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敏 翟山鷹 柬埔寨小6 彼時 網紅 此時 惡人

文 | 趙二把刀

當下的內容消費主流,是網紅,是直播,更是短視頻的“星辰大海” ,但對普通人而言,除了娛樂消費之外,也是製造各種“陷阱”和“坑”的“惡人們”無處不在的年頭。

在武俠小說大師古龍的《絕代雙驕》一書中,曾經提到一個令江湖中人聞之色變的地方——惡人谷,看過這部作品的朋友們可能對“惡人們”有所認知,這些惡人們有的是真惡人,有的是偽惡人,也有真正的“俠客”——在互聯網的某一個角落,也不可避免有一些被網友們認為的“惡人”存在,他們雖然沒有“違法”,但行為或商業上的瑕疵,仍然讓他們處於輿論的漩渦。

讀娛君就針對近期比較熱點的幾位網絡“惡人”,來談一談普通人在短視頻娛樂的時候,應該注意避開哪些雷區。

賺大學生錢後,又要賺寶媽們的錢?羅敏的原罪和他“缺失”的商業道德

跑到東方甄選的直播間給董老師刷嘉年華想要蹭粉的趣店羅老闆肯定想不到,會因此被網友們扒了個底朝天,順帶影響了其無數次轉型之後盯上的預製菜的“大生意”。

在沒去東方甄選直播間刷禮物之前,趣店羅老闆正在其直播生涯的巔峰時刻,就在拉黑事件的前幾天,羅敏的直播間還是人山人海,貨賣的如火如荼。據媒體報導,7月17日,羅敏在抖音賬號“趣店羅老闆”開啟“一分錢請吃酸菜魚”的直播中,19個小時的直播,累計有9098.6萬人觀看,這場直播的銷售額達到2.5億元的紀錄,羅敏的粉絲也從50萬上漲到485.8萬。

有人說,互聯網是有記憶的;但有時候,這個記憶會暫時缺失。

在拉黑事件之後,關於羅敏和校園貸開始被廣泛關注。在那個互聯網金融還以比較正面形像出現的年代,羅敏將創業的方向放在了校園貸這一消費貸領域,很快就成為這一領域的佼佼者:成立1年,其創辦的趣分期迎來多輪融資,僅僅兩年,其客戶群就超過千萬——2017年,更名為趣店的這家公司赴美上市,市值一度破百億。

雖然校園貸一度被視為互聯網金融領域相當有潛力的大市場,但校園貸引發的亂像是觸目驚心的——砍頭息、暴力催收、以貸還貸等,嚴重影響了大學生群體的正常消費行為。 2017年7月,銀監會發文要求網貸平台停止一切校園貸,監管環境的變化,讓趣店不得不向成人現金消費服務轉型,後來的上市操作也不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之後,羅敏帶著趣店開始各種轉型,從汽車金融到高端家政,從奢侈品電商到素質教育,趣店開始了不斷的轉型和嘗試。在這個過程中,羅敏開始接觸直播帶貨,並對外宣稱將進軍預製菜市場——並且在坊間傳聞投入2個億推廣其直播間,也就有了單場2個億的銷售額的後續。

後面的事兒就是所謂的拉黑事件,讓一度以為大眾遺忘其發家路的羅敏再次深陷輿論漩渦,也使得其直播間的業績一落千丈。幫其助陣的兩位明星賈乃亮和傅首爾也紛紛發表道歉聲明,表示將不會再和趣店合作,這讓羅老闆的此次轉型看起來前景並不那麼美好。

雖然羅老闆在發布會上宣稱,“趣店預製菜的用戶,可以免費加盟趣店預製菜實體店。這種免費加盟的實體門店,今年年內要達到1萬家,明年達到5萬家,到2024年達到20萬家。”但趣店的線下開店計劃看起來仍然可能是換了一個群體來割韭菜。

據介紹,趣店預製菜的招商目標群體是寶媽,羅敏在隨後的直播中呼籲寶媽們加入,並表示,寶媽們只要在小區附近幾百米開一家預製菜門店,每天只需要賣出50份菜,每月即可輕鬆賺大幾千的收入。此外,羅敏強調趣店不收取“加盟費”;但開店總是需要租金、人工等一系列成本的,對此羅敏表示“我們可以為創業夥伴提供一年期免息貸款”。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事實上,趣店本身開設的預製菜線下店的經營情況也不容樂觀,又如何指望這些沒有開店經驗的“寶媽們”能開好一家店?

需要指出的是,部分對預製菜的負面評價,也隨著羅敏被拉黑廣泛流傳。客觀來說,預製菜市場早已存在,不僅是生活節奏的問題,更是商家經營場所改變(如集中商場等)以及控製成本造成的,趣店進入這一領域可以說是正常商業選擇,但將目標群體定位為寶媽,以及要給寶媽開店提供貸款? !這看似不理性的商業決策背後,必然隱藏著不為外人道的商業秘密。這,或許就是這一輪羅敏“黑化”的緣由。

賺錢的生意,不一定會被外人所頌揚;但好生意,一定是有商業道德的。羅老闆,榮登7月網紅榜和網絡惡人榜,名副其實,想要做點小生意開個小店的寶媽們,投資開店一定要謹慎。

行踪飄忽的柬埔寨小6撲朔迷離的東南亞網絡詐騙真相

“柬埔寨小6”是一位旅居柬埔寨的短視頻網紅,最初在被稱為東南亞罪惡之城的“西港”拍視頻,之後在金邊搞直播,算是柬埔寨華人圈小有名氣的主播。

在柬埔寨屢屢被爆發生針對國人的詐騙事件之後,柬埔寨小6也被很多網友指責為涉嫌詐騙,並指出其身份是某博彩集團的工作人員,和其他數位柬埔寨當地網紅是“一夥”的,通過展示其在金邊和西港的炫富生活,吸引國人前往柬埔寨“追逐財富”。

如果說一開始柬埔寨小6還在某個小範圍裡小有名氣,那麼和反詐老陳連線之後,柬埔寨小6開始出圈,被更多的人知道。在反詐老陳還是反詐老陳的時候,曾和柬埔寨小6連麥,並指出其涉嫌網絡詐騙的事實——使其成為那段時間的焦點網紅,之後爆發的“血奴”等事件,更是讓柬埔寨小6等柬埔寨網紅們成為網友口誅筆伐的“惡人”。

2022年初,有江蘇籍男子在網絡求職平台被誘騙到柬埔寨成為“血奴”,引發網絡嘩然。這位男子在某網絡招聘平台,被介紹高薪工作,但沒想到竟然流落到西港,“他先是被賣到了鼎盛集團參與詐騙,將他以18500美元的價格賣給了另一家詐騙公司。由於他堅持拒絕參與詐騙,前後被多種手段報復。但詐騙公司很快發現他身上發現另一個生財之道,他被檢測出來是Rh陰性O型血,即熊貓血。這種稀缺的血型讓詐騙公司看到了新的機會。從進入這家公司第7天開始,開始被抽血。每隔一個半月就被‘園區’帶來的‘醫生’抽取3個輸液瓶那麼多的血,大約1500毫升,共被抽血7次。”

之後,其藉機逃出,並對外說出自己的遭遇;但之後柬埔寨警方公佈的調查結果認為其是“編造”的,而當事人在清醒後回應說,各大媒體報導中都參雜了一部分的誇大行為。

真真假假,是是非非,確實讓在國內安全環境下的網友們很難體會,只是柬埔寨詐騙成風的印像也由此在很多網友腦海裡形成。針對越來越多受害者的出現,官方也給出了相關警示:

柬埔寨小6、緬甸人李賽高、果敢的夢涵、緬北網紅佳潤等一波之前在國內短視頻平台掘金的網紅們,也都被指涉嫌詐騙,確實,他們拍攝內容雖然各有差異,但都是“炫富、炫幸福以及高收入高消費”的套路,也的確有誘人去緬甸和柬埔寨的嫌疑。

面對指責和爭議,柬埔寨小6選擇回國自證,之後就是圍繞其是否回國等產生了一系列登上熱搜的話題。但截至日前,結果讓人出乎意料,老陳已經成為網紅,被指責為詐騙的柬埔寨小6的短視頻賬號仍然保持著更新——撲朔迷離。不過對國內的網友們而言,面對對能力要求不高,同時又工作輕鬆且高薪的工作,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都需要保持警惕。天上不可能掉餡餅,掉下來的也是磚頭。

炫富,不是短視頻和直播時代專利,但短視頻直播上的炫富更直觀也更有衝擊力,看的多了,自然會使得部分普通人沉迷於部分網紅製造出的“暴富”幻想。可實際上,炫富從來都是那些網紅的目的,首先是為了吸粉和流量,之後就是商業上的收穫,正規的就是帶貨打賞,不正規的可能就是引你走上不歸路。

截至日前,這些短視頻網紅們的賬號多數正常,柬埔寨小6粉絲有87.3萬,賬號保持正常更新;佳潤粉絲有45萬,保持更新;唱歌的李賽高粉絲有183.8萬,賬號顯示為存在爭議,暫停更新……所以,究竟他們和博彩集團以及詐騙集團有沒有直接關聯,尚需驗證。不過當你劃到他們的視頻或直播的時候,確實需要保持一絲警惕。

跑路並驕傲著的跑路理財大師投資理財風險高,普通人要擦亮眼睛

購置房產以及投資理財,是普通人最大的支出,這些面對普通家庭的金融理財,是一個盛產“大師”的熱土,同時,也是一個“大師”最容易翻車的領域。近期,有一位成功跑路的“大師”就開始“得瑟”了。

跑路到美國的“理財大師”翟山鷹發了則視頻,其中提到,“我只是騙,又不是搶,並沒有強制你買什麼,大家都是自願的。”我是沒有聽說過特別蠢的人能騙到有智慧的人,都是有智慧的人去騙蠢人。 ”“你就是比我蠢,我不騙你騙誰? ”“甭管我這錢是怎麼賺的,我是有點賺錢的本事的。 ”

這對很多被欺騙的投資者而言,可以說是傷害極大,侮辱極高。

在做“大師”之前,翟山鷹的履歷也算光鮮,據媒體報導,其曾經在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建銀國際(控股)等國企任職,這也是其被認為神通廣大的重要原因之一。據了解,其在2014年開始開設網絡賬號,轉型做“導師”,其視頻內容一度廣泛流行,被認為是“金融界的良心”。讓人倍感諷刺的是,在網上翟山鷹流傳最廣的內容是關於如何預防金融詐騙的,他還寫過一本《金融防騙33天》的書,因此曾被粉絲們稱為“唯一敢說真話、神一樣的男人”。

靠著所謂“說真話”,翟山鷹吸引了很多網友的關注,開始成為其付費群或付費課程的用戶,並推銷一些積分和數字貨幣之類的項目。 2021年,其涉嫌金融詐騙被立案,據媒體報導,“翟山鷹和他的合夥人眼看形勢不對,紛紛選擇了跑路。翟山鷹先從北京逃到迪拜,然後就不知所踪了。聽說2018年的時候,他的家人就全部移民到了加拿大,其實他早就做好了跑路的準備。12月份,因為拖欠物業費和員工工資,普華集團位於北京的總部被查,目前已經人去樓空,所有人員失聯了。”

據統計,跑路之前,翟山鷹的微博粉絲數達到603.9萬,抖音粉絲數108.2萬,全網粗略統計擁有上千萬粉絲。

在翟山鷹之前,也有一位看起來金光閃閃的金融大v黃生也被抓,涉案金額更是高達6億。

黃生是財經領域最有影響力的自媒體之一。在新榜發布的2021年7月12日微信公眾號影響力排行榜中,其微信公眾號“黃生看金融”仍在財富類中排名第15,頭條閱讀數10萬+。其微博“黃生看金融”,粉絲數高達324萬。

黃生左手自媒體,右手網絡理財,也一度風生水起。自媒體領域,其撰寫的文章極能煽動讀者情緒,文章標題十分驚悚:末日崩盤、血流成河、驚天真相、喪心病狂、危急時刻、毫無底線、緊急狀態、全球淪陷……都是常見詞彙;網絡理財方面,黃生的P2P平台喜投網,就建立在粉絲群上,2014年以來黃生就在個人微博上刷屏推廣喜投網。僅僅不到一年時間,2015年喜投網累計成交量就已經突破11億元。

其實,金融理財假大師橫行,也是歷來有之,報紙上的財經評論人,電視台財經欄目的財經專家,不乏有類似行為的“惡人”。只是短視頻時代,將自己包裝成大師的理財自媒體越來越氾濫和套路化——如果說類似黃和翟這種高段位的“大師”,那麼短視頻裡的中低段位的大師,對於普通人的傷害可能會更大。

在金融、房產等領域,存在著一批包裝的大師以及教父教母,他們拍攝視頻的背景類似,都是有書架或者看起來高大上的辦公室,說著明顯經過包裝的話術,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你信任TA,為微信群或付費課程引流……

互聯網和短視頻擴大了普通網民的信息量,但如何在海量的信息中辨別真偽也就更難。近年來,國際經濟形勢變化難測,越來越多的普通投資者也就有了“病急亂投醫”的衝動,也就給了這些金融理財領域的惡人們可乘之機——所以,擦亮眼睛吧,教你用一萬賺十萬,十萬賺百萬的,不是傻子就是騙子。

小結:這個時代,網紅遍地走,多數都是分享記錄以及賺點錢,“網絡惡人”雖然有但絕不可能成為主流。

除了那些紛紛繞繞的大事件之外,近日,很多人被“二舅”刷屏並感動,感動的同時,也有很多人給作者“衣戈猜想”建議,讓二舅做直播……就好像曾經的拉麵哥、氣球哥等突然爆紅的遭遇一樣,如果“二舅”一旦走上簽約網紅之路,迎接他的不僅會是感動和打賞,更有可能是商業上的坑和外界撲面而來的質疑。好在,“衣戈猜想”的認知是清醒的,把二舅和姥姥接出了山村,否則,那些蹭熱點蹭流量的所謂“網紅”定會扎堆本來安靜的村落,或拍攝或直播,將給之前偏居一隅的村子帶來多大的衝擊和改變。

不過從部分網友提出讓二舅做直播可以看到,短視頻和直播已經是當前最主流的行為。的確,經濟下行壓力巨大,更多的人將時間和精力投注到短視頻之中,曾被認為增長或停滯的短視頻,在用戶市場的攻城略地並沒有減慢步伐。知名第三方數據機構QuestMobile在近期發布的《2022中國移動互聯網半年大報告》中就提到,“短視頻用戶總時長佔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使用總時長佔比的近三成,各行業應用也在加強短視頻內容版塊的構建,直播模式成為各行業基於內容場景進行服務打通的主要方式”。

持續增長的用戶使用時長和居高不下的龐大活躍用戶群,以及疫情的反复,也使得越來越多的行業將目光投注到短視頻領域。往好了看,使得短視頻的商業模式更加的豐富也有著更多的可塑性;往不好的說,雖然各平台在內容審核的力度空前,但“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不可避免的出現魚龍混雜、參差不齊的複雜局面,對於網友們而言,確實需要提高鑑別能力,才能夠守住本心,不被當成韭菜給割了。

最後,還是那句老話,天上不會掉餡餅,如果真的掉了餡餅,跟著來的一定是陷阱。

*原創文章,轉載需註明出處

原创文章,作者:讀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7%be%85%e6%95%8f-%e7%bf%9f%e5%b1%b1%e9%b7%b9-%e6%9f%ac%e5%9f%94%e5%af%a8%e5%b0%8f6-%e5%bd%bc%e6%99%82-%e7%b6%b2%e7%b4%85-%e6%ad%a4%e6%99%82-%e6%83%a1%e4%ba%b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