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溫下的娛樂圈 脫下古裝卸了妝 她是橫店街頭賣烤腸的老闆娘

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 汪佳佳 通訊員 單冠定

“烤腸兩塊五塊錢一根,你要辣的還是不辣的?”

7月,酷暑逼人。彭秀玲的一天從早起化妝趕赴劇組開始。一天的群演工作結束,她脫下華麗戲服,卸下裝黛釵環,穿上最舒服最適合幹活的衣服,從一位古代的婦人甲,或是民國的小姐乙,變成橫店街頭賣烤腸的老闆娘。

而在她的身後,好友羊羊對著手機屏幕進行直播,跟大家聊在橫店當群演的故事。她們不時回頭說幾句話,有時也轉身互換一下活計,彭秀玲去直播,羊羊來烤腸。

許多個夜晚,她們都如此度過。賺得不算多,但是她們在精神上很富足,這是身為80後的她們選擇的生活方式。 “我們在這裡過得很開心。”她們說。

1、

彭秀玲是2020年夏天來的橫店。沒來橫店之前。她一直在老家湖南永州開店。後來她刷抖音看到很多人在橫店拍戲,當群演。一直對錶演心懷嚮往的她,便和弟弟一起來到了橫店,開啟了自己的群演生活。

轉眼間,來橫店已經兩年了。這兩年,她在這裡交到了許多朋友,有了自己新生活。雖然做群演賺得不多,但是她對當下的生活十分滿意。

根據橫店影視城演員公會的規定,群演分為普通群演、前景演員和特約演員三個類別。彭秀玲就是一名普通群演。普通群演一天的工資是108元。除此之外,七八月有高溫補貼,超過約定時間有每小時10元的超時費,夜戲有通宵費,早起有早起費,畫特效裝加30元,穿盔甲加30元。

橫店的群演們有工作群。每天,演員公會會把第二天需要的群演人數和要求發在群裡,讓大家接龍報名,報滿為止。

只要能報上名,彭秀玲每一場戲都不會錯過。也有報不上的時候。有些新人初來乍到,會關照一下,給他們勻一些機會,有人已經好幾天沒接到戲了,也會多考慮一下。

算下來,一個月有十多天,彭秀玲會在片場度過。

拿記者採訪她的這一天來說,她就在劇組呆了一整天。

根據劇組要求,早上7:30集合,點名上車,8點到了拍攝現場,開始排隊梳頭,領衣服、鞋子、道具,9點鐘全部準備妥當。 10點左右,彭秀玲上場,演了當天第一場戲——電視劇《梅花紅桃》的路人甲。

一天下來,彭秀玲上場了四五次。 “真正上場的時間很短的,更多的時間是用來候場,劇組用不到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在休息區休息。劇組的安排也會經常變化,有時候他一直用不到我們,我們可能一天都在那裡等著。都是一樣的,我們要等,主演也要等。 ” 彭秀玲說。

晚上20:00,彭秀玲在劇組吃完盒飯,收了工,卸了妝換了衣服,便來到自己位於 街的攤位。此時,她的朋友們已經幫她把攤子推出來支應上了。她到了以後,立即接過手來,熟練地變身為“老闆娘“。

其實,來橫店兩年,彭秀玲也困惑過。今年3月,過完年後不久,她去義烏呆了幾個月,被人請去做主播,直播帶貨。“他們光底薪就給我開了8000,另外還有提成,算是很不錯了。但是我還是喜歡橫店,這邊朋友多,每天過得很開心,就又回來了。 ”

在離開橫店之前,彭秀玲在橫店的花廳夜市擺燒烤攤。那里人流量比較大,平均下來每晚能有三四百的收入。可是等她再回來,原來的攤位已經沒有了,她便只能來到登龍路,支起了新的攤子。這裡的人流量小一些,彭秀玲每晚擺攤的收入降到100元左右。她的弟弟在旁邊支著一個賣冰粉的攤子,收入比烤腸攤好一些。

在橫店,彭秀玲參與了很多電視劇的拍攝,比如說《大唐明月》《風起洛陽》《夢華錄》等。大部分時候,彭秀玲演的都是路人甲,很少有台詞。“最多給一個近景,讓你演個哭啊喊啊 吵啊這樣的戲份。 ”

但是彭秀玲也很滿足,她從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演戲的機會。她現在的小目標是考上特約演員。而在此之前,她已經考了三次,都失敗了。

考上特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經常在電視劇裡能看到的那些有一點台詞,但戲份並不多的配角演員,有很多都是橫店的特約演員。雖然在電視劇裡也許也就是一兩場戲,但是對演員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如果當上了特約,不僅拍戲的機會會變多,而且會擁有一些台詞和鏡頭,收入也會隨之提升。有些特約演員一天的工資能達到600元。

當群演的一大福利是經常可以見到電視上的明星。明星見多了,就覺得他們和普通人也沒有差別,不會太激動。但是看到自己偶像還是激動的,彭秀玲最激動的一次是看到王一博。“他好高好白好帥啊。 ”花痴臉出現在彭秀玲的臉上。

彭秀玲說她見過最美的女明星是劉亦菲,在拍《夢華錄》的時候。

“我在這裡交的朋友都很好,他們沒出工,就幫我把小車推出來,然後在這裡守守攤。很多小伙伴收工瞭如果沒事,也會來我這裡聊聊天,聚一聚。有戲就拍戲,沒戲就擺攤,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彭秀玲說。

2、

彭秀玲在抖音的賬號,叫“橫店財迷姐”,平時分享一些自己工作、生活中的日常。粉絲不多,1000多人,她也嘗試過直播帶貨,但效果一般,便沒有堅持。

但是直播在這個攤位上沒有停過。因為在彭秀玲身後,她的好朋友羊羊,每晚都會以燒烤攤為背景,對著手機支架上的鏡頭進行直播,和直播間的粉絲天南海北地聊著。

羊羊的抖音賬號叫做“橫店群演羊羊”,粉絲已經2萬多人,可以算是橫店的一個小網紅。

羊羊的老家在浙江台州,她畢業於江西理工的外貿英語專業。來橫店之前,羊羊在杭州做外貿生意,後來生意一般,又刷到抖音的群演視頻,她便決定來橫店體驗一下做群演。

最初也沒有決定長住。但是2021年來了以後,羊羊很快認識了一些朋友,她覺得生活挺開心的,便決定留下來。

羊羊的抖音視頻,點贊最高的一條有1.6萬個贊,是她記錄的自己的“橫漂第一天”。後來,她的視頻便開始圍繞劇組的生活展開,劇組的盒飯,群演的日常,還有她帶著各種造型拍攝的網絡小段子。還有兩個視頻,洋洋採訪了兩位特約演員,請他們分享考上特約的秘訣。

“大家好,我是羊羊,今天我演的是一個賣豆腐的村婦。 ”

“今天我演的是一個民國大戶人家的小姐。 ”

“今天我演的是一個侍女,而且有台詞哦:參見大王。 ”

這些視頻都是羊羊自己拍攝剪輯。可以看得出來,她具備一定的互聯網思維以及運營思維。這也為她帶來了做群演之外的收入。她每晚都在燒烤攤後面開直播,好的時候一晚上直播收入有幾百塊,差的時候幾十。但是無論行情如何,這些收入解決她的房租肯定是沒問題了。

“我在這邊租的一個酒店式公寓的單間,每個月就六七百的租金。我自己對生活的要求也不是很高,所以我的收入完全可以維持日常的生活。 ”

抖音帶來的知名度也使得她經常會碰到自己的“粉絲”。“有時候戴著口罩走在路上,會突然遇到人說,羊羊我認識你,我關注你很久了。因為我的粉絲裡,可能大多數都是生活在橫店的人,所以遇到他們的概率比較高。 ”

羊羊的小目標,也是考上特約演員,這從她拍攝的視頻中就不難看出,並且她一直在為之準備。但是因為不是表演專業出身,她對自己有些信心不足。“但是我一定會去嘗試一下的。 ”

在橫店生活了一年多,羊羊徹底愛上了這裡。雖然大多數時候,漫長的化妝造型和默默候場,給她帶來的不過是一兩個一閃而過的鏡頭,“參見大王”這樣的台詞已經足以令她開心地記錄下來,但她還是很珍惜每一次機會,以及在橫店的每一天。

她說,來橫店後她還治好了失眠。“這裡的生活的氛圍很放鬆,很容易交朋友。以前做生意的時候,我覺得壓力比較大,晚上會失眠,但是在這邊完全不存在。 ”

本文為錢江晚報原創作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複製、摘編、改寫及進行網絡傳播等一切作品版權使用行為,否則本報將循司法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

原创文章,作者:錢江晚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9%ab%98%e6%ba%ab%e4%b8%8b%e7%9a%84%e5%a8%9b%e6%a8%82%e5%9c%88-%e8%84%ab%e4%b8%8b%e5%8f%a4%e8%a3%9d%e5%8d%b8%e4%ba%86%e5%a6%9d-%e5%a5%b9%e6%98%af%e6%a9%ab%e5%ba%97%e8%a1%97%e9%a0%ad%e8%b3%a3%e7%83%a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