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

回到小區門口已是接近十二點五十了,雅涵感到一陣頭暈,喘不上氣,這種感覺很熟悉,每次下夜班都是這樣。想著回家吃個飯趕緊睡一覺緩一緩。推開門,把家門口鞋櫃上的快遞順手帶進家門,看了一眼是婆婆的。女兒正坐在嬰兒餐椅上等著婆婆餵飯,一句“媽媽回來了”聽得她很舒服。桌子上剩下一些空心菜和蘿蔔乾炒雞蛋,砂鍋裡剩下幾塊不能分辨是雞肉還是鴿子肉的湯料,婆婆有點驚訝她還沒吃飯。她自然也感覺到婆婆的尷尬,她心裡不由得想畢竟不是親生的,不能由心底為自己著想,也厭恨旁邊的丈夫一聲不吭,明明一個小時前和他說了讓他們先吃,自己晚點回。他肯定沒和婆婆說,導致自己一口熱飯都吃不上。她又困又餓,大口地吃起菜和剩下的肉來,沒有飯她也把蘿蔔幹給吃完了,因為她不想去看鍋裡有沒有飯,要是沒有她更傷心。過了七八分鐘,她填飽了肚子,開始對她女兒說起話來,一是這屋裡她就只想和女兒說說話,二來想緩解一下氣氛。雖然中午沒有她的飯,但是吃飽了就好,她更想要睡一覺。

回到家後女兒喜歡和她撒撒嬌,她也不知道是真親還是小朋友對家里人都這樣,因為女兒睡覺時必定是和奶奶睡的,這讓她琢磨不透,不過自己這麼忙,她也就想想,女兒和奶奶睡更有穩定的安全感吧。她下午兩點多約了小區旁邊的美容護理,本想約婆婆一起去的,畢竟帶孩子很累也很難放鬆。不出意料,她拒絕了。也不奇怪,可能是老人家接受不了新事物,可能是覺得花錢,也可能是某種情緒上的抵觸。無所謂,心意傳達到就好。她問了旁邊的老公去不去,他有點扭捏,但她也知道他有點心動,之前聽說有夫妻房,於是想約他一起去體驗一下。下午3點多她自己起來和婆婆說了聲出去一下,便出門了。這家美容館最近才裝修的,她上次想在家附近放鬆一下才發現的地方,環境不錯,美容師也很專業很貼心。儘管貴一點,她還是辦了卡。最近她工作越是累,就越想花錢,應該是想獲取某種心理平衡。美容師給她挑了一個小房間,她想起家裡的丈夫,又讓他過來,這一次他沒有拒絕。這種放鬆的方式還是很適合城市上班族,疲憊了讓人按按摩,洗洗頭。

丈夫在旁邊沒說一句話讓她很滿意,她是需要安靜的。

原创文章,作者:在醫院上班的雅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health/%e6%8c%89%e6%91%a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