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演義 和真實的三國歷史差距有多大

文|劉勃

一百多年以後,范曄寫《後漢書》,就用不著這麼多忌諱了。他直接說曹操“屠鄴城”,又說“袁氏婦子多見侵略”,但寫到審配之死,卻選擇了比較有利於曹操的那個版本。范曄這人的史學水平有點爭議,但文才卻不在司馬遷或班固之下。他顯然敏銳意識到,一個既殘暴又愛才的奸雄形象,最有打動人的力量。後來司馬光寫《資治通鑑》,也是照著《後漢書》這版來的。

於是,再看以“貶曹”著稱的《三國演義》怎麼處理這段歷史,就非常有意思了。

嘉靖本《三國志通俗演義》在寫曹操出征之前,先虛構了曹操因為愛惜百姓,推遲了發動戰爭時間的情節。戰爭開始後,又沒提鄴城圍城裡餓死者過半,卻加了這麼一段情節:

李孚曰:“城中無糧,可發老弱殘兵並婦人出降,以免城中飢色。若百姓一出,便以兵繼之。”配從其論。次日,城上豎白旗,上寫“冀州百姓投降”。寨中人報曹操,操日:“此是城中無糧,教老弱百姓出降,以免飢色,後必有兵出也。”操教張遼、徐晃各引三千軍馬,伏於兩邊。操自張麾蓋,眾軍一齊擁至城下,果見城門開處,百姓扶老攜幼,手持白而出。操曰:“我知百姓在城中受苦,若不出來就食,早晚皆餓死矣!”眾皆拜伏於地。操教於後軍討糧食,老弱百姓約有數万。百姓才然出盡,城中兵突出。操教將紅旗一招,張遼、徐晃兩路兵出,亂殺城中兵回。操自飛馬趕來,到吊橋邊,城中弩箭如雨,射倒曹操坐下馬。操盔上正中兩箭,險透其頂。眾將急救回陣⋯⋯

明刻本《三國志通俗演義》

曹操明知道饑民後面有伏兵,但仍然親自好言撫慰,安排救濟。某種意義上說,正是因為他要救百姓,才出現在危險的最前線,因此才幾乎有生命危險。這等愛民的情懷,即使金庸筆下守襄陽的大俠郭靖,也不過如此了。

攻破鄴城後,審配之死,是按照史書裡最感人的那個版本寫的,只是又加了一些細節,尤其是“操憐其忠義,命葬於城北”,顯得曹操尊重了審配的遺願。

總而言之,鄴城一戰,嘉靖本所塑造的曹操,形象遠比兩部正史和《資治通鑑》正面,說是經過了美顏,也不為過。後來,毛本的《三國演義》雖然把曹操愛民的內容刪掉許多,但這些內容本來就沒有史料依據。

從對這件事的敘述看,《三國演義》對正史改動頗多,但不是簡單的美化或醜化的問題,如這裡就把曹操塑造得比正史中愛民得多。事實上,《三國演義》達到了這樣的境界,今天魏蜀吳三國各有粉絲,而不論哪家的粉絲,都認為《三國演義》貶低了自家的偶像。

能夠讓讀小說的人產生這種感受,倒也算體現了陳壽的筆墨功夫確實了得:《三國志》文辭簡約,卻當得起一句言有盡而意無窮了。

原创文章,作者:國家人文歷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istory/%e4%b8%89%e5%9c%8b%e6%bc%94%e7%be%a9-%e5%92%8c%e7%9c%9f%e5%af%a6%e7%9a%84%e4%b8%89%e5%9c%8b%e6%ad%b7%e5%8f%b2%e5%b7%ae%e8%b7%9d%e6%9c%89%e5%a4%9a%e5%a4%a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