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更多歷史文化遺產活起來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文化遺產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寶貴資源,要始終把保護放在第一位。今年恰逢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製度建立40週年,根據中辦、國辦去年印發的《關於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意見》,“到2025年,多層級多要素的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初步構建”“歷史文化保護傳承工作融入城鄉建設的格局基本形成”。

如何理解多層級多要素的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如何在保護中發展、在發展中保護,讓歷史文脈永續傳承?記者進行了採訪。

——編 者

北京東城,草廠四條胡同青磚灰瓦、曲徑通幽,氤氳著千年古都的深厚文化底蘊;江蘇南京,小西湖片區院落雅緻、花草繽紛,成為市民休閒打卡的愜意空間;福建福州,三坊七巷白牆黛瓦、飛簷翹角,軟木畫、牛角梳、油紙傘等民間藝術相映成趣。

根據《關於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要“做到空間全覆蓋、要素全囊括,既要保護單體建築,也要保護街巷街區、城鎮格局,還要保護好歷史地段、自然景觀、人文環境和非物質文化遺產”。

應保盡保,做到空間全覆蓋、要素全囊括

晚飯過後,胭脂磚砌成的牆邊、金魚圖案的地雕上,大人們散步聊天、孩子們玩耍嬉戲,微改造後的福建泉州金魚巷很是熱鬧。 “過去巷子上面全是線纜,就像蜘蛛網,周邊環境也很亂,改造之後舒適多了!”附近居民感慨。

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高級城市規劃師徐萌介紹,金魚巷雖然長度只有270米,卻濃縮了海蠣殼水洗石、夯土牆、出磚入石等10餘種閩南古建築傳統工藝,保留了從唐宋到20世紀的多個建築元素、環境要素,就連纏繞著破壁的綠榕也得到保護。

“今天所說的歷史文化保護傳承,不僅是對歷史遺存物質形態的保護,也是融合了人文環境、自然景觀環境等,物質遺產與非物質遺產相結合的整體保護傳承。核心是要通過對各類歷史文化資源的整合,延續中國歷史文化價值,形成強大的社會凝聚力。”清華大學國家遺產中心主任呂舟分析,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從空間層面看,城鄉涵蓋了人類生活的所有區域;從時間層面看,不僅強調了古代文明的表達,也強調了現代和當代歷史文化的呈現;從文化要素和內涵層面看,涵蓋了所有民族和地區文化的多樣性特徵。

值得關注的是,《意見》提出,“保護能夠真實反映一定歷史時期傳統風貌和民族、地方特色的歷史地段”,這是中央文件首次明確提出“歷史地段”概念,完善了保護對象的類型。

“歷史地段介於歷史文化街區和歷史建築之間,過去一些達不到歷史文化街區劃定標準,但又比歷史建築範圍大一點的地段,往往游離於保護體系之外,容易導致特色逐漸喪失。”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王凱介紹,一些順應自然、適度改造形成的“特色地段”,人文蘊含豐富、永續傳承的“重點地段”,都符合歷史地段的價值內涵,例如武漢黃鶴樓、南昌滕王閣等名樓及其周邊地段。

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製度建立40週年來,我國歷史文化保護理念不斷提升、保護對像不斷擴充。截至去年底,全國共劃定歷史文化街區超過1200片,確定歷史建築約5.75萬處;與2016年底相比,歷史文化街區的數量翻番,歷史建築數量增長近5倍。目前共有國家歷史文化名城140座、中國歷史文化名鎮312個、中國歷史文化名村487個;此外,還有中國傳統村落6819個,形成了迄今為止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農耕文明遺產群。

活化利用,讓歷史文化和現代生活融為一體

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既要堅守保護底線,也要堅持以用促保;既要保護歷史文化底蘊,也要改善人居環境。

福建福州三坊七巷的“同利肉燕老舖”前,陣陣木槌聲此起彼伏。老舖的第四代傳人陳君凡一遍遍捶打砧板上的肉團,展示傳統肉燕製作技藝,吸引了不少游客圍觀。隨著“同利肉燕”“永和魚丸”等老字號,以及中國商印展覽館、國潮金魚博物館等新業態入駐街區,這些矗立百年的滄桑古厝煥發出新生機。

在江蘇揚州的仁豐裡歷史文化街區,劉魏清和夥伴們則嘗試將傳統民居,改造成為一家素食與非遺文創相結合的工作室,“我們還創立了公益項目,邀請周邊居民體驗編織盤口等非遺技藝;參與合作‘爸媽食堂’項目,每週一至週五為社區50位孤寡老人提供助餐服務。”為了打造宜居公共環境,當地還鼓勵街巷兩側開設便利店、公共食堂、24小時城市書房等小型商業和服務設施,推動街區的保護利用。

讓歷史文化和現代生活融為一體,成為促進歷史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發展的重要途徑。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相關司局負責人介紹,推進活化利用要充分發揮歷史文化資源的價值,讓其用起來、活起來。一是要用開放的思維,加大歷史文化遺產開放力度,更好服務於公眾。二是要活化利用歷史建築、工業遺產,在保持原有外觀風貌、典型構件的基礎上,通過加建、改建和添加設施等方式適應現代生產生活需要。三是要發揮農業文化遺產、灌溉工程遺產的作用,促進生態農業、鄉村旅遊發展。促進非物質文化遺產合理利用,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融入現代生產生活。

但是,歷史文化遺產的活化利用也面臨一些困境。 “我國傳統建築以土木結構為主,難以長久保存,不少只留下殘斷的城垣、夯土台基等遺址,觀賞性不強;大量仍具活態的歷史文化街區、歷史文化名鎮名村等基礎設施落後,格局肌理往往難以達到現行工程技術標準。”西安建築科技大學建築學院副教授李小龍介紹。此外,一些地方的歷史文化遺產活化利用還面臨著資金來源長期單純依靠財政,投入不足且財政壓力較大,管理力量相對薄弱、管理水平不足等因素影響,需要積極探索歷史文化遺產活化利用的多元創新路徑。

將組織開展專項評估,推動問責問效、問題整改

40年來,我國城鄉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理念不斷提升,但也要看到,一些地方對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認識和方法仍存在誤區。例如,有的地方對遺產的價值和不可再生性認識不到位,缺乏足夠的耐心和必要的歷史責任感;有的地方保護內容還不繫統,重建築本體、輕環境格局,重古代、輕近現代,一些具有保護價值的歷史地段還未納入保護體系;有的地方對文化遺產保護利用方式單一,與現代生產生活脫節等。

呂舟認為,過去的歷史文化名城和文物保護管理體系,儘管強調了屬地管理,但仍存在責任不清晰的問題。出現破壞歷史文化遺產的情況後,相關部門不能及時做出反應。 《意見》的出台,清晰勾勒出了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的基本框架,例如明確分級落實保護傳承體系重點任務,建立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三級管理體制。

“建設保護傳承體係就是要補齊原有管理體系的短板,通過建立城市體檢、督查制度,通過社會監督、公益訴訟等方法為歷史文化遺產築起‘防火牆’,形成不敢破壞、不能破壞歷史文化遺產的社會氛圍,最終形成不想破壞的文化自覺。”呂舟說。

當前,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的構建進展如何?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相關司局負責人介紹,目前《全國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體系規劃綱要》已經編制完成,並建立了國家級保護對象的保護名錄和分佈圖。下一步將重點推進省級規劃綱要編制,推動形成城鄉歷史文化保護傳承“全國一盤棋”的工作局面。

“我們將按照全覆蓋的要求,組織開展專項評估,對各名城保護傳承的工作情況、保護對象的保護狀況進行評估,及時發現和解決歷史文化遺產屢遭破壞、拆除等突出問題,綜合運用評估成果,推動問責問效、問題整改。”該負責人說。

本期統籌:胡安琪《 人民日報 》( 2022年08月09日 04 版)

原创文章,作者:人民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8%ae%93%e6%9b%b4%e5%a4%9a%e6%ad%b7%e5%8f%b2%e6%96%87%e5%8c%96%e9%81%ba%e7%94%a2%e6%b4%bb%e8%b5%b7%e4%be%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