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 中國 第七集 南渡 司馬睿移治江南 王導推動門閥政治的建立

紅網時刻12月16日訊(通訊員 羅亞琪)長江孕育了中國南方的廣袤豐美,在《中國》第七集《南渡》中,瑯琊王司馬睿與摯友王導,歷經國家顛簸,南下建立新政權,使得中原的政治和文化根脈得以延展,南方迎來了一次新的大開發,南北方的文明深度融合,中國歷史由此調整了書寫的重心。

由湖南衛視、芒果TV、北京伯璟文化聯合出品的大型歷史文化紀錄片《中國》第七集《南渡》,即將於12月16日晚19:30在芒果TV、湖南衛視播出。

攜手南渡,功業初成

內有“八王之亂”,外有異族入侵的晉朝,一直在風雨中飄搖,長期的混戰給晉朝帶來了無可挽回的重創。對形勢失望的王導,認為江南是個能給他和晉朝皇室後裔司馬睿帶來無盡可能的地方,他勸說好友司馬睿南下。

建鄴,也就是今天的南京,是他們南渡的終點。南北方的隔閡,讓他們在南方世家大族裡備受冷落。為了改變現狀,熟諳人際交往法則的王導給司馬睿造勢、立威;拜會當地的名門望族,收穫南方貴族好感;用自成一格的書法,一展名士風流。在兩人的努力下,南北芥蒂開始消除,南北士族間的關係開始有了變化。南方士族開始相信身為當地的最高軍事長官的司馬睿,是他們的強有力靠山。司馬睿終於在南方站穩腳跟。

司馬睿和王導在南方的經營,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向心力,吸引著北方飽受戰亂之苦的人們。大批北方士族、百姓南遷,帶來了中原先進的生產技術和厚重的文化。在王導建議下,司馬睿趁機大量招攬北方士人,充實官員體系。南方的經濟和文化,迎來了又一次大開發。那些沉睡的山川林澤,因為越來越多的人的到來,而被喚醒。

戰亂起兵,心生嫌隙

自司馬睿被擁立為晉王開始,王導就一直擔任丞相。王導的治國政策使得南方愈發欣欣向榮,威望也跟著水漲船高。儘管王導為人低調,但他的家族主導了東晉政壇是不爭的事實。由此,原本的君臣關係,蛻變為皇族與士族共治的關係,形成了中國歷史上一種特殊的政治模式——門閥政治。王氏家族的強大勢力和司馬睿的皇權共存,產生了“王與馬,共天下” 的傳言,這讓司馬睿與王導本牢固的友誼,產生了裂痕。

王導的堂兄大將軍王敦,手握重兵,權傾一時。公元 322 年正月,他從武昌起兵謀反,直指建康。與此同時,王導脫下官服、官帽,跪在皇宮前請求與司馬睿一見。他為沒能勸住兄長而深感懊悔:“沒想到亂臣賊子竟出在臣的家族。”此時的司馬睿才恍然:王導並沒有做錯什麼,他一直是自己最忠實的朋友和臣子。司馬睿扶起他,不但沒有降罪,還下詔把自己任安東將軍時的符節授予王導。

另一邊,王敦卻進攻猛烈。建康城迅速陷落,王敦勢如破竹攻下建康,成為了東晉王朝實際的操控者。在王導的堅持下,王敦最終退回武昌,以強大的政治軍事實力遙控朝政。至此,司馬睿苦心經營十餘載的大好江南,成了他人的囊中之物。他仍是東晉皇帝,卻不再手握權力。他竭盡全力想要維護的皇權,和他同樣竭盡全力想要維護的朋友,似乎都不知所踪。司馬睿鬱鬱而終。

三朝元老,守護江山

司馬睿離世後,王敦再度謀反,而王導,又再一次替司馬睿保住了他的江山。歲月流轉,身為三朝元老的王導,已然成為王朝的精神像徵,之後的兩代皇帝都對他敬重有加。只是由皇權與士族共治的門閥政治,始終沒有足夠的力量一統天下,甚至無法讓一個王朝延續更久。搭建在門閥政治上的皇權,也看似絢爛無比,實則不堪一擊。

政治的發展有其時代烙印,文化也是。東晉是一個文學、藝術極興盛的時代。寫下被後世稱為“天下第一行書”《蘭亭集序》的王羲之,精通音律文學的陳郡謝氏領袖謝安,皆是東晉之人。士族弟子在一次次飲酒賦詩,暢敘幽情中為後世留下了一份獨特而璀璨的文化遺產。他們用率真自信塑造的魏晉風度,賦予中國文化以灑脫氣質。物換星移,舊時王謝堂前燕,最終都飛入了尋常百姓家。一個時代總會結束,但每一個時代都會留下它不滅的精神。

紀錄片《中國》第八集《融合》將於12月17日在芒果TV、湖南衛視播出,講述波瀾壯闊的民族融合大幕的拉開,敬請期待。

原创文章,作者:紅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7%b4%80%e9%8c%84%e7%89%87-%e4%b8%ad%e5%9c%8b-%e7%ac%ac%e4%b8%83%e9%9b%86-%e5%8d%97%e6%b8%a1-%e5%8f%b8%e9%a6%ac%e7%9d%bf%e7%a7%bb%e6%b2%bb%e6%b1%9f%e5%8d%97-%e7%8e%8b%e5%b0%8e%e6%8e%a8%e5%8b%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