國日報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tech/%e7%be%8e%e5%9c%8b-%e8%8a%af%e7%89%87%e6%b3%95%e6%a1%88-%e7%84%a1%e6%b3%95%e9%98%bb%e6%ad%a2%e4%b8%ad%e5%9c%8b%e8%8a%af%e7%89%87%e7%94%a2%e6%a5%ad%e7%9a%84%e7%99%bc%e5%b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