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回眸 超級熱浪 歷史因它們而變

來源: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綜合報導】編者的話:近日全球多地頻繁出現極端熱浪,一些國家高溫甚至打破歷史紀錄,民眾健康、農業生產、生態環境等受到威脅。歷史上,世界多國曾多次遭遇熱浪的侵襲,酷暑甚至曾經在某種程度上左右過美國總統的人選,從而改變國家乃至整個世界的歷史走向。

酷暑“助”羅斯福登上總統寶座

為窮人免費發冰塊

西奧多·羅斯福是美國第26任總統,作為政治家、軍事家和學者,他的一生極富傳奇色彩。然而,在羅斯福的政治生涯中,也有不為世人熟知的一面,美國的酷暑或曾助其一臂之力。 1895年,羅斯福擔任紐約警察總局局長。次年夏天,一場罕見的熱浪襲擊了紐約市。當時,據統計約有10萬多名貧民聚集在紐約下東區的老舊樓房中,一家人蝸居在一個密不透風的小房間中是常態,有的地方連走廊的狹小空間也租給單身的新移民了。而且,這裡的居民多數從事重體力勞動,很多人要在烈日下或者悶熱的廠房里工作。在8月,紐約市有連續10天的氣溫超過了32攝氏度,這在當時的北美算高溫了。特別是在沒有任何降溫和通風設施、連自來水也沒有的下東區貧民聚居區,室內溫度最高可達48攝氏度。結果有1500多人在這場酷暑中喪生。

而在熱浪帶來的這場災難面前,紐約市政府幾乎毫無作為。時任市長僅僅是在熱浪來襲一個多星期、災害快結束的時候,才召集有關官員開會討論應對辦法。與市長形成鮮明對比,羅斯福提出採購冰塊派警員免費分發給窮人降溫的措施,並立即付諸實施。他本人也深入到貧民區,了解人們的生活狀況並督促警員分發冰塊。後來,他還下令打開消防栓,噴水給街道降溫。這些相對廉價的措施,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也為羅斯福在底層勞動者中贏取了巨大的聲譽。 1896年適逢美國總統大選,紐約的熱浪無形中從兩方面改變了歷史走向。一是幫助共和黨在紐約的選戰中贏得先機,因為當民主黨候選人晚些時候來紐約舉行競選活動時,酷暑高溫令其鎩羽而歸。二是讓當時的共和黨候選人、後就任第25任總統的威廉·麥金萊見識到黨內新秀羅斯福的才幹。

1898年,在美西戰爭中大放異彩的羅斯福重返紐約政壇,並依靠良好的選民基礎當選紐約州州長。在1900年總統大選中,威廉·麥金萊連任總統並任命羅斯福擔任副總統。 1901年,威廉·麥金萊遇刺身亡,羅斯福接任成為美國第26任總統,並在1904年成功連任。 1911年,羅斯福決定再次參加大選,依然有著良好的選民基礎。而這一切,都與羅斯福當年深入貧民區戰酷暑、發冰塊不無關係。 1896年以後,羅斯福開創的分發冰塊、消防栓噴水降溫,成為美國貧民區抵禦熱浪的常用招數。

熱浪催生現代空調

據記載,1901年美國東部的酷暑造成9500人喪生。這一年,紐約的熱浪也催生了人類對付酷暑的一件利器——空調。這年夏天,酷熱的天氣讓紐約的印刷廠陷入困境,過熱的天氣造成印刷品連續報廢。後來,一家印刷廠找到一位年輕的工程師解決這一問題。年輕人名叫威利斯·開利,剛從康奈爾大學獲得機械學的碩士學位。開利一開始嘗試用當時比較普遍的冰塊製冷方式給印刷車間降溫,但這種方法在降溫的同時帶來濕度升高,紙張和油墨受潮後容易湮開。開利不斷改良他的裝置,最終研製出可以控制溫度和濕度的空氣調節器。 1906年,開利為他的這項發明申請並得到了其人生中的第一個專利,他本人也被後人稱為“空調之父”。

後來,開利創建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空調公司,並於1921年研製生產出第一台離心式水冷機組。襲擾美國東部的熱浪成為開利最好的營銷助手。在1925年夏天紐約的酷暑中,一家大劇院打出巨幅廣告“情感與身體的雙重享受”。好奇的觀眾進入劇院時,那難得的清涼讓他們十分驚喜。很快,到了1930年的炎夏,全美國已經有300多家劇院打出了“空調製冷”的廣告招牌。

1928年,開利製造出第一代家用空調。上世紀50年代,不斷改良的家用空調終於走進了美國的千家萬戶。為紀念“空調之父”的貢獻,開利製造的第一台離心式空調陳列在華盛頓國家博物館,他也被評為20世紀美國最具影響力的100位名人之一。

百年酷暑熱死的主要是窮人

儘管有了空調,但每當熱浪襲來,美國依然會有不少人死於酷暑。 1988年夏天,熱浪襲擊了美國東部和中部各州,據報導可能有上萬人死於這場災害。 1995年7月,一場熱浪襲擊了芝加哥,一個星期之內,有700餘人因高溫中暑而死亡,當時的芝加哥一度被稱為“死亡城市”。後來,美國社會學家埃里克·克蘭納伯格寫了一本書,叫作《熱浪:芝加哥災難的社會剖析》,通過芝加哥的這場災害,剖析了美國面對酷熱等災害暴露出的社會弊端和人權問題。

百年來,每逢熱浪來襲,富人們可以在室內吹著空調,或者選擇去往涼爽的異地旅遊度假;而空調造成的污染以及異地旅行帶來的碳排放的惡果和風險,是由窮人來承擔的。每逢酷暑,熱死的基本都是老人或窮人等弱勢群體,克蘭納伯格在書中尤其指責了美國政府的無能以及媒體的不作為。他認為,災害中暴露出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政府把公共服務設施轉移到私有公司經營,受市場機制支配,其結果自然不利於弱勢群體使用公共資源。

1976年,英國熱浪引發瓢蟲“瘟疫”

今夏,倫敦局部地區溫度超過了40攝氏度,為1841年英國有氣象觀測以來的最高溫,難怪英國政府會啟動國家緊急狀態。歷史上,酷暑曾經給英國以及歐洲帶來不少難忘的教訓和奇特的經歷。

英國在1995年、1997年、2003年和2018年都經歷了熱浪,並且在今年體驗到了40多攝氏度的歷史“極限”溫度,但1976年的夏天仍然在英國人的印像中佔據特殊的位置。實際上,經歷過那個年代的英國人似乎是把1976年的酷暑作為夏天炎熱的標準了。據記載,當年的6月至8月,英國經歷了連續15天超過32.2攝氏度的高溫以及5天超過35攝氏度的高溫天氣,而且在以多雨著稱的英國,西南部有45天滴雨未下。這種情況同時打破了英國350多年來的高溫紀錄和200年來的干旱紀錄。高溫乾旱引發的森林火災燒毀了大量樹木和莊稼,使得情況進一步惡化。

根據當時的記載,人們不分年齡湧向海邊、河邊和池塘,到水中納涼。即使在城市噴泉旁邊,一些身著正裝、戴著禮帽的商務人士路過時也忍不住把公文包暫放一邊,脫下鞋襪、挽起褲角,把腳泡到水里涼快一下。據報導,那年夏天,英國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同比增加了20%,因中暑和因高溫引發心髒病而住院的人數激增。

酷暑中,水資源尤其顯得寶貴。為節約水資源,時任首相甚至臨時任命了一位乾旱大臣,主要任務就是鼓勵公眾節約用水。但乾旱加劇了缺水,當時英國不少水庫和河流乾涸,有記載稱,威爾士的孩子們甚至可以沿著塔夫河乾旱的河床騎自行車。

令英國人記憶更深的是,酷暑中的英國被一大群瓢蟲襲擊了,英國人稱之為瓢蟲“瘟疫”。後來,經過科學家調研,事情源於上一年度的夏季高溫和暖冬,造成1976年的蚜蟲異常多,而以蚜蟲為食物的瓢蟲也得以大量繁衍。到了盛夏,英國的蚜蟲突然死於熱浪和乾旱,大批飢餓的瓢蟲被迫瘋狂地尋找替代食物,“飢不擇路”的瓢蟲們“侵入”了人類的活動區域,猶如瘟疫般突然遍布英國的村莊和城市。有的地方,屋里屋外遍布紅色的瓢蟲,一落腳就能踩死一大片。據英國昆蟲學和自然歷史學會估計,那年夏天約有236.5億隻瓢蟲蜂擁在英格蘭南部和東部海岸區域。

近代以來,歐洲有記載的熱浪襲擊愈發頻繁,高溫的紀錄也不斷被突破。與“物以稀為貴”的道理一樣,原本涼爽的地方遭遇熱浪襲擊更加引人關注,也更容易帶來意想不到的後果。

1972年的夏天,熱浪就侵擾了“涼爽”的北歐國家芬蘭,引起世界的關注。不知是否與那年的熱浪相關,位於阿爾卑斯山上的希爾多冰川據記載從1973年開始融化,到2010年不足40年間就融化了近1/4。意大利人把今年歐洲正經歷的熱浪命名為“末日4800”,“4800”就是指冰川的海拔,意為擔心熱浪將導致海拔4800米的山區冰川融化。

意大利和瑞士的國土被阿爾卑斯山分隔開來,阿爾卑斯山的山脊部分剛好形成天然的國界。有意思的是,一些地方的山脊是冰川,希爾多冰川的融化就讓意大利和瑞士兩國的邊界發生了漂移,甚至導致建在山頂的滑雪酒店隨之“漂移”到了鄰國去。為此,兩國官員無奈重新進行測量和談判,不時重新劃定國界並明確“財產”歸屬。

近年來,有歐洲學者從統計學的角度研究起酷暑與犯罪率上升之間的關係;還有人通過對以往統計數據的分析,發現熱浪與戰爭和武裝衝突之間存在某種聯繫。有學者指出,酷暑給工農業和人類生活帶來的嚴重負面影響,是導致許多犯罪、衝突甚至戰爭的元兇。

原创文章,作者:環球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5%8f%b2%e6%b5%b7%e5%9b%9e%e7%9c%b8-%e8%b6%85%e7%b4%9a%e7%86%b1%e6%b5%aa-%e6%ad%b7%e5%8f%b2%e5%9b%a0%e5%ae%83%e5%80%91%e8%80%8c%e8%ae%8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