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畸形愛 12個真實而恐怖的歷史故事 你能堅持看到第幾個

歷史上有很多的故事,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呈現在我們面前。有些可能會讓你會心一笑;有些則會催人淚下;還有一些,只是單純地擴大了你的知識儲備。不過還有一些關於歷史事件和人物的可怕故事,其可怕程度,甚至讓你覺得不像是真的。

對於今天要對大家講述的故事來說,可能正是它們背後隱藏的真相,才讓它們變得如此恐怖。

這些故事不僅會令人恐懼,也會讓人感到不安,有時候還會有些離奇。它們可能是你最害怕的事情,或是一些可怕到你從未相信它會真的發生的事情。從自然災害到大規模的謀殺,再到無法解釋的悲劇,請在評論區告訴我,最讓你不寒而栗的真實歷史故事吧。

伊麗莎白·弗里茨的監禁,1984年

當約瑟夫·弗萊茨勒(Josef Fritzl)讓他的女兒伊麗莎白(Elisabeth)幫他打開他們自己家地窖的門時,她並不知道自己將把自己的命運禁錮在地窖的樊籠中。當時,伊麗莎白只有18歲,隨後在接下來的24年裡,她一直被父親關在地窖裡。

起初,她被鎖在金屬柱子上。不過在幾個月後,她的父親會經常性地將鍊子取下來,因為根據後來的起訴書內容,“這妨礙了他和女兒的性活動。”

在被囚禁期間,伊麗莎白被“單獨留在完全黑暗中”好幾天,如果她試圖逃跑,就會受到電擊和下毒的威脅。而一旦其他的孩子們來到這附近,同樣的困境也會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2008年,約瑟夫·弗萊茨勒的亂倫行為被曝光,他竟然讓他的女兒為他生下了7個孩子。而這起事件的被曝光,是因為其中一名孩子需要醫療照顧並被送往醫院後,伊麗莎白所面臨的恐怖事件,才得以被揭露出來。

很快,約瑟夫·弗萊茨勒被批准逮捕,後來承認犯有強姦、亂倫和監禁罪。在當局得知他與伊麗莎白的一個孩子死亡後,他還被控謀殺。約瑟夫·弗萊茨勒最終也承認了這一指控,並評論道:“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幫忙,但我希望他能挺過來。”

古田順子虐殺事件,1988年至1989年

1988年11月,日本少女古田順子被一群男孩綁架、強姦並殺害。在遭到宮野裕史的攻擊和虐待後的最初幾個小時裡,古田順子還遭受了更多的其他類型折磨,並多次遭到宮野裕史的幾個朋友的侵犯。

宮野裕史、中村高次、小倉讓和渡邊泰史後來多次強姦和毆打古田順子,最終殺死了她,並將她的屍體放在了一個油桶裡。之後,古田順子的遺體於1989年初被發現。

與古田順子案有關的4名男孩當時都是青少年,不過在被捕後被當作成年人進行了審判。儘管如此,卻沒有一個罪犯被判20年以上的監禁。雖然宮野裕史是刑期最長的,但也在1999年從監獄中被釋放。

蒂莫西·埃文斯被絞死,1950年

蒂莫西·埃文斯因1950年殺害妻子貝麗爾和女兒杰拉爾丁,而被處以絞刑。然而,他並沒有犯下這些罪行,而且在十多年後才被證實。

當貝麗爾和14個月大的杰拉爾丁被殺時,警方把全部調查都集中在了埃文斯的身上,而他實際上也承認了這些罪行。他是個神經質的人,以酗酒聞名,所以當局推測他是為了錢而拋棄了他懷孕的妻子和孩子。

不過這起犯罪事件,實際上發生在一戰老兵約翰·克里斯蒂(John Christie)的手上,並且他還在對埃文斯的審判中指證了他。不過這件事的真相,直到1966年才被曝光,當時人們發現,克里斯蒂是個連環殺手。那時,埃文斯一家和克里斯蒂住在同一棟樓裡,1949年,貝麗爾可能找他做過墮胎手術。有可能是貝麗爾在手術中死亡後,克里斯蒂也殺死了幼小的杰拉爾丁。

埃文斯被處決後,克里斯蒂搬出了大樓。多年後,一位新房客聞到了克里斯蒂殺害的另外三名女子的腐爛遺骸,她們的屍體被藏在他的廚房櫥櫃後面。之後在院子裡發現了更多的屍體,包括克里斯蒂的妻子。

尼奧斯湖殺人事件,1986年

喀麥隆的尼奧斯湖附近地區的居民不知道的是,1986年8月的一次湖沼噴發,向空氣中排放了多達150萬噸的二氧化碳。這場罕見的自然災害,是由火山爆發或地震引起的,造成湖周圍15英里(約24.2千米)範圍內1700多人死亡,數千頭牲畜死亡。

一名名叫艾芙莉·昂琴(Ephrem Ngong Kum)的倖存者後來描述說,“有人在死去,他周圍的人都死了”,而另一名名叫Chia David Wambong的男子回憶說,“每個人都開始咳嗽,有些人甚至吐血了……我看到地上的人在尖叫,每個人都哭了。”

倖存者約瑟芬·尼瓦克(Joseph Nkwain)則描述了更多細節:

我說不出話來,我變得無意識,我無法開口,因為我聞到了一股可怕的味道……我聽到女兒打鼾的聲音很可怕,很不正常……我走到女兒的床前……我突然倒下了……我驚訝地看到我的褲子是紅色的,有一些像蜂蜜一樣的污漬。我看到一些……我身上一團漿糊。我的胳膊受傷了……但我真的不知道這些傷口是怎麼來的….

我想說話,卻無法呼吸……我女兒已經死了……我想方設法到鄰居家去了一趟。他們都死了……不過我還有我的摩托車…當我騎上去……穿過尼奧斯,我沒有看到任何生物的跡象。很快,我不能走路,甚至不能說話……我的身體完全虛弱了。

亡靈的進攻,1915年

所謂的“亡靈的進攻”,指的是發生在Osovets堡壘(奧索維茨要塞)戰鬥期間的事件。 1915年8月6日,德國軍隊向俄國軍隊投擲了兩種毒氣——溴和氯。這兩種氣體會刺激呼吸系統,混合後會形成有毒的酸性氣體。

俄國軍隊由於沒有防毒面具,只能用衣服遮住臉。但這並沒有阻止這些人咳血,他們周圍的“草也變黑了”。不過俄國士兵當時並沒有立即投降(他們會在8月晚些時候投降),而是怀揣著“憤怒……向投毒的德國人走去。”

德國軍隊很快看到滿臉是血的俄國人向他們衝來。據一名目擊者稱,這些人“前進的唯一目的是,碾壓德國人”,之後這次事件,他們也稱為“對屍體的攻擊”。

沼澤門地鐵撞車事故,1975年

43人在倫敦地鐵有史以來最致命的事故中喪生。 1975年2月28日上午,一列載有300名乘客的地鐵列車駛進莫蓋特車站,但並沒有減速。當時車速在每小時30到40英里之間,由萊斯利·紐森駕駛。

上午8點46分,六節車廂的列車撞上了掉頭隧道——一條死胡同。隨後的調查顯示,當時駕駛員並沒有踩下剎車,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阻止碰撞的發生。

前兩列車廂和第三列車廂的大部分都被撞壞了。根據倖存者哈維爾·岡薩雷斯(Javier Gonzalez)的描述,車站一片漆黑:

黑暗降臨時,傳來一聲巨響,只聽到金屬和玻璃碎裂的聲音,沒有尖叫聲,而這一切都發生在第二次吸入空氣的一瞬間。很快,一切就都結束了。

據報導,當緊急救援人員到達時,他們“發現一節車廂的一半在站台上,一半在隧道裡,並傾斜到了天花板上。”

隨著消防員和其他急救人員深入隧道,他們尋找到更多被困在廢墟中的人員。倫敦消防隊的攝影師Don Pye拍下了現場的照片,隨後描述道:

在一個門口有一排人,有些人還拿著公文包,像往常一樣站著,但等火車最終停下來時,他們都死了。

緊急救援人員花了六天時間尋找倖存者。雖然事故最終被歸因於“完全是司機紐森,在事故發生前最後一分鐘的行為”,但沒有找到動機或原因。

哈吉·穆罕默德·梅斯費維的生死,1906年

哈吉·穆罕默德·梅斯費維(Hadj Mohammed Mesfewi)是一名連環殺手,他在1906年被指控殺害了36名婦女。不過這位鞋匠兼公眾信件作家(給文盲寫信),還有一個同夥,一個叫阿娜爾或拉哈利的女人。他們一起給受害者下藥,殺死他們,並把他們的屍體埋在斯費維的工作間下面和附近。

據報導,他們的罪行在被發現後,阿娜爾很快就被折磨致死,而梅斯費維則被判處釘死在十字架上。後來,他的判決改為被活埋在牆裡。不過在此之前,他每天都會受到折磨:

用多刺的金合歡樹枝抽打……在把衣服脫到腰部後,兩個助手會把受害者的手臂伸出來,然後劊子手就會拿著帶刺的樹枝抽打。每天都會抽打十次,而每次抽打過後,這位鞋匠的背後會慢慢長出老繭,不過每次也會被塗上醋和油……每天的鞭打還在繼續,當人們看到梅斯費維終於精疲力竭時,就會決定執行最高判決。

他被鎖在一堵牆的凹處,在那裡,人們會向他扔動物糞便。然後,石匠們把石頭封住最後的通道,不過在此之前,他們會給他水和麵包。幾天來,人們都會聽到他的尖叫,在他最終屈服於命運之後,據說人們還對他這麼快就死去,而感到失望。

馬塔莫羅斯活人祭祀教,1986年至1989年

出生於1962年的阿道夫·德耶穌·康斯坦索(Adolfo de Jesus Constanzo),從天主教祭壇男孩,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成為一種宗教儀式的領袖。康斯坦索住在墨西哥一個偏遠的農場,他和他的追隨者們舉行祭祀儀式,希望給毒販和腐敗的政府官員等同夥,帶來好運。

他和他的爪牙們,甚至還偷取人體器官作為祭祀品,但很快升級為屠殺人類。人們相信,在1989年邪教成員在墨西哥馬塔莫羅斯(與格蘭德河接壤)綁架馬克·基羅伊之前,有20到100名男女,已經失去了生命。

基羅伊是一名美國學生,不過他的失踪和最終死亡,直接導致了康斯坦索的垮台。在美國和墨西哥當局將康斯坦索與這起犯罪聯繫起來後,他們突襲了他的牧場,發現了15具殘缺的屍體,其中一具就是基羅伊。隨後他們還發現了毒品,一個似乎是撒旦神廟的地方,許多的情色作品和一個酷刑室。

康斯坦索最後於1989年5月去世,不過他是讓他的一個追隨者殺了他,以避免面對警察和法律的審判。

辛特凱菲克農場滅門案,1922年

辛特凱菲克農場滅門案,涉及1922年在巴伐利亞的一個農場裡的六名男女不明原因的死亡。安德烈亞斯·格魯伯、他的妻子卡茲利亞和他們的女兒維多利亞·加布里埃爾,以及維多利亞的兩個孩子卡茲利亞和約瑟夫,以及家庭女傭瑪麗亞·鮑姆加特納被殺。

1922年4月,7歲的小卡茲利亞沒有去上學,不久之後全家都沒去教堂,於是鄰居們開始擔心他們的去向。之後,安德烈亞斯(大多數認識他的人都不喜歡他),被發現死在穀倉裡,還有他的妻子,女兒和孫女的屍體。很快,女傭和2歲的約瑟夫的屍體,在家中也被發現。

在對這些神秘謀殺案的調查中,當局找到了幾名嫌疑人——從一名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當地強盜,到這家人最近的鄰居。不過最終,該案至今仍未解決。

鮑比鄧巴綁架案,1912年

1912年8月,4歲的鮑比·鄧巴(Bobby Dunbar)與父母和哥哥去釣魚,卻突然失踪了。珀西·鄧巴和萊西·鄧巴與他們的孩子,住在路易斯安那州,在他們的兒子失踪後的幾天裡,他們立即通知了當局,但之後搜索並沒有發現什麼跡象。

很快他們提供了賞金,懸賞自己兒子的下落,但直到8個月後,才有人在密西西比州看到了一個長得像小鮑比的男孩。很快,照顧這個男孩的人威廉·坎特威爾·沃爾特斯就被捕了。鮑比的父母終於和孩子團聚了,但他們並不確定這個孩子是不是鮑比,而這個可能的鮑比,似乎也不確定珀西和萊西的真實身份。

最終,這個小鮑比被他們一家帶回家,在他們返回洛杉磯的奧佩洛薩斯時,受到盛大的歡迎和無數祝福者的迎接。不過沃爾特斯稱,這個男孩是他的私生子佈魯斯·安德森。而且男孩的母親茱莉亞也證實,這確實是她的兒子。

雖然沃爾特斯還是被指控綁架,不過媒體還是在猜測這個小男孩到底是鮑比還是布魯斯。後來沃爾特斯被判有罪,在監獄裡待了兩年,而“鮑比”則由鄧巴一家撫養長大。

2004年,茱莉亞·安德森和未來的鮑比·鄧巴的親屬,進行了DNA測試,最終解開了這個謎團。結果顯示,鮑比實際上就是布魯斯。所以我們直到現在,還不知道真正的鮑比·鄧巴到底發生了什麼。

克利珀頓島的“國王”,1917年

克利珀頓島位於墨西哥海岸附近,以18世紀英國海盜約翰·克利珀頓的名字命名。該島曾經是大型鳥糞開採作業的基地(由英國和墨西哥控制),而現在歸法國管轄。

在20世紀早期,克利珀頓島的人口非常少,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直到最後一位男性居民,燈塔看守人維多利亞·阿爾瓦雷斯,決定自封為島上的“國王”,並開始奴役、強姦和殺害其他居民。

他奪走了5個女人的生命,不過在他準備攻擊第6個女人時,就被反殺了。在一些傳說中,是這些女人引誘阿爾瓦雷斯走向了死亡。 1917年,一艘來自美國的船隻登陸該島,救出了島上剩下的10名居民:6名(有人說是7名)兒童和4名(也可能是3名)婦女。

富蘭克林遠征隊,1845年至1848年

當約翰·富蘭克林船長帶著他的兩艘船“埃里伯斯”號和“恐怖”號從英國出發時,他的人員超過了125人。該探險隊的任務,是探索加拿大北極和西北通道的未知領域。

據報導,1845年5月,也就是大約在離開的兩個月後,他們在西北航道的入口附近被看到,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出現過。

根據三年後救援船隻的發現,探險隊似乎是被困在了冰中。 1847年和1848年,棄船前往努納武特的人留下的墳墓和筆記,提供了他們命運的細節。據說,富蘭克林死於1847年6月11日,而且當時已有9名長官和15名水手喪生。

直到2014年才發現“埃里伯斯”號,而“恐怖”號在兩年後被發現。不過這兩艘船的發現,並沒有解開19世紀40年代的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的謎團,因為這兩艘船被發現時,相距約45英里。

原创文章,作者:世界史大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5%8f%af%e6%80%95%e7%9a%84%e7%95%b8%e5%bd%a2%e6%84%9b-12%e5%80%8b%e7%9c%9f%e5%af%a6%e8%80%8c%e6%81%90%e6%80%96%e7%9a%84%e6%ad%b7%e5%8f%b2%e6%95%85%e4%ba%8b-%e4%bd%a0%e8%83%bd%e5%a0%85%e6%8c%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