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武威天梯山石窟在中華民族歷史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作者:沈興國(甘肅省政協社法委副主任)

佛教文化藝術是中華民族歷史文化的組成部分。古代印度的佛教誕生於公元前5世紀左右,從孔雀王朝(約公元前324年到約公元前187年)開始,便從印度經巴基斯坦、阿富汗,傳入中國西域,再經由河西走廊傳入中原,這條佛教傳播線路即史稱佛教的東傳,這條線路也就是古今聞名的“絲綢之路”。這條傳播線路上,像甘肅武威天梯山石窟一樣屹立千年的座座佛教石窟,成為“絲綢之路”、佛教東傳的路標,不僅見證了佛教傳入中國的過程,而且清晰地顯示了佛教在中國傳播發展的脈絡。

“涼州模式”影響了中國石窟的營造格局

在這些精美的石窟中,以其營造法式、造像題材、造像形象的變化形成了著名的“龜茲模式”“涼州模式”等中國石窟模式。其中,位於新疆的克孜爾石窟、甘肅敦煌莫高窟、炳靈寺、麥積山石窟,寧夏固原須彌山石窟等屬於“龜茲模式”代表。武威天梯山石窟亦稱涼州石窟,位於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東南約60公里處的紅砂岩崖壁上,始建於北涼王沮渠蒙遜時期(412~439年),距今約1600餘年,是“涼州模式”獨具特色的石窟代表,也是我國早期史書《北涼錄》記載新疆以東最早的較具規模的開窟造像。北涼王沮渠蒙遜,既弘佛法,又聚禪僧,深受儒家忠君、孝道思想影響。他選定在天梯山大規模建造的北涼洞窟造像、壁畫,為佛教東傳我國逐漸融入了儒家道家思想。北魏滅北涼,徙涼州3萬餘家於京城(山西大同,後遷河南洛陽),也為開鑿雲岡、龍門石窟提供了技術力量。著名學者宿白先生等史學家考證後指出,“涼州模式”開啟了我國石窟營造法式,尊之為“石窟之祖”“石窟源頭”。

對中國佛教史的影響巨大而深遠

天梯山石窟到隋唐時陸續都有興造,現存造像也以唐代最多、最精。其中的一鋪三身彩塑坐佛與脅侍菩薩代表,被定為國寶。大佛窟規模宏大,氣勢宏偉。正面中央尊釋迦如來造像,安然端坐,氣度非凡,高達約30米;左右兩側分別立迦葉、阿難、普賢、文殊、廣目、多聞六尊造像,或威武、或慈善、或智慧、或忠誠,各具神態,精妙逼真。這樣的巨型大窟,在全國其他石窟中所罕見。反映出唐代的涼州經濟文化空前繁榮,也充分體現出大唐佛教文化藝術的雄渾氣派及工匠的遠大志向。

涼州曾成為中國北部佛教文化的中心,這與北涼時佛教的傳譯是分不開的。其中,名僧曇無讖在天梯山石窟所譯的《大般涅槃經》,在佛教史上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西夏時期藏傳佛教顯密法師、功德司副使、國師周慧海就是天梯山石窟的主持,他在天梯山石窟翻譯了大量西夏文佛經,這些佛經印刷後流通到西夏國內各大佛教寺院長期沿用,在佛教文化傳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這批西夏佛經曾有許多被外國人盜走,現一部分保存在國家圖書館、甘肅省博物館、敦煌研究院、武威市博物館、內蒙古博物院、寧夏博物館,還有一部分在俄羅斯、英國、日本等國的收藏單位,十分珍貴。

西藏納入祖國版圖的第一歷史見證地

薩班是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的先驅者和奠基人,薩班與蒙古汗國西涼王闊端在甘肅涼州舉行了著名的“涼州會盟”,順利實現西藏歸屬祖國版圖,為祖國統一作出巨大歷史貢獻。據漢藏文史料記載,公元1246年,薩班應蒙古汗國使者呈獻的“金字詔書”邀請,從西藏東來,經青海過天祝到涼州時,正值闊端王前去蒙古和林參加蒙古汗國新一屆蒙古大汗的選舉。於是,薩班首先駐錫在天梯山石窟的藏傳佛教寺院廣善寺,在這裡弘揚佛法,治病救人,廣做善事,等待闊端時間長達一年。直至次年即公元1247春天,闊端在參加完他大哥貴由的即位大典後返回涼州,和薩班正式會面,“涼州會盟”在涼州白塔寺成功舉行。因此,天梯山石窟是“涼州會盟”成功舉行的前沿陣地,是西藏納入祖國版圖的第一法源性歷史見證地,是名副其實的“涼州會盟”紀念地,和涼州白塔寺同樣具有十分重大的歷史文化和時代價值。

蘊含中華民族交流交往交融的深刻內涵

天梯山石窟是中國歷史上漢族、匈奴、吐蕃、党項、回紇、蒙古等多民族生活、聚集活動、文化交流、相互融合、共同瞻禮朝拜的場所和地方,遺留下眾多民族石窟遺址文物、民族文化藝術和語言文獻,絲路文化源遠流長,文化遺產十分豐富,留下了中華民族交流交往交融的眾多文物史料和歷史見證。

天梯山石窟,於2001年6月被國務院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名單, 於2021年12月25日被正式評定為國家AAAA級旅遊景區,為甘肅著名旅遊勝地。根據國家文物局《“十四五”石窟寺保護利用專項規劃》“推動有條件的國保石窟寺建設遺址博物館”的相關要求,和國家、省有關博物館發展體系建設重點,天梯山石窟文物保護利用都十分符合支持對象條件。因此,應積極搶抓機遇,加快建成“天梯山石窟文物和壁畫博物館”和“天梯山石窟文物數字化展示中心”,實現文物保護、學術研究、展示利用和文化傳播一體化。這不僅將會極大地促進我國“石窟之祖”“石窟源頭”活起來,提升甘肅“石窟藝術之鄉”整體美譽度,而且將有力推進天梯山石窟文物保護利用向民族宗教、文明交流互鑑、總體國家安全觀教育等研究領域拓展,為鑄牢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發揮應有的重要作用。

來源: 光明網-學術頻道

原创文章,作者:光明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7%94%98%e8%82%85%e6%ad%a6%e5%a8%81%e5%a4%a9%e6%a2%af%e5%b1%b1%e7%9f%b3%e7%aa%9f%e5%9c%a8%e4%b8%ad%e8%8f%af%e6%b0%91%e6%97%8f%e6%ad%b7%e5%8f%b2%e6%96%87%e5%8c%96%e4%b8%ad%e7%9a%84%e9%87%8d%e8%a6%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