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時尚 54位頂流時裝設計師 鑄就了180年的時尚發展史

Fashion是時尚,流行的意思,現在網絡解釋中表示時裝、時尚。但在過去的180年裡,設計師們積極地推動著時尚產業的發展,使時尚從專屬於上層人士的精奢工藝,轉變為大眾流行文化的基石。

那麼,在這180年中,時尚是怎樣演變的,兩位英國作家為此進行了不遺餘力地探索。他們攜手聯袂,從時尚本身入手,本著實事求是的創作精整,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完成了《讀懂時尚:從香奈兒到麥昆,鑄就時尚史的名字》一書,這既是一本極具研究價值的時尚史,也是一部充滿個人風格特色的設計師傳記合集。

這兩位英國作家是布倫達·波蘭與羅傑·特雷德。布倫達·波蘭,時尚作家、編輯、學者,她曾擔任倫敦藝術大學倫敦時裝學院傳媒專業的主任,也曾在《衛報》做過時尚編輯和女性專欄編輯,並為英國主流報紙和多本雜誌撰寫文章。

另一位作者羅傑·特雷德,是倫敦藝術大學中央聖馬丁學院時尚傳播碩士課程的負責人。 20世紀90年代,他曾以時尚記者的身份為報社工作,也擔任過在線時尚趨勢和產業調研網站WGSN的總編。

兩位作者精選了54位具代表性的時裝設計師,以19世紀的定制時裝設計師查爾斯·沃斯為開篇,以活躍在21世紀20年初的明星設計師格瓦薩利亞來收尾。

《讀懂時尚》介紹了他們的設計生涯與創作系列,集新的學術研究以及出色的時尚報導之大成,其中也包括兩位作者對設計師們進行的採訪。

《讀懂時尚》分為七個部分,鉅細無遺地講解了每一位設計師的設計方法以及他們職業生涯中的高光時刻,刻畫出那些屬於他們的時代的精髓。此外,作者通過探討設計師的激情與天賦,將時尚的演變圖文並茂地呈現在了讀者面前,向讀者展示了時尚具有的啟發性的樣貌。

《讀懂時尚》以時尚史的時間節點為楔子,將讀者的視線引向時裝史的華麗開篇,19世紀的時尚是現代時尚史的萌芽期,這時的時尚曾是上流社會的名媛和擁有獨立財務能力的劇場演員彰顯自身社會地位的一種手段。

時尚趨勢在不同等級階層間慢慢滲透,只不過傳播的範圍不是太廣,傳播的速度也比較慢,女性的著裝被極其嚴格地約束著:緊身胸衣擠壓著胸腔,全長的拖地裙擺限制了行走的步伐。

在當時,從衣著來體現個性是不受推崇的:上流社會的女性扮演著循規蹈矩的保守角色,她們的生活重心都放在了育兒和社交上。

在19世紀50年代末,英國人查爾斯·沃斯來到巴黎之前,巴黎的顧客需要自己去採購不同的面料,再找製衣師為他們製作成服飾。而沃斯把這些過程合併了起來,創造出一個主導了整個20世紀甚至21世紀初期的時裝品牌原型。

在20世紀60年代成衣興起之前,沃斯所創立的現代定制時裝體系一直佔據著時尚業的主導地位。沃斯由此被認為是現代第一位高級定制時裝設計師。

19世紀末,剪裁的概念被引入了女裝,而前拉斐爾派的藝術家和美學家也積極地推動著一種借鑒自古希臘的、能展現人體原本線條的全新著裝方式。即使他們的想法大部分還停留在理論層面,這些思路已經為時尚的變革提供了參考的方向。

20世紀初,巴黎的創意產業蓬勃發展。 1900年舉辦的巴黎世博會,展出了全法國最為頂尖的設計,其中就包括了女裝。打從一開始,定制時裝就被賦予了集合創意與工業的雙重身份。 1911年,巴黎高級時裝公會成立了,只有名列在它日程表上的時裝屋,才有資格被稱作“高級定制”。

在20世紀的初始階段,巴黎的主流時尚並沒有什麼顯著的進步。直到1907年,福圖尼設計出寬鬆的德爾福斯裙,並被舞蹈家伊莎多拉·鄧肯穿著展示,才徹底地轉變了時裝設計的方向,而為當時的時裝界帶來最大影響的當屬保羅·波烈。

從各個方面看來,波烈的確是當代時尚的先驅。他在一年之內創立了“羅辛”香水屋、瑪蒂娜裝飾藝術學院、科林紙和包裝工作室,以及與藝術家拉烏爾·杜菲合作開設了一家織物印染工廠。同年,他還出版了《保羅·波烈的故事》,由插畫家喬治·拉帕泊繪製插圖,這本精美的時裝畫冊有力地推進了時尚插畫的複興。

作為一名定制時裝設計師,波烈倡導復興18世紀90年代法國的新古典主義風格:遵循人體流暢而線條天然的飄逸高腰服裝。他崇尚自然的服裝廓型,放寬收緊的腰部,摒棄格外嚴苛的緊身胸衣。

這一切,再加上作為時裝設計師的傲人成就,使他成為了20世紀初巴黎藝術和創意發展的核心人物。波烈的設計正代表了這二十世紀初這一時期的獨特風貌,他開創了一個五彩繽紛的服裝新世紀。保羅·波烈是時裝界的幻想主義者,但他的幻想持續影響迄今,甚至未來。

時光不居,時尚的腳步也不停留,從20世紀第二個十年伊始,時尚業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年,女士們們穿起工作服和褲裝勞作,成為戰場的後勤,而時裝設計師不得不對此做出回應。

暱稱為“可可”的加布里埃·香奈兒和讓·巴杜作為新星出現,雖然在設計方面他們有著類似的時尚觀,但是在商業上他們是激烈的競爭對手。他們都在1919年創立了自己的時裝屋,並配合戰後的氛圍,反對浮華,注重更實用的衣著風格。

加布里埃·香奈兒,作為史上最負盛名的時裝設計師,從對現代女性衣著的影響這方面來說,沒有哪位設計師可以和她相提並論。香奈兒具有感知環境正在變化特殊能力,她的時裝屋早在1915年就在巴黎成立,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達到了非凡的成就,並在五六十年代再創輝煌。

此外,1921年,讓·巴杜為溫布爾登網球賽的運動員蘇珊·朗格倫設計的白色無袖直身開衫還有白色絲綢百褶短裙引起了轟動。裙子的長度在1926年達到了史上最短。而1928年歐洲夏季的悶熱,促進了泳裝的熱潮和日光浴的新風尚。 1925年,巴黎國際裝飾藝術和現代工業博覽會的成功舉辦,推動了裝飾藝術運動的蓬勃發展。

基於這一切,人們開始重新考量對20世紀20年代時尚的那些刻板印象。那時的女士們會根據自己的身份、所在的地區以及財務能力,以不同的方式重新詮釋高端時尚。但是,許多潮流風格確實是在20世紀20年代誕生的,並在此後持續在時尚界滲透。

與此同時進行的是,珍妮·浪凡製作的“風格長袍”深受許多對“飛女郎”裙裝無感的女性們喜愛,珍妮·浪凡是20世紀20年代在商業上最成功的的巴黎服裝設計師之一,浪凡像當今設計師那樣運營著她的業務:浪凡的故事是一個品牌管理和發展的成功案例。浪凡的成功也提醒了時尚界的弄潮兒,時尚更傾向於懷舊而不是積極變革。

1929年,讓·巴杜的冬季系列,使時尚產生了決定性的變化。裙子從腰部而不是從臀部才開始展開,裙擺則下降至小腿中部。當香奈兒致力於開發她的開衫外套和低調的時尚風格時,夏帕瑞麗則沉浸在華麗誇張的姿態和靈感迸發的戲謔風格中,將她對藝術的熱愛和對時尚的感知融為一體。

20年代的時裝界,是一個群雄璀璨的年代。就在香奈兒和巴杜在時裝界大顯身手的時候,巴黎開始湧現出一批具有個人風格的設計師。

完美主義者瑪德琳·維奧內特從古典主義的影響中汲取靈感,成為巴黎時裝界偉大的純粹主義者。曼波徹證明了美國人也能在巴黎取得成功。 1927年,薩爾瓦多·菲拉格慕從好萊塢回到了他的故鄉意大利,開始了自己超群絕倫的製鞋生意。技術工藝繼續推動著時尚向前發展,這一風潮一直延續到30年代末期。

20世紀四五十年代,可以被看作是時裝界精英主義的最後一場盛宴。起初,定制時裝佔據著主導地位,催生出無數大打折扣的仿製品;而最後,大量生產的成衣,特別是為年輕人設計的成衣,推動了創新,新一批接受過藝術院校訓練的設計師準備大展拳腳。

諾曼·諾雷爾在1940年展示了他的第一個系列,克萊爾·麥卡德爾抓住了屬於她的時機,捨棄了墊肩,重新將時尚引向舒適且方便活動的趨勢,她成了量產設計師運動裝這一流派最著名的代表人物,這也是第一個真正的美式服裝風格。

二戰結束後,法國政府將重建法國在時尚界的領導地位視作首要任務。在1947年,克里斯汀·迪奧推出了新風貌,當然,新風貌以及它對沙漏型女性身體的讚美,準確地捕捉到了戰爭對人們的影響。

此外,倫敦街頭出現的迷你裙,成為城市一道獨特的風景線。還有倫敦的瑪麗·官、巴黎的皮爾·卡丹和安德烈·庫雷熱的創造力,將這場時裝盛宴推向高潮。香奈兒、夏帕瑞麗、紀梵希等定制時裝設計師紛紛跟上潮流,推出精品線,並向成衣領域發展,一場大規模的變化蓄勢待發。

20世紀六七十年代,許多設計師如皮爾·卡丹和安德烈·庫雷熱都以未來主義和科幻小說為設計主題。

皮爾·卡丹是20世紀60年代最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設計師之一。當皮爾·卡丹被問到可以用什麼詞來定義他時,他回答道:“一個雕塑家”。也許一位時裝設計師說出這樣的話會顯得有點高傲,但他的說法其實很公道。

皮爾·卡丹的風格—被我們稱為未來主義,因為很多設計靈感似乎來自20世紀50年代的現代主義、太空競賽的浪漫情懷,以及粗糙的科幻小說雜誌上的圖像—實際上是將大膽的抽象主義應用於人體的結果。他的設計總是有著雕塑般的質感,簡潔的輪廓,以及偶爾出現的不朽感和莊嚴感。

意大利時尚業的種子在此時埋下:羅西塔和泰·米索尼、喬治·阿瑪尼、克里琪亞的馬里西亞·曼德利,以及沃爾特·阿爾比尼,開始在米蘭展示作品,而同時,包括瓦倫蒂諾在內的一小批定制時裝設計師,則將羅馬當成展示藝術才華的舞台。

20世紀80年代初,巴黎重新奪回了國際時尚界的大部分主動權,但這已不再是一個國家的工業就能獨占鰲頭的時代了。來自新興經濟體的富有潛力的年輕設計師,紛紛湧入英國和美國的設計學院,而新的課程也在亞洲國家蓬勃發展。許多時尚專業的學生再也沒有回國,至今仍然在為歐洲、美國和澳大利亞的真正的國際產業貢獻。

其他人,特別是日本設計師,激勵並促進了本土時尚文化的蒸蒸日上,並以此為基礎建立了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品牌。不僅如此,還有很多其他的著裝方式。巴黎的高田賢三、三宅一生和山本寬齋,依然以他們生機勃勃又巧妙的紡織品、對服裝結構與體積的運用,讓時尚人士為他們而興奮。

在20世紀90年代,人們果斷地捨棄了80年代的著裝風格。在90年代初期,時尚變得簡約並且極其低調。灰色是最佳的色彩選擇,窄肩的纖細廓型主導著時尚伸展台。

德國的吉爾·桑達和奧地利的海爾姆特·朗等知名設計師,都是極簡主義者,他們收穫了熱烈的追隨,而他按自己的規則行事,這一度帶來了對休閒風格的全新定義。

另一種風格是油漬搖滾,其靈感來自搖滾樂隊和西雅圖青少年的輕鬆著裝,被年輕的設計師馬克·雅可布所採用。比利時設計師馬丁·馬吉拉的解構主義,則是更概念性的響應,他通過重新思考服裝的組成部分,創造著新的造型。

在整個90年代,高端文化和低端文化之間的界限被打破。如街頭對設計師的竊取一樣,設計師同樣從街頭竊取靈感,跨文化的參考比比皆是。

在20世紀前幾個時期的設計師,通常會參考前一個年代,而90年代的時尚界從這一個世紀裡的每一個年代搜汲取靈感並重新混合。所以,縱觀90年代,復古熱席捲了時尚界,超模的穿著是最佳的詮釋,雖然到了90年代後期,她們又被作為封面女郎的好萊塢明星重新取代。

進入21世紀,在科技進步的推動下,速度成為新的口號,風格和色彩迅速變換著的快時尚,在Zara等品牌的引領下,時尚席捲了歐洲的連鎖店。對此,一些設計師通過直接與連鎖店合作,推出限量版系列,來擴大自己的知名度。

在21世紀前2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時尚以浩大的聲勢出現,而非輕聲低語,色彩越來越豐富,風格越來越誇張。手袋和配飾,變得和服裝一樣重要,推動了奢侈品公司的利潤。

到了10年代,快時尚牢牢佔據了全球服裝零售業的主導地位,影響著不同層次的市場。奢侈時尚品牌也發展出了按月交貨的概念,在這樣的穩定條件下,刷新了消費者群體。但在10年代末,大多數時裝設計師都熱切地想要抓住時尚的浪潮,而不是去引領它。在這個由社交媒體主導的時代,消費者已經變得越來越成熟。

就時尚而言,10年代後半期的熱潮,來自運動裝對時尚的影響一通常被稱為“運動休閒風”。女性將運動裝與設計師品牌混搭在一起,在又現代又酷炫的風格之餘,尋找實用且舒適的服裝。

菲比·費羅最初在蔻依工作,之後在思琳工作了十年,她作為一位在時尚界展現女性視角的設計師而備受讚譽。伸展台上、時尚雜誌中和工作室裡的種族多元化,成為10年代最後幾年的熱門話題。

同時,富有開創性的美國時裝設計師維吉爾·阿布洛愉快地“採樣”了諸如馬丁·馬吉拉、海爾姆特·朗和拉夫·西蒙等其他設計師的作品。為此,美國時尚作家凱瑟琳·扎雷拉寫道:“他將他們不同的時尚語言編織成一種風格,來熏陶他的年輕粉絲,並將他的這些偶像重新加入當代意識中。”

無論是在把街頭服裝變成奢侈必備品的維特萌,還是在巴黎世家,來自格魯吉亞的德姆納·格瓦薩利亞為時尚開闢了新的道路,他展示了傑出的技術能力,並提出了“新式剪裁”。

格瓦薩利亞總是想以21世紀的精神來創新,他是維特萌幕後違背傳統的頂尖設計的靈魂,他喜歡把常見的服裝:一件連帽衛衣,一件T卹,一條牛仔褲,變成當下特別令人嚮往的必備單品。他對運動鞋的喜愛,不亞於時尚字典中的任何一件單品,在21世紀10年代末期創造出了穿著大大的“老爹”球鞋的潮流。

格瓦薩利亞在維特萌的成功,很快得到了來自奢侈品行業的認可,隨之在2015年,他被任命執掌巴黎世家,接替尼古拉·蓋斯奇埃爾的職位。在新的崗位上,他讓自己沉浸在巴倫西來加這位傳奇定制時裝設計師的工作方式和設計中。

如果說一開始格瓦薩利亞在維特萌運用T恤和連帽衛衣的方式,掩蓋了他作為裁縫的技術能力,那麼,他為巴黎世家設計的系列,無疑改變了這種觀感。

格瓦薩利亞已經成為一名明星設計師,他完全能適應年輕奢侈品消費者的心態,以及社交媒體的狂熱,即使他不再為維特萌工作,他也將成為20年代設計師時尚中的影響力人物。

《讀懂時尚》一書,以時間節點上的著名設計師及產品為時裝發展的縱貫線,講述了時尚的發展就像歷史本身的發展一樣,並不是一個向著現代性和合理性持續發展的故事,時尚本身俱有鐘擺的特性。正如本書中54位設計師的作品所展示的那樣,它前後搖擺著,既痴迷於自己豐富的歷史,也傾心於嶄新的世界。

原创文章,作者:小話詩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fashion/%e8%ae%80%e6%87%82%e6%99%82%e5%b0%9a-54%e4%bd%8d%e9%a0%82%e6%b5%81%e6%99%82%e8%a3%9d%e8%a8%ad%e8%a8%88%e5%b8%ab-%e9%91%84%e5%b0%b1%e4%ba%86180%e5%b9%b4%e7%9a%84%e6%99%82%e5%b0%9a%e7%99%bc%e5%b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