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歲變性 10歲走秀吸金百萬 她成了全球最小的變性模特

下個月的紐約時裝週,

將會迎來一張非常年輕的面孔。

她的名字叫Noella McMaher,今年10歲,來自於芝加哥,

雖然年紀不大,但已然是一名T台老手。

3年前的芝加哥時裝週,

今年2月的紐約時裝週,

還有未來的巴黎時裝週,都有著Noella的身影,

她模特工作的日程,已經排到了11月以後。

不過,比起秀場上的天才童模,

Noella還有一個更加響亮的頭銜——世界上年紀最小的變性模特。

兩歲多不到三歲的時候,Noella就有了自己的性別意識,

雖然出生時是個男孩,但她卻不喜歡男孩的衣服,穿上還會生氣,

如果有人誇獎她,說她真是一個可愛的男孩,

Noella會奶聲奶氣地反駁說:“我不是男孩,我是女孩!”

因為討厭一切男性化的東西,

4歲時,媽媽Dee帶她去了性別診所,並在醫生的肯定下進行“社會轉型”,

到了6歲,Noella出生證明上的性別已經合法地從男性改為女性。

Dee對此非常驕傲,

稱讚說,Noella生來就對自己的身份十分堅定和自信,

這種自信,在T台上顯現得更加清晰。

“兩歲的時候,她告訴我們,她不是男孩。

4、5歲時,她在社會身份上有了改變,

不到7歲,她又合法地改變了性別。

當她知道自己可以自由地做一個女孩時,她就真正地擁有了生活。 ”

Dee還會經常用小孩子的語氣鼓勵女兒說:

“你是我見過的最自信的人,長大後,我也要像你一樣。 ”

Dee(右一)與Noella和Ray(左一)

不過,看Dee這副“幹練帥氣”的樣子,

就知道,這個家族很不一般,非常複雜,

Dee自己也是一個變性人,作為Noella的生母,她從女性變成了男性(以下用“他”指代),

他的雙乳已經切除,目前正在接受荷爾蒙治療。

Noella是Dee和前夫Timothy的孩子,他們還有一個小兒子,名叫Levi,

因為觀念不合,兩人早已離婚,

現在Dee獨自掌握著孩子們的監護權,

後來,他在為性少數群體工作時,又認識了現在的伴侶Ray,同樣是一位由女變男的跨性別人士,

Ray與Dee

現在,Dee和Ray共同撫養著一個名叫“theybie”的嬰兒,

作為三個孩子的監護人,Dee表示,他的工作,就是擁抱孩子們的自我意識和需求。

一家五口

“Noella從小就知道自己是誰,她的性別認同比我們兩個早得多,

我們從沒有強迫她成為一個女孩。

我和Ray可能就只有兩雙鞋,我們對時尚沒有一點興趣,

但Noella不一樣,她超級喜歡亮片、化妝品還有漂亮的衣服,我們都不知道要如何鼓勵這種女性氣質。

Noella現在的年紀還太小,生理上沒有做出任何改變,

不過,Dee已經做好了準備,計劃讓女兒在16歲時進行性別手術,

術前,她就會開始服用青春期阻斷劑,接受激素治療。

如今的Noella,已經儼然成為變性群體的代言人,

2019年,當伊利諾伊州州長為保障性少數學生在學校中的權利,簽下一道行政命令時,

Noella就陪在州長的身邊,她穿著粉紅色的蓬蓬裙,頭上戴著巨大的蝴蝶結,

T恤上寫著:“變性人就長這個樣子”。

雖然只有10歲,但Noella已經成為一個現象,代表了現在世界裡的很多東西,

變性模特的群體也變得越來越壯大,

也正因此,Noella的工作邀約讓人目不暇接,

照著這個速度,明年賺上一兩百萬美元,對於Noella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然而,就在家人們為她歡呼雀躍的時候,

有一個人,卻很不開心,

他就是Noella的生父——芝加哥科學家Timothy McCord。

Timothy

從孩子4歲那年開始,Timothy就一直非常反對她所謂的變性人身份,

那時,他與Dee已經分居,但仍具有探視權,

Dee去上班時,兩個人也需要一起承擔照顧孩子的責任,

比如說,給Noella做晚飯,哄她睡覺。

7月的一天,Timothy照常給孩子換上睡衣,但Noella說什麼都不願把男孩的衣服穿在身上,

Timothy脾氣一急,抓了孩子的胳膊,然後給她餵了藥,讓她快些睡覺。

沒想到,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舉動,闖了大禍,

轉天,因為Noella覺得胳膊還是很痛,Dee立刻向兒童保護機構舉報了丈夫,

他警告Timothy:“孩子的胳膊已經斷了,你最好找個律師。”

沒過多久,Timothy就因嚴重虐待兒童的指控遭到逮捕,在監獄裡蹲了幾晚,

後來,因為擔心繼續打官司根本不會打贏,他認罪危害兒童,

並因此被判處請罪,處以緩刑。

最終,他失去了對Noella和另一個兒子的監護權,

並且自此之後,他再也沒見過自己的兩個孩子。

另外,Dee還試圖讓Timothy因為這一事件被判為“針對變性人的仇恨犯罪”,不過沒有成功。

看著大兒子現在的樣子,Timothy覺得非常無奈,

“我沒有發言權,她已經不再是我的孩子了。

我曾經試圖回到他們的生活之中,但最後大家都吵得不可開交,壓力太大。

不過,要是以後他們有什麼問題,我就在這裡,很容易就能找到。”

網友們持同樣的態度,Dee的做法,或許會毀掉孩子的一生:

“小孩太可憐了。我已經老了,但我覺得能活到看這孩子出書痛斥父母如何虐待自己。我打賭,書裡的東西肯定要比我們現在看到得更多。”

“有人記得嗎?這事放在兩三年前,兒童保護機構就會把孩子從這種毀滅性的家庭裡帶走,並且對父母發起訴訟?”

“真心希望他們幸福,但我很抱歉,這一家人怕是要經歷很多心碎,還得為心理諮詢付上一大筆錢。”

“沒有一個2歲的孩子懂得他們想成為異性,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有人想要‘變性’,那應該等到他們成年之後再做出決定。

這純粹就是在虐待兒童,我相信有兩個‘變性’的父母與他們的兒子像個女兒一樣沒有什麼關係。

有兩個詞永遠都不該被放在一起,那就是變性兒童。 ”

23歲時從女性變成男性,4年後又將性別改了回來的Sinead Watson,同樣對此事表示無法接受:

“我不敢相信這個孩子6歲時就在法律上更改了性別,整件事都讓人深惡痛絕。

這個孩子的父母恰好都是‘變性人’或者‘同性戀者’,這事在我看來一點都不奇怪,

他們正在把自己的意識形態強加給無辜的嬰兒。

這就像一種在弱勢兒童中傳播的社會傳染病一樣,越來越多的父母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綜合症(一種護理者故意誇大或捏造受護理者的生理、心理、行為或精神問題,甚或促成該等問題的心理疾病),

不是孩子要變性,而是父母希望他們變性。

16歲接受性別手術更是在虐待兒童,

想想將來會有這麼多的孩子因此遭受傷害,我就覺得厭惡,這些家長不可饒恕。 ”

Sinead Watson

不論從旁觀者還是過來人的角度,

讓這麼小的孩子變性實在是令人無法接受,

但家長卻口口聲聲是為了讓孩子勇敢地做自己…..

只能希望,Noella在不遠的將來,可以快樂無憂地長大…..

原创文章,作者:英國那些事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6%e6%ad%b2%e8%ae%8a%e6%80%a7-10%e6%ad%b2%e8%b5%b0%e7%a7%80%e5%90%b8%e9%87%91%e7%99%be%e8%90%ac-%e5%a5%b9%e6%88%90%e4%ba%86%e5%85%a8%e7%90%83%e6%9c%80%e5%b0%8f%e7%9a%84%e8%ae%8a%e6%80%a7%e6%a8%a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