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療法讓惡性腫瘤從絕症走向慢病

癌症,一個讓人們畏懼的詞語。曾幾何時,一提起癌症,人們的第一反應不是死亡就是虛弱。甚至很多人在得知自己患癌的那一刻,就已經給自己判了“死刑”。如今,隨著科技的進步,治療手段也日益豐富,癌症這個猛獸的爪牙已不復當初那樣鋒利。

1月29日,在首屆中國血液學科發展大會血液腫瘤專題論壇上,哈爾濱血液病腫瘤研究所教授馬軍梳理了人類對抗癌症的新手段,包括大分子抗體、小分子抑製劑、免疫治療、基因治療、癌症疫苗等。

馬軍錶示,近20年來,人類已經有了很多治療癌症的新技術新方法,癌症正逐步從絕症走向慢病,甚至還出現了不少癌症被根治的特例。

對癌細胞進行靶向精準打擊

早期的癌症治療手段,被形容為“三板斧”:手術、化療、放療。

手術治療可以切除實體腫瘤,但惡性腫瘤卻常常出現轉移和復發。化療、放療雖能殺死癌症細胞但卻經常會誤殺體內正常細胞,“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對付癌症,“三板斧”的手段遠遠不夠。 “1960年費城染色體的發現,讓全世界獲得了第一個癌症的特異性靶點,從而有了針對癌症的靶向治療。”馬軍介紹,“靶向治療中最成功的案例就是三氧化二砷(砒霜的主要成分)治療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

陳竺教授團隊應用全反式維甲酸(ATRA)和三氧化二砷(ATO)對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進行的聯合靶向治療,使得這一疾病的患者5年無病生存率躍升至90%以上,達到了基本“治愈”的標準。

這個療法之所以能夠達到90%以上的治愈率,是因為它有明確的作用靶點。

近年來,針對不同癌症的基因突變,科學家們開發出了一系列靶向藥物。美國總統卡特在91歲高齡,採用靶向藥物治療和免疫治療相結合的方式,僅用4個月就成功治愈惡性黑色素瘤肝轉移和腦轉移,成為靶向治療最為知名的案例。

摸透癌症“脾氣”分型而治

長期以來,人們習慣用癌細胞出現的位置來定義癌症,例如胃癌、肺癌、肝癌等。

但這樣的定義卻無法體現出癌症的“脾氣秉性”。 《細胞》雜誌刊登的美國癌症基因組圖譜(TCGA)的研究顯示,科學家通過對33種癌症類型、1萬多個腫瘤病例進行研究,發現在不同器官上的一些癌症卻具有很強的分子相似性,而有些癌症雖然發生在同一器官,但卻擁有完全不同的分子亞型。

不同分子亞型的癌症可能需要採取不同的治療方法,否則有可能適得其反。 “有文章甚至報告了超進展病例,患者在接受抗PD-1/PD-L1等免疫檢查點抑製劑的治療後,腫瘤發生了非同尋常的快速惡化。”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副院長沈琳教授表示,要甄別採取某一療法哪些患者能夠獲益、哪些患者可能受損,需要有效的生物標誌物。

為此,2012年起,國家蛋白質科學中心秦鈞教授團隊聯合沈琳教授團隊開始通過大規模胃癌樣品分析,給瀰漫型胃癌“畫像”。他們從2451例胃癌樣品中篩選出滿足研究要求的83例癌和配對的癌旁組織樣本,將瀰漫型胃癌分為3個與生存、預後和化療敏感性密切相關的分子亞型。

3種“畫像”的瀰漫型胃癌患者,在術後化療效果和生存時間長短上有明顯差異。 “這項研究通過蛋白質組的高精度分辨,發現了與預後相關的分子分型。這樣醫生可以針對不同類型的瀰漫型胃癌,或者其他類型的腫瘤,嘗試做精準的診斷和治療。”秦鈞說。

用更多新手段進行治療

數據顯示,從2010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全球共開展了491項涉及178種實體瘤的細胞和基因治療的臨床試驗。

除了細胞治療和基因治療手段,近年來,科學家還發現,改變腫瘤細胞生活的微環境也可能成為治療癌症的新方法。

中國醫學科學院血液學研究所教授安剛以多發性骨髓瘤為例介紹說:“多發性骨髓瘤難治愈有兩個原因:一方面腫瘤細胞本身往往會發生剋隆的演變,自己篩選出一些耐藥的克隆,致使藥物無法把所有的腫瘤全部都殺死;另一方面,腫瘤細胞周圍會形成一圈保護它的環境。”

然而,如果把多發性骨髓瘤細胞拿到體外培養,卻很難存活。這表明這類腫瘤的生存高度依賴體內微環境。因此,科學家們開始嘗試通過改變腫瘤生存的微環境達到令腫瘤細胞“四面楚歌”的效果,從而加速癌細胞的死亡。例如在進行CAR-T細胞療法時,讓T細胞帶著導航找到腫瘤細胞,釋放穿孔素、顆粒酶素B等直接殺傷腫瘤細胞,同時還可以輔助施用乾擾素等小分子物質,達到更好的療效。

未來,隨著科學技術的進一步發展,還將有更多針對癌症的治療手段出現。 (記者 張佳星)

來源: 科技日報

原创文章,作者:光明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ealth/%e6%96%b0%e7%99%82%e6%b3%95%e8%ae%93%e6%83%a1%e6%80%a7%e8%85%ab%e7%98%a4%e5%be%9e%e7%b5%95%e7%97%87%e8%b5%b0%e5%90%91%e6%85%a2%e7%9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