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音中的時代群像

【藝海擷英】

作者:齊鑫(魯迅美術學院講師)

士兵突擊(水彩畫)齊鑫

魯藝日記·之二(版畫)齊鑫

征途·銘記1935·之二(版畫)齊鑫

對軍事的喜愛和對歷史的關注,讓軍事題材成為我藝術創作的重要主題。近年來,我創作了幾組軍事題材美術作品,包括抗戰題材的《滇西抗戰》、紅軍長征題材的《征途·銘記1935》、描繪文藝戰士在延安學習的《魯藝日記》以及聚焦新時代基層部隊訓練的《士兵突擊》等。多次主題性創作的經歷,深化了我對軍人精神的理解與認識。

在主題性美術創作中,藝術家通過對相關主題的表現,得以呈現主題的歷史背景、時代特徵與現實意義。主題性美術創作在表現歷史與社會現實的同時應尊重歷史與藝術創作之間的關係,並充分發揮藝術的想像力與創造力。

我依據歷史照片創作的木刻插圖《滇西抗戰》和《魯藝日記》,分別參加了“鑄魂鑑史珍愛和平——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美術作品展”和第十三屆全國美展。如何將作為素材的紀實攝影轉換為繪畫圖像,如何不讓作品成為“陷入圖像的繪畫”,是我在創作過程中重點思考的問題。抗戰時期的雲南邊陲和20世紀30年代延安的狀貌與現在差距頗大,歷史照片便成為主要的素材佐證。采風考察期間,我發現很多現實場景由於自然和人為等諸多因素,與歷史照片有所差別,因此我決定以老照片為參考,畫面中涉及的軍裝、武器等元素則利用圖片素材和博物館中同時代的實物做對比,再結合當地風物的實際情況予以設計。

在構思階段,需要進行細節上的考證和對比,將照片信息整理後以繪畫語言呈現。歷史圖片和采風素材經過取捨組合,形成了作品的雛形。我選擇適合當下審美習慣的創作樣式,並藉用新興木刻的表現形式,在人物形像上刻意模糊個體特徵,以保留軍人具有時代感的共性特徵。

《征途·銘記1935》這組作品是基於紅軍長征過草地這一歷史事件進行的創作。記錄紅軍長征的存世照片寥寥,如何用畫面有力地呈現當時的景象?我在松潘草原采風過程中找到了答案。在那裡,我深切體會到了長征精神的實質,紅軍在艱難環境中的信念和勇氣,體現的是信仰的堅定。創造長征奇蹟的中國工農紅軍擔負起了民族興亡的重任,彰顯了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在這組作品的創作中,我避開了常規的紀實性構圖,在構思立意和造型處理等環節深入推敲,將這段歷史濃縮在三個片段式的場景組合中,以寫意的方式、廣角的視域和特寫的視角強化了紅軍個體形象的感染力。

關注時代變化,表現軍營生活。以現實主義精神和寫實手法進行創作,客觀地表現當代軍人是我的初衷。 《士兵突擊》是我在觀摩軍營訓練後創作的水彩畫作品,表現的是一組士兵迂迴突進的瞬間。緊張的訓練中,戰士們專注犀利的眼神一下子吸引了我,我通過一組群像反映出當代軍人堅定的理想信念、旺盛的戰鬥意志和昂揚的精神氣度,展現出人民子弟兵不畏艱苦和犧牲,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的精神力量。

主題性美術創作不應只是簡單的圖解說明,而應是深刻思想體驗的視覺再現。在創作主題的選擇和形象的塑造上,要通過大時代中鮮活的形象來展現人們的狀態,通過圖像化的語言反映時代變化,同時,也要呈現出創作者積極向上的精神面貌。

筆者在教學過程中發現,面對主題性美術創作,學生們常常無從下手。當下,應該更加關注主題性美術創作的教學和對學生的引導。主題性美術創作需要創作者全面、系統、深入地了解其所要表現主題的歷史背景、時代特徵,為創作儲備全面的信息素材,同時選擇合適的風格樣式、表現手法,這就對創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從這一層面上看,主題性美術創作非但不會束縛創作者的手腳,還能促進創作者主動提升其全面修養,將個體的藝術感知融入歷史與現實的廣闊空間。如何解決時代特徵與藝術個性的關係,如何處理集體觀照與創作者個體意識的關係,是當代主題性美術創作在題材敘事與藝術表現方面需要面對的問題。

生活是創作的起點,我希望通過較為浪漫的視覺形式和詩化的表現方式,在主題性美術創作中表達我的所知所感和對藝術的思考,讓藝術的真實與歷史的真實相契合,反映歷史,反映時代,使觀者更好地了解軍人為國家作出的犧牲與奉獻。

《光明日報》( 2022年08月07日09版)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原创文章,作者:光明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6%ad%b7%e5%8f%b2%e5%9b%9e%e9%9f%b3%e4%b8%ad%e7%9a%84%e6%99%82%e4%bb%a3%e7%be%a4%e5%83%8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