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芯片市場調查 低端供給飽和價格大跌 高端依舊一顆難求

經濟觀察報 記者 王帥國 持續近兩年的芯片短缺問題,依舊在牽動著汽車產業的心弦。 8月15日,央視財經報導了近期國內部分芯片價格走勢,隨即“多款芯片價格雪崩”的話題登上社交平台熱搜。

8月17日,經濟觀察報記者前往北京中關村數個電子消費城進行實地調查。不少經營芯片的商家抱怨,今年來自己的生意已經“一落千丈”。

該報導的指向較為明確:消費電子市場需求持續疲軟導致部分芯片價格大幅下降。但在汽車芯片領域,情況有所不同。 8月18日,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秘書長原誠寅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現在還有很多芯片缺貨,前兩天還有車廠來問我能不能搞定多少萬顆芯片,就是大家還在缺,而且還是大規模地缺。”

紫光國微副總裁蘇琳琳也舉例稱:“整個上半年我們有車企客戶,因為缺芯的原因產量下降了幾十萬台,所以芯片供給整體上來看還是偏緊的。”

事實上,消費電子市場與汽車市場所使用的芯片有重疊之處。當消費電子芯片降價,部分汽車芯片也會出現降價的情況。據記者的走訪調查,芯片降價背後存在明顯的分化:部分低端芯片在產能轉移與國產替代等利好因素的影響下,供給已經可以滿足需求,價格也逐漸回歸正常水平;另一方面,高端芯片則由於技術等原因,產能上升緩慢,依舊“一顆難求”。

上游供給好轉但依舊偏緊

紫光國微是目前國內芯片設計行業的大型上市公司,近年來公司已將汽車市場作為發力的重點之一。在蘇琳琳看來,“缺貨的情況確實是有所緩解的,但整體上來看車規芯片供給在未來一段時間還是較為緊張的。”

蘇琳琳表示,現在不像以前所有的芯片全缺,現在是分品類。 “模擬芯片市場的拐點已經出現了,供給基本上已經夠了;驅動芯片和中低壓小信號的MOSFET芯片現在應該也不太缺了;PMS、藍牙芯片這些芯片供應有緩解,但還沒有達到供需平衡,還是比較緊張;高端的芯片,MCU類的芯片供給還是非常緊張。”

據悉,在高端芯片市場,目前恩智浦、英飛凌以及意法半導體的高端芯片交貨週期大都超過了40週,有的甚至排單超過一年。

國內知名芯片研發公司地平線副總裁張宏志與蘇琳琳有著相似的感受,他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汽車芯片的供給情況)比以前似乎緩解了一些”。

原誠寅也表示:“汽車芯片現在價格正在回歸正常,不像以前那種幾十倍、幾百倍地高了。但是肯定比2020年前還是高。”他提到,現在車廠不像以前那麼恐慌,因為車廠也看到了上游的供應鏈正在逐漸趨於穩定,就會覺得這個鏈條會安全起來。

中游芯片銷售商生意慘淡

“去年(行情)好,今年都降了好多了。”一位在北京著名電子產品市場中關村中發電子城主營芯片的商戶李軍(化名)告訴記者,因為現在國內經形勢不好,“大家都不怎麼採購了,沒人要了”,自己的生意相比去年一落千丈。

據李軍介紹,很多芯片的價格在去年漲到好幾百元,今年基本都已經跌回到幾十元的水平。像央視報導裡提 到 的 現 在 賣 20 元 的STM32F103C8T6芯片,在他這裡批量價已經降到了七八元錢。另一款芯片STM32F402RCT6價格也在十元錢左右。而在去年,這兩款產品的價格都在幾十元。

“現在難搞,今年有很多人都虧得很厲害。因為高價買進來的話現在都跌很多了。現在實際上大家手裡都有貨,相當於有價無市,有貨但是沒人買。”李軍將現在芯片市場的情況比作樓市,“就像樓市一樣,漲了那麼久,基本上也慢慢地在往下掉”。

不過,作為同行的孫豔紫(化名)對市場行情與李軍有著不一樣的感受。 “有些還漲了”“某些牌子的會降,不是說所有都降”是她對最近市場的感受。

孫豔紫一家在北京從事電子行業多年,她在日常經營中體會到的是“一些意法半導體的芯片都降了,降了90%。英飛凌的貴,好多都缺貨。”

她舉例稱像意法半導體L9369-TR型號的芯片,價格由之前的幾千塊降到了現在的500左右,庫存也非常充足,“在我們深圳的庫房,你要需要的話,從深圳發順豐,明天就能到。”

下游車廠反應不一

在下游車企需求端,由於各自汽車產品對芯片的需求量存在差異,他們對目前芯片市場的看法不盡相同。

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最近供應鏈壓力有所減緩,芯片等核心零部件價格有所回落,但幅度還不大。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談到,汽車芯片價格基本穩定,輕微好轉。廣汽埃安副總經理肖勇則稱,該公司還沒有感受到芯片價格回落,只是原先芯片供應緊張的局面有所緩解。

從上述幾家新能源整車廠的反應來看,芯片短缺問題有好轉但並沒有大幅好轉。在今年一季度動力電池原材料大幅上漲之前,芯片短缺問題已經困擾整車廠達一年多之久。

特別是在2021年下半年,甚至出現了博世ESP(車身穩定係統)芯片黑市價大漲300倍、理想汽車購買的駐車芯片價格漲了800倍等傳聞。在此背景下,車企一把手蹲守芯片廠商總部大樓、高價從黑市購買芯片、“臨時性減配”成了一些車企無奈之下的應對之策。

另一方面,一些手裡囤積了大量芯片的廠商則選擇坐地起價,持續拉高價格。以至於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出手懲治利用芯片供需失衡藉機哄抬芯片價格的行為。 2021年9月10日,市場監管總局依法對上海鍥特電子有限公司、上海誠勝實業有限公司、深圳市譽暢科技有限公司三家汽車芯片經銷企業哄抬汽車芯片價格行為共處250萬元人民幣罰款。

相較於新能源汽車整車廠,一些銷量較少、主要銷售燃油車型的整車廠的感受則有所不同。一位上汽大通的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芯片已經大幅緩解,我們這邊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產能傾斜與國產替代

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由於疫情衝擊、人為囤積、需求大漲等原因,全球汽車行業出現芯片短缺情況,隨後情況愈演愈烈,對整個汽車生產端造成嚴重影響。

到2021年下半年,隨著全球芯片封裝重地馬來西亞疫情出現反撲,這一波“芯片荒”達到頂峰。當年8月,多家車企老總親自跑到上海博世中國總部堵門討要芯片,逼得博世中國副總裁徐大全在朋友圈調侃自己“要跳樓”。不過,自那以後,全球汽車市場的芯片短缺情況逐漸開始緩解。

據蘇琳琳介紹,去年第四季度時,全球手機市場對芯片的需求量就在減少。進入2022年,消費市場對手機的需求量持續疲軟。中國信息通訊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2022年上半年中國的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減少21.7%,降至1.34億部。

基於疫情持續爆發,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原因,諮詢公司科納仕在一份報告中表示:“預計今年全年的出貨量將明顯低於3億部,創下2012年以來的最差表現。”

以手機為代表的消費電子產品的需求不足,也客觀上導致了芯片廠商將消費電子芯片的部分產能轉移至汽車芯片。對此,蘇琳琳表示:“汽車芯片的一大部分產能跟消費電子芯片的40納米、55納米製程有一部分重疊。”

除此之外,隨著時間的推移,在中低端芯片市場國產替代效應已經開始顯現。在供給端,對於一些設計、研製難度較低的芯片領域,國內大量芯片廠商陸續增加產能;在需求端,對於一些對安全性要求比較低的部件,國內的車廠也願意引入一些國產芯片。供應商的增多,也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中低端芯片的短缺。

但是像恩智浦、意法半導體生產的高端芯片,在導入時,還涉及到芯片與上層應用程序的協同與整個工具鏈。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它設計的周期會比較長。這也造成了它不能那麼快去實現一些新產品的迭代和替換,依然需要用老的產品,這也是導致它供貨週期長和緊張的一個原因。”蘇琳琳表示。

高端芯片仍待解決

不少行業人士指出,國內低端芯片的供給已不是問題,中端40納米到55納米製程內的芯片供給還會緊張一段時間,但在這個範圍內已經出現了一些國產替代的產品,慢慢也會好起來。只有高端芯片市場還是一個大問題。

雖中低端芯片短缺有所緩解,但芯片作為全球化產業,受國內外形勢的影響較大,高端芯片的“卡脖子”問題已經被討論過很多次。各界普遍認為,攻克高端芯片從長遠看至少需要數年的時間。

儘管如此,汽車領域人士仍更多對未來的芯片供應狀況保持樂觀。原誠寅表示:“我們當年的判斷認為,2022年下半年會逐漸趨於正常,目前看還是這樣。現在有幾個關鍵點:第一,疫情不會對整個產業鏈產生巨大的衝擊了,不會再出現某個工廠因為疫情停產的問題;第二,國家之間的博弈不會影響到進出口,特別是進口,這是核心。”

原程寅判斷,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年底到明年全球汽車芯片的供需就可以達到平衡的狀態。 “高端芯片主要還是在國外廠商的壟斷當中,它們擴產能的速度也沒有那麼快,我們這邊的設計的改造也沒有那麼快。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像智能駕駛芯片、依賴於高端的IGBT,還有高端的MCU等等,可能還是會有缺貨的一個情況。”蘇琳琳認為。

在蘇琳琳看來,國內高端芯片市場的發展,還有賴於國內企業研發的進程和國內整個產業鏈上下游協同。 “高端芯片的製程,在這個多變的國際關係的影響下可能也是一個大問題,從我們的角度上來說還是挺擔心的。”

原创文章,作者:經濟觀察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tech/%e6%b1%bd%e8%bb%8a%e8%8a%af%e7%89%87%e5%b8%82%e5%a0%b4%e8%aa%bf%e6%9f%a5-%e4%bd%8e%e7%ab%af%e4%be%9b%e7%b5%a6%e9%a3%bd%e5%92%8c%e5%83%b9%e6%a0%bc%e5%a4%a7%e8%b7%8c-%e9%ab%98%e7%ab%af%e4%be%9d%e8%88%8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