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鼎鼎的 史記 有寫錯的地方嗎 哪些地方出了錯漏

在《孟子·盡心下》中有這麼一句話,“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吾於《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

這裡的“書”,指的是《尚書》,《武成》則是《尚書》中的一章,所以這句話的本意是“如果完全相信《尚書》,那不如沒有《尚書》,我對於《武成》這一章,只取其中的兩三個竹簡。”《尚書》,是一本史書,而《武成》的內容則是關於武王伐紂,血流浮杵。

這句話也可以推而廣之,適用於大部分史書,道理很簡單,一來人力有時而窮,史書的編寫者無論多麼用心,由於種種原因,難免還是會出現疏漏。

其次則是後人有意或無意的修改,使得本來無錯的內容出現錯誤。有意的修改自不必細說,古往今來並不少見,而無意的修改也同樣不少,譬如開篇提到的那一句“盡信書,則不如無書”,現在這一句的意思完全是教導孩子們不能全信書本。和原意相去甚遠,但這並未有意為之,僅僅是流傳過程中的自然流變。

上圖_ 《史記》,是西漢史學家司馬遷撰寫的紀傳體史書,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紀傳體通史

那麼,書回正題,既然史書很難沒有差錯,號稱是史界離騷的大名鼎鼎的《史記》,又有沒有錯漏呢?

這當然是有的,《史記》被篡改的內容不少,而且,由於秦朝本身信奉法家,和儒家結怨甚深,所以有關秦朝的歷史,更是被篡改的重災區。

譬如說李斯和二世的死,書中記載簡直稱得上一句離奇曲折,尤其李斯之死,更是有明顯的前後矛盾,實在難以信服。而關於“指鹿為馬”一事,其發生時間更是奇怪,此時秦二世應該已經被殺了,又何來“指鹿為馬”呢?

這些脫漏之處,我將在下文中一一敘述。

上圖_ 《史記·秦始皇本紀》載李斯所獻“別黑白而定一尊”之萬世國策

一、 指鹿為馬

“指鹿為馬”一事在《史記》多有提及,無論是《秦始皇本紀》或者《李斯列傳》中,都有記載,這本身即有刻意之嫌,“指鹿為馬”只是一件小事,而非事關天下的軍國大事,又何必分別在兩處記載呢?

而在《秦始皇本紀》中,當先一句“八月已亥,趙高欲為亂”。這一句更是奇怪,秦漢史料的蒐集流傳非常困難,能指出具體月份的更是少之又少,而能精準到日的,幾乎無一例外全是震動天下的軍國大事,試問,“指鹿為馬”這一件小事何德何能與這些事並列呢?

而翻閱《秦本紀》還有更加奇怪的事情,秦朝諸位皇帝,從孝文之後,每位皇帝的祭日都有記載,唯獨少了秦二世。

“孝文王除喪,十月己亥即位,三日辛丑卒,子莊襄王立。

五月丙午,莊襄王卒,子政立,是為秦始皇帝。

三十七年….七月丙寅,始皇崩於沙丘平台。

十二年….四月甲辰,高祖崩長樂宮。

七年秋八月戊寅,孝惠帝崩..九月辛丑,葬”

那麼,秦二世是什麼時候駕崩的呢?在《秦楚之際月表中》有記載,是“二世三年八月,趙高殺二世”。

上圖_ 秦二世(前230年-前207年),嬴姓,名胡亥

指鹿為馬是什麼時候呢?是二世三年八月已亥,這兩件事是同一月發生的,請問,趙高何必要在殺二世的前十天,用這麼一個愚蠢的辦法試探群臣呢?

但假定“指鹿為馬”一事為後人故意篡改而來,那麼反而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八月已亥”之後原本並非是所謂的趙高指鹿為馬,而是“趙高殺二世”。

也正因如此,《秦本紀》中才會唯獨缺少了秦二世的祭日。

上圖_ 呂不韋(前292年—前235年),姜姓

二、 邯鄲獻姬

呂不韋“以呂易嬴”有偽,已是學界定論,眾多學者都論證過呂不韋所獻趙姬是否已有身孕,也就是始皇究竟是否出自呂門上。

其實邯鄲獻姬本身有著更明顯的脫漏之處,首先我們看一下原文“呂不韋取邯鄲諸姬絕好善舞者與居,知有身。子楚從不韋飲,見而說之,因起為壽,請之。呂不韋怒,念業已破家為子楚,欲以釣奇,乃遂獻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子楚遂立姬為夫人”

子楚向呂不韋索要趙姬,呂不韋略有猶豫隨即就將趙姬送出,可見趙姬身份之低下。

但繼續向下看,“趙欲殺子楚妻子,子楚夫人趙豪家女也,得匿,以故母子竟得活”

在這裡,趙姬搖身一變,又成了趙國的豪家女,試問,趙家這種敢於對抗趙國的家族,其宗女又怎麼會淪為呂不韋的姬妾,被轉送猶如貨物呢?

上圖_ 《二十二史考異》又稱《廿二史考異》,中國訓詁書,清代錢大昕(1728—1804)撰

清代錢大昕所做的《二十二史考異》中就發現了這個矛盾,並提出了一種解釋“蓋不韋資助之,遂為邯鄲豪家”。這顯然是有問題的,呂不韋本身也只不過是個略有家資的商人罷了,世家豪家,呂不韋巴結都來不及,怎麼能在揮手間造就一個豪強呢?

因此,趙姬被如同貨物般轉送和趙姬是趙豪家女兩條記載,是前後矛盾的,司馬遷寫史的基本邏輯是“厥協六經異傳,整齊百家雜語”,為了上下文的邏輯自治,他甚至可以自行修改史實,例如將為燕謀齊的主角由蘇秦改為蘇代。因此,這種顯而易見的錯誤絕非司馬遷本人手筆,是很明顯的後人篡改。

可能的篡改者太多,例如被秦始皇強行遷移的世家豪強估計抹黑,又或者呂后執政時期的呂家自證高貴,是秦皇之後。

上圖_ 秦始皇(前259年—前210年),嬴姓

三、尉繚評秦王

“秦王為人,峰長目, 摯鳥膺, 豺聲。少恩而虎 ,居約易出人下,得志亦輕食人”

這是秦漢史料中極為稀少的關於秦始皇相貌及性格的直觀描寫,也因此,成為了各個學者引用的高頻語句。同時,這也是史記中唯一一次記載尉繚。

我們今人研究史學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叫做孤證不舉,因此,史記中僅僅記載一次尉繚在我們眼中就顯得很突兀。

在深入的研究之後,發現這其中確實有一些問題。

這個問題在於“時間”,今本《尉繚子》開頭即有記載“梁惠王問尉繚子”。按照《史記·六國年表》中記載,梁惠王死於公元前335年,而上面這段評價的時間是始皇十年,也就是公元前237年。前後相距82年之久,除非尉繚能活個130往上,他才能輕易的縱貫梁惠王和秦始皇兩段人主。

上圖_ 魏惠王(公元前400年—公元前319年),姬姓,魏氏,名罃(yīng),又稱梁惠王

由於之前我們一直認為今本《尉繚子》是偽作,因此對這個問題不做討論,但近年來在銀雀山漢墓中出土《尉繚子》,其內容與今本相同,排除了《尉繚子》為偽作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尉繚子》與《史記》關於尉繚的記載,必有一假。研究《尉繚子》的內容,可見其內容多有吳起等戰國時人,因此尉繚其實是梁惠王時人的可能性更大。

而《史記》全篇僅記載尉繚一次,也十分可疑。雖然不能確定,但這段記載是後人為故意抹黑秦皇的概率較大,也就是後人篡改《史記》之內容,其實本無此記載。

至於原因,非常簡單,無論是漢朝統治者還是討厭法家和始皇的儒生,都有足夠的理由來做這件事。

上圖_ 司馬遷(前145年或前135年-不可考) ,字子長

四、結語

對於《史記》已在學界被確切指出的錯漏,還有很多,但礙於篇章,再次不多贅述,對於秦漢史的研究而言,《史記》是極其重要的,因為有關秦朝的史料非常匱乏,因此,對於秦朝的研究,《史記》幾乎是最主要的研究文本。

但由於漢朝政府以及後人有意的竄改,其脫漏竄亂也十分嚴重,班固的《漢書》中就指出,司馬遷的《史記》有“十篇缺”。裴駰《史記集解序》也說過“考校此書,文句不同,有多有少,莫辯其實”。

關於《史記》的考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其中的重重矛盾和諸多疑點,還等待學界能給出更加深入的研究。

作者:未定君 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史記》 司馬遷

【2】《秦漢史》 呂思勉

【3】《先秦諸子年系》 錢穆

【4】《說趙高不是宦閹——補《史記•趙高列傳》》 李開元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原创文章,作者:歷史大學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5%a4%a7%e5%90%8d%e9%bc%8e%e9%bc%8e%e7%9a%84-%e5%8f%b2%e8%a8%98-%e6%9c%89%e5%af%ab%e9%8c%af%e7%9a%84%e5%9c%b0%e6%96%b9%e5%97%8e-%e5%93%aa%e4%ba%9b%e5%9c%b0%e6%96%b9%e5%87%ba%e4%ba%86%e9%8c%a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