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上的 野生模特 能賺多少錢

Ins模特是互聯網上最神秘的一群人。她們有著高度重合的日常:不離手的咖啡、電腦、雜誌是工作日標配,而早午餐、沙灘、派對是她們休閒時的必備。

自從社交媒體捧紅了一群新時代超模,就吸引了無數少女前赴後繼。她們追逐流量,但爆火總是充滿玄學。一個“野模”走了捷徑,成為無數籍籍無名的Ins模特中火得最容易的那一個。

超級碗裸奔計劃失敗

小模特卻成了大網紅

兩年前,28歲Kelly Key Green是一個Ins上名不見經傳的模特,她想紅,所以決定去超級碗碰碰運氣。

在2020年超級碗的比賽現場硬石體育場,格林做好了一切變紅的準備。她化上了精緻的妝容,做好了唇部手術,選擇了一個靠近場地的座位。比賽當天,她穿上了自己的比基尼,外邊裹著一件帶有魔術貼的黑色連衣裙。她打算在上半場比賽進行的時候,跑到賽場上脫下這件外衣,向全世界的觀眾展示自己亮粉色的比基尼,從而一夜成名。

但事與願違,身高不足1米6的她必須要跳過一面3米高的圍欄才能到達比賽場上。幾乎是在她剛落地的瞬間,格林就被現場的保安抓住了。很快,6名保安圍著她,反扣著她的雙手,將她帶離了現場。

網絡

於是,這場幾乎沒什麼人注意到的鬧劇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格林以非法闖入的罪名被起訴,在體育場地下的禁閉室裡被關了8小時,並被送到了邁阿密監獄。在那裡,她凝視著監獄的攝像機,拍攝了面部照片,等待處分。

在等待的過程中,最困擾格林的不是她的罪名,而是自己到底會不會出名。為她拍攝面部照片的警官不允許她微笑。而格林想的是,這張照片將是自己最後一次被人注意到的機會了。

網絡

但正是入獄的這一夜,讓格林獲得了自己渴望的名氣。當晚,她在警察局拍攝的面部照片在網上瘋傳。第二天早上被放出來後,格林拿到自己的手機才知道自己可能真的要火了。她的關注者成倍增加,從幾萬飆升到數十萬,在當天接受采訪的時候,她的關注者已經達到了30萬人。

突然之間,她發現自己不再只是那個“火辣的、在球場上奔跑的女孩”,而是成為了一名炙手可熱的網紅,“超級碗裸奔女”和“監獄大頭照”成為了她的代表作。

被放出來的第一時間內,格林在Ins發了一張自己被警察帶走的照片,配文是:“你想要什麼就去做,人生苦短不應留遺憾,感謝NFL邀請我!”

網絡

她甚至把自己的Ins頭像換成了在監獄拍攝的面部照片,並在個人簡介中加上,“你也許在超級碗上見過我”。

網絡

沒過幾天,她又穿著比基尼出現在邁阿密海灘邊,配文自己是“年輕的監獄誘餌新鮮出獄”。

與這場失敗的策劃殊途同歸,格林迅速成了網紅。她有著令人羨慕的身材,也從不吝惜展示。她也大方地在Ins上展現著自己奢華的生活方式。周遊世界,入住頂級酒店,在遊艇上拍攝迷人的照片,開著一輛豪華跑車。

2021年,有媒體根據她在社交媒體上接下的廣告預估,她的總資產已經達到了一百萬美元。現在在Ins上,格林的關注者比兩年前翻了一倍,約有76萬。

Ins上的“野模”能賺多少錢

監禁、留下犯罪記錄以及被 NFL 禁止入場的經歷並沒有影響格林,她從一開始就知道,這都是變紅路上必須花費的成本。

與傳統模特不同,大部分Ins模特們沒有代理商,也不簽經紀公司,全靠自己在網站上一點點經營人設,也就是早期人們說的“野模”。她們必須非常努力才能被人注意到,達到一定粉絲數後才能開啟“恰飯”之路。

網絡

而對Ins模特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她們的粉絲數,這直接關係到品牌的曝光量,也影響了模特們的收入。

品牌商會按照粉絲數對這些模特分級,超級網紅為粉絲數大於100萬的人,大網紅(macro-influencer)是像格林一樣粉絲數在十萬到一百萬之間的人,中等網紅(mid-tier influencer)的粉絲數在2.5萬至10萬之間,小網紅(micro-influencer)的粉絲數在1萬至2.5萬,而粉絲數只有1千至1萬的人是影響力更小的網紅(nano-influencer),他們也在一些品牌方的考慮之內。

像頂流中的頂流Kylie Jenner,畢竟是Ins全平台關注者第二多的人(第一是C羅),她每篇商業帖子的收入就超過100萬美元,而社交媒體時代成長起來的新一代超模Kendall Jenner或Gigi Hadid,每篇商業帖子也都能賺取40萬到60萬美元。

雖然大部分Ins模特只有自己和一個助理打理賬號,但幾乎每個模特都會製作一份精良的媒體宣傳包,也就是這些模特的個人簡歷。裡麵包括她的個人簡介、合作過的品牌,以及粉絲的年齡、性別分佈,和宣傳效果數據統計。

網絡

Alexa Collins是一名有120萬粉絲的Ins模特。在她的宣傳資料裡,一篇ins廣告的起報價是1500美元,一條Ins視頻的報價是1000美元,一條雙圖的Ins帖子就要2200美元。但實際上,Alexa的收入要比報價更高,除了贊助商的廣告費,還有帖子中鏈接的引流費。如果數據反饋好的話,模特還可以向品牌方收取更多的費用。

網絡

媒體根據Alexa的Ins上商業貼的表現估計,她的年收入在一百萬美元到五百萬美元之間。

另一位有27萬粉絲的模特JaLisa Vaughn-Jefferson,雖然一條商業帖的報價只有幾百美元,但她在上半年就已經預訂了約100個品牌、超過70萬美元的廣告贊助,這些廣告費也佔據了她總收入的90%。

而對粉絲數量少一點的模特來說,多數人會遵循“每萬名粉絲數收取100美元廣告費”的公式向品牌方報價。她們的優勢在於,粉絲基數少但活躍度、互動率高,只有兩、三千粉絲的Ins模特通常靠品牌直接提供商品,每條廣告收入在50-100美元。

一直在內捲的Ins模特圈

Ins模特圈並不是一個新鮮的產業,從現象級網紅模特金·卡戴珊家族的爆火,到現在大到千萬粉絲,小到幾萬粉絲的Ins模特,這個圈子永遠有十幾歲的新鮮血液加入。

擁有幾百萬粉絲的頂流模特來說,她們已經成長到不需要為Ins流量焦慮,品牌方自然會找過來。幾年前當Kendall宣布自己成為雅詩蘭黛的代言人時,那條帖子收穫了超過百萬的點贊量。

看到了無數吃到流量紅利的先例,為自己策劃一場爆紅也成了很多模特想走的捷徑,因為Ins模特業真的是太捲了,不能一夜爆紅的人都要日復一日地經營自己。

網絡

有不只一位Ins模特說過,網友關注更多的是她們個人的生活方式,越全方位地展現自己的日常,越容易“吸粉”。因此,很多Ins模特至今都在遵循的公式是:平均一周要發兩張自拍、三張由Ins著名攝影師拍攝的模特照、工作日的拿鐵咖啡、以及每週末的早午餐照片。一定要在繁忙的工作日早上發照片,定位在市中心的精品早午餐店,來維護自己作為精英模特的人設。

網絡

但背地裡,大多數Ins模特在火到能僅僅靠發照片養活自己前,都有自己的本職工作。有的人還是學生,有的人在餐飲店做著最低時薪的工作得以糊口。

她們最關注發布帖子的一小時內的瀏覽量,如果數據不好則會刪除,在粉絲活躍的時間段重新發布。她們也會在其他模特或攝影師的帖子下積極互動,以此來為自己引流。

網絡

體驗過互聯網流量的紅利後,也有人會選擇離開。比如格林,她覺得成名後的孤獨和壓力,一直潛伏在她體內。格林搬回了田納西州,她成立了一個MCN機構來運營其他網紅。在最新的Ins帖子裡,格林曬出了自己懷孕的照片,字裡行間都是對新生活的嚮往。但同時,她也仍然保留著那張在邁阿密監獄留下的面部照片。

參考資料:The New York Times: When the Pursuit of Fame Runs through a Miami JailDaily Mail: Instagram model, 27, who streaked at Superbowl says she is still in pain from her injuries after security tussled her to the ground and ripped her dress during arrestBusiness Insider: How much money Instagram influencers make

編輯:積柚

圖片來自網絡

所有權歸原作者所有

原创文章,作者:ELLEMEN睿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ins%e4%b8%8a%e7%9a%84-%e9%87%8e%e7%94%9f%e6%a8%a1%e7%89%b9-%e8%83%bd%e8%b3%ba%e5%a4%9a%e5%b0%91%e9%8c%a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