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曝光 是誰逼走了25歲國民公主崔雪莉 韓國娛樂圈有多亂

點擊此處可觀看完整視頻

2019年10月14日,韓國媒體發布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有“國民小公主”之稱的韓國人氣女明星崔雪莉,

被發現在其京畿道的家中自盡身亡,結束了25歲的短暫生命。

25歲本應該是花一樣的年華,可她為何會選擇輕生呢?

今天咱們就來复盤究竟是什麼逼死了宅男女神崔雪莉。

2019年10月13日下午6點半,崔雪莉和她的經紀人最後一次通話,

此後雪莉的經紀人就再也聯繫不上她了。

第二天下午經紀人去雪莉的住處,發現她已經在家中身亡。

和韓國其他自盡的藝人如出一轍,死亡都是被經紀人最先發現的。

接到報案的警方迅速趕往現場,據警方透露,當時雪莉依然吊在二樓的房間之中。

現場並沒有發現遺書,也沒有發現他殺人的痕跡。

在事發的前一天還有網友偶遇雪莉在街頭工作,

當時的她依然和身邊的人有說有笑,

只是沒想到這成為了雪莉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是什麼讓“人間水蜜桃”雪莉認為25歲,她的人生就走到了盡頭呢?

● 人間水蜜桃

崔雪莉,原名崔真理,1994年3月29日,出生於韓國釜山。

據說,真理這個名字源自於紅極一時的亞洲女神崔真實。

雪莉的父母當時希望女兒能像崔真實一樣,在今後的人生中大放異彩。

可現實就是如此諷刺:2008年10月2日,崔真實自殺身亡。

2019年10月14日,崔雪莉自殺身亡。

從小雪莉便出落的亭亭玉立,膚白貌美。

不誇張地說,她是從小美到大的,顏值從來沒崩過。

雪莉的上面還有兩個哥哥。 7歲那年,雪莉的父母分開了。

媽媽帶著攢下的幾萬韓元回到娘家,一邊撫養三個孩子,一邊外出打工。

生活艱難,雪莉卻給了媽媽希望。

身邊所有見過雪莉的人都在誇她漂亮,“漂亮”幾乎成了雪莉的修飾語。

2005年,雪莉在父母的支持下,參加了SM韓國少年選拔大會,

得到了青少年組外貌組大賞。

隨後,年僅11歲的雪莉簽約進入了SM公司培訓,成為了一名練習生。

SM是一家大型藝人企劃和經紀公司,不論是規模、實力、知名度、

和影響力在韓國都是首屈一指的,曾培養出H.O.T、東方神起、Super Junior、

少女時代等著名韓流組合。一進入公司,雪莉就被SM當做掌上明珠一般捧著。

同年9月,雪莉參演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戲《薯童謠》,在劇中飾演童年時期的善花公主。

在公司10週年慶典時,雪莉被選為優秀練習生代表參加了典禮。

她站在公司創始人李秀滿、H.O.T的成員安七炫以及東方神起的隊長鄭允浩的中間,

由位於C位的她吹蠟燭。說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也不為過。

然而,做練習生的日子十分辛苦。因為長得白,上鏡更容易顯胖,

公司對她的體重要求十分嚴格。

有一次她回家,怯生生地對媽媽說:“今天有一個姐姐,因為長胖被罵得很慘。 ”

雪莉幾個月才能見媽媽一次,每次分離時,都哭成個淚人,說完“媽媽慢走”,

又會問“媽媽你什麼時候還會來? ” 孤單的晚上,她就抱著媽媽送的布偶入睡。

不過付出總是會有回報的,2009年, 15歲的雪莉加入了韓國女團組合f(x),

以歌手身份正式出道。組合中除了她還有宋茜、劉逸雲、朴善憐和鄭秀晶。

此後,雪莉迎來了自己的黃金時代。2012年,雪莉主演了愛情偶像劇《緻美麗的你》,

並憑藉這部電視劇拿到了SBS演技大賞最佳新人獎。

劇中雪莉一個人洗澡玩頭髮的畫面還被製作成了廣為流傳的表情包。

雪莉長相甜美卻沒有攻擊性,五官看似寡淡卻很耐看。

笑起來的時候,更是讓人沒有抵抗力。

清新可人的她,被粉絲們稱為“人間水蜜桃”。

照這樣下去,她原本可以順風順水,事業一路高歌猛進。

可2014年,他的演藝生涯出現了拐點。

● 致命的網暴

2014年,f(x)帶著新專輯《Red Light》強勢席捲韓國樂壇。

主打曲的意思為紅燈,表示在適當的時候按下暫停鍵,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

可是就在團隊努力為專輯宣傳期間,雪莉亮起了紅燈。

2014年8月,她被狗仔拍到深夜和一名男子約會,

此人正是比雪莉大14歲的歌手崔子。

後來又被指責頻頻缺席宣傳活動,即使是出席活動,也是全程黑臉,無心配合。

韓國的經紀公司早就有了一套流水線式的造星機制,

其中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就是禁止戀愛。

因為造星實際上就是給粉絲造夢,藝人保持單身才能夠讓粉絲有更大的想像空間。

近些年來,明星結婚生子大家都覺得越來越正常了,可是幾年前,

不少明星身邊時不時就會跳出來一些不理智的粉絲。

前有成龍粉絲得知成龍婚訊而尋短見,後有楊麗娟為見劉德華搞得家破人亡。

還有韓國男星金鐘鉉和韓國女星申世景公佈戀愛關係時,遭受了空前的輿論暴力。

受“粉圈文化”的洗腦、信奉“偶像不得戀愛”的眾多粉絲們整整8個月對金鐘鉉和申世景進行了瘋狂的圍堵、譴責和辱罵。

金鐘鉉被迫在機場當著眾多粉絲的面公開道歉,但依然沒有得到諒解。

兩人最終因為巨大的壓力而分手,金鐘鉉也因患上了抑鬱症,於2017年自殺身亡。

所以韓國經紀公司遇到自家藝人被狗仔拍到的情況,第一時間所作的就是站出來闢謠。

可是這次雪莉的情況有所不同,她居然頂著輿論和公司的壓力自己主動承認了戀情。

2015年8月,SM公司宣布雪莉退出fx組合。

有人說雪莉是被公司雪藏了,也有人說公司是想讓雪莉專業演藝事業。

不過不管怎麼樣,從那以後,雪莉的整個畫風就變了,她開始完全地放飛自我了。

她時不時地在IG上PO出一些性感照片,讓人浮想聯翩。

和據說有戀童癖的攝影師合作拍攝了這組照片。與男友崔子大尺度秀恩愛。

更是有網友發現雪莉曬出的一些照片中沒有穿內衣。

雖然在一檔節目中,雪莉曾經解釋過自己不穿內衣的原因。

她說她覺得內衣裡的鋼圈有害健康,穿戴不好會引起消化不良,

不穿內衣很舒服,而且她覺得這樣很自然,很有魅力。

當主持人追問到,為什麼把不穿內衣的照片放到網絡上時,

她說,很多女生遇到這種情況都會因為在乎他人的眼光,而不敢堅持自己想做的。

她把照片放上社交媒體是希望能夠起帶頭作用,讓大家放寬心態,

不再對這件事有偏見,打破固有的思維。

雖然雪莉的話引起了一些女性網友的共鳴,但是韓國依然是一個保守的父權社會,

女性的形象就應該是中規中矩,雪莉的特立獨行很快引起了鋪天蓋地的謾罵。

即使是有少數的粉絲為雪莉發聲,說喜歡她的真性情,

這些聲音也很快淹沒在黑粉大軍當中。

因為壓力過大,雪莉一度經常出現腹痛,去醫院查遍了所有的科室,

也沒有找到原因,醫生說,現在只剩下婦產科沒有查了,

既然來了,要不就查一下吧。雪莉就同意了。

醫院中的一位護士拍下了雪莉進入婦產科的照片。

結果第二天“雪莉意外懷孕,雪莉去做人流,雪莉宮外孕”等不實流言

就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2017年,雪莉和當紅男星金秀賢主演的電影《real》在韓國上映。

影片最大的賣點之一就是雪莉和金秀賢在劇中為藝獻身,全裸出境。

人們一面享受著雪莉的美貌,另一面又在辱罵她是個蕩婦。

2017年3月,雪莉和男友崔子的感情走到了盡頭。

後來她在真人秀節目《真理商店》中曾經這樣評價這段感情,

她說:過去最親密的朋友離開了我,那時我就崩潰了。

從那時起我變得沒有安全感,我不再對任何人敞開心扉。

節目中雪莉還提到了她當初退出f(x)的原因。

她說我從小就開始工作,背負著巨大的壓力,做著別人讓我做的事。

但是從某個瞬間我開始覺悟了,我為什麼要做這些呢?

那些衣服也許並不適合我。

雪莉說他看不到未來,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總是感覺很累,

沒有人可以傾訴,好像世上只有她自己,孤零零的感覺。

然而,就是這一番敞開心扉的話,卻被網友罵,說她是在賣慘。

幾乎所有人都站在了雪莉的對立面,說演員都是辛苦的,大家都有壓力,只有你會說出來。

雪莉的朋友說,那段時間,雪莉總是一言不發,和她在一起時都能感覺到,氣氛低到可怕。

早在2016年,雪莉就曾經在凌晨因為“手腕受傷”被送到首爾大學醫院急診室。

此後雪莉的照片中,就經常可以看到手腕處的傷痕,

可人們在意的依然只是她今天有沒有穿內衣。

雪莉去世後,他的前男友崔子說出,早在他們交往期間,雪莉就已經患有抑鬱症,

曾經割腕輕生,當時是崔子緊急將她送往醫院,挽回雪莉一命。

可對於一個企圖自殺的人,更重要的是對她的心靈進行救贖。

2017年,雪莉在IG上發布了一段烤鯰魚的視頻,並配音說“救救我吧”。

這段視頻也很快引起了大量網友的反感與指責,有人索性直接說,雪莉瘋了。

沒有人在意這些詭異的行為是否代表著巨大的痛苦,

很少有人關心,她為什麼會這樣,人們只在意,她怎麼可以這樣。

雪莉不管做什麼總有黑粉出來詆毀她。

2018年7月6日,在一次直播中,網友評論說,雪莉蠢,

雪莉無奈的笑著說,這種評論該讓我說什麼呢?好吧,我是蠢。

2019年1月1日,雪莉和朋友們一起聚餐跨年,因為想要懸掛裝飾物,

又一時找不到墊腳的椅子或者梯子,雪莉的一位男性朋友就舉起了她。

這張照片被雪莉發到了IG之後,有網友毫不客氣的說,精神不正常。

還有人指責雪莉,就是因為你,你的朋友們才被罵的。

更有人人身攻擊說,這肯定是嗑藥了。

另外,還有一段雪莉生吃奶油的視頻,曾經也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視頻中,雪莉手拿奶油瓶,一邊望著鏡頭一邊將奶油擠進嘴裡,

並附文說道“現在去跑行程吧”。

視頻一出,鍵盤俠們表示這視頻帶有明顯的性暗示,雪莉太不自重了,畫風越來越污了。

要是父母看到了這段視頻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呢?

可殊不知那段時間,外國正流行生吃奶油,別人做就可以,雪莉做就是不自重 。

一張普普通通的向日葵合照,大家關注的卻是沒有系上的牛仔褲拉鍊。

面對鏡頭,雪莉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道,也請大家多疼愛我一些吧,

為什麼唯獨對我帶著有色眼鏡呢?真的很難過。

去世前不久,雪莉和朋友在外聚餐時,在IG上玩起了直播,

鄰桌的一位男性一直在偷拍雪莉,後來乾脆明目張膽的來到了雪莉身邊。

和一般人遭到偷拍一腳踹過去的反應不同,雪莉當場抱頭,嚇到蜷縮到桌子底下,朋友趕忙關掉攝像機。

不難看出,雪莉此時已極度脆弱,沒有安全感,可這條視頻下面的評論依然全是,

“她又作什麼妖呢?” 觀眾只想吃瓜,媒體只要流量。

偏偏雪莉又是熱搜包年的體質,歲歲便便一張照片,八卦小報就能變出一個故事。

韓國SBS電視台對雪莉去世前6個月的相關新聞報導數量做了統計,

其中每日經濟報149篇,韓國經濟報144篇,首爾經濟報83篇,

大部分內容都是無中生有,捕風捉影。而且報刊與報刊之間相互抄襲。

一位網絡新聞寫手爆料說,他們每個月需要完成的新聞報導數量驚人,

高達2500篇,按照一個月工作25天來計算的話,每天就要寫出100篇報導。

每一篇都去認真取材,做調研是不可能的。

而與明星有關的八卦是最容易寫,點擊量又最高的,流量就代表著金錢。

就這樣,雪莉在人們的注視中慢慢走向死亡。

雪莉去世後,韓國그것이 알고 싶다《想知道真相》劇組

找到並且採訪了一些曾經惡意攻擊雪莉的網民。

一位女性網友大言不慚的說道,我的評論是100週之前的事了,

如果是雪莉去世前10週,我寫了這些評論的話,我現在願意道歉,

可現在你們拿著100週之前的評論來說事兒,是想怎麼樣呢?

還有一位曾經在IG上問候雪莉乳溝的黑粉,當被劇組工作人員找到時,

居然說雪莉雖然是女生,但我覺得比一般男生的內心還要強大,

這種評論對於她來說應該不算什麼。

真正的惡性酸言應該是詛咒她去死吧之類的,我有沒有這樣說。

當工作人員說,這種類似問候乳溝的評論算是性騷擾時,

這位黑粉說,我只是開個玩笑。

再說了藝人明星不是只會得到關心和喜愛的,對於惡性評論也要有承受能力,

所以明星才能賺那麼多錢,開好的車,穿好的衣服,不是嗎?

最誇張的是,一位韓國youtuber在雪莉去世後上傳了一支「我是雪莉男友的」影片,

並且在影片中痛哭流涕地對雪莉喊話說,

「一路走好,我會每天想你的,在那邊也要幸福知道嗎?」

影片發布後受到了大量的指責,很多人怒罵他,都這個時候了還蹭流量詆毀雪莉。

當《想知道真相》劇組找到這位youtuber時,

他說只是想以一種不同的方式來悼念雪莉,

而且他不認為雪莉的死和網上的惡評有關,

如果因為一點惡評就哭哭唧唧,一開始就不應該去做藝人。

這起그것이 알고 싶다播出之後,

黑粉和鍵盤俠們一點都沒有反省的態度在韓國激起了民憤。

9名韓國議員發起提案,表示應該引入禁止惡意留言和網絡實名制的法律法規,

並有意將該法案命名為“雪莉法”。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雪崩來臨之際,

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當然,也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

不過,除了網絡暴力之外,很多人堅信雪莉之死與韓國財閥的隻手遮天脫不了關係。

早在2017年,雪莉淪為財閥玩物的傳言就悄然而起。

甚至又網友當時預言說,三年之內,雪莉要么結婚隱退,要么自盡。

沒想到真的讓他一語成讖。

● 被玩弄的人生

雪莉在IG上有一個小號,ID是be_my_panties。

雪莉的主賬號只關注了這一個小號,這個小號也只關注了雪莉的主賬號。

小號中發布的圖片全部都是雪莉的親筆劃。

很多人試圖通過解讀這些畫作背後的含義,來推測雪莉去世前的心理狀態。

先從這組最早上傳的6張內褲圖片開始說起,

它們的上傳時間是2017年9月13日到10月13日,跨度為一個月。

畫作線條細膩,細節豐富,推測她作畫時應該是有實物可以參考的。

而且從畫的角度來看,這6幅畫都像是女性坐著低頭看自己下半身的視角,

也可以是躺平蜷起雙腿看自己的視角,但不管是什麼視角,

這都應該是以她自己為參考的。每幅畫中,內褲的花紋都有所不同。

這讓我想到了張紫妍死後留下的日記中寫著:每當換上新衣服的日子,

就是不得不去接客的日子,就連自己父母的忌日都不例外。

另外,值得玩味的一點是,前兩幅內褲畫的腿上出現了髒髒的痕跡,但後4幅卻沒有。

說明這些臟痕可能蘊含了特殊的含義,可能是淤青,暗指自己遭遇了某方面的暴力。

在6張內褲畫的中間,夾雜了一張男女體位圖,顯然經過了精心的設計,

深紅和深藍的背景,反映了作畫時的心境是悲傷和沈重的。

女性頭部被迫上揚,手被困住,男性用一隻手勒住了女性的脖子。

這幅畫代表什麼不言而喻。

還有這幅蜷腿抱坐的女性,很多人認為是雪莉的自畫像,紅色的線條和填色,

再加上哭泣的樣子,應該是她對自己遭遇血淋淋的寫照。

2017年11月9日上傳的這幅白色棉花的畫作,右側的四朵開的茂盛,

左邊的一朵蛀蟲已經爬滿花莖,還沒有開放花朵就已經枯萎,右下角是雪莉的署名。

有人說右邊的四朵花象徵著f(x)組合的其他四個隊友,左邊是雪莉自己。

還有人說,左邊的花枝上還有綠葉,依然代表著新生和希望。

2017年2月初,雪莉還曬出過一張斷手斷腳的芭比娃娃的照片,

雖然並不血腥,但依然讓很多人感到詭異又恐怖。

以上分析全部都來自於網絡,不排除一些過度解讀的部分。

但是站在創作的角度,作畫人在創作過程中一般都會融入一些自己的經歷和思考。

所畫的東西雖然未必親眼所見,但絕對不是憑空產生的,在現實中必定有啟迪的原型,

尤其是寫實類畫作。

這些畫雖然不能直接證明雪莉曾經受到過非人的虐待,但無疑的一點是,

從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她作畫當時消極和無助的心態。

據不完全統計,十幾年間,韓國自殺的藝人高達30多名。

2009年3月7日,張紫妍在家中自縊身亡,起初人們以為她就是單純的抑鬱症發作。

直到2011年,她長達200多頁的遺書被公之於眾,

人們這才知道她生前承受了多少常人無法承受之痛。

然而,張紫妍用血與淚寫下的遺書最終還是被認定為偽造,

她所紕漏的31位大佬毫髮無傷,甚至根本沒有被韓國警方傳喚。

財閥在韓國的勢力究竟有多大,從一張GDP佔比圖就可以看出。

2011年,前5大財閥,三星、現代、SK、LG、樂天,佔據韓國全國GDP的55%以上。

前20大財閥擁有全韓國85%的財富。這還是2011年的數據,如今有增無減。

說韓國是一個被財閥綁架的國家都毫不誇張。

反財閥的人,要么被解僱,要么落魄一生,再難找到像樣的工作。

2014年的堅果門事件就是一個例子。

2014年底,韓進集團的大小姐趙顯娥乘坐自家航空公司大韓航空的飛機,

從美國紐約飛往韓國首爾。飛機起飛前,空姐照例為頭等艙的客人送上了堅果小吃。

可是趙顯娥卻因為空姐沒有把堅果拆開來放在盤子里大發雷霆。

儘管空姐已經解釋說,是因為此前有乘客對堅果過敏,公司才更改了規定,

由乘客自行打開堅果的包裝袋,可趙顯娥還是要求空姐和當天的乘務長下跪道歉。

甚至要求機長把飛機掉頭,開回航站樓,讓空姐和乘務長立刻滾下下飛機。

趙大小姐完全不顧飛機上的數百名乘客,也不管艙門是不是早已關閉,

哪怕美國塔台說了飛機已經可以起飛了,只要她不想看到誰,誰就必須從她眼前立刻消失。

此事傳開後,趙顯娥因為涉嫌違反航空安全法,而被警方調查,

但最終只被判處了有期徒刑10個月,緩刑2年,並當庭釋放。

反觀那位曾經下跪道歉的乘務長,如今還在航站樓掃廁所。

2019年2月,“勝利門事件”爆發。

韓國歌手,當時BigBang成員之一的李勝利,

利用Burning Sun夜店專門對上層人士,進行特殊招待。

不斷地向政、商、法三界大佬輸送年輕女孩,其中包括多名娛樂圈女明星。

他利用自己的頭銜和名氣,成為了韓國“第一皮條客”。

事件被爆出後,韓國60萬人請願,要求延長張紫妍案件的申訴期。

3月1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聽取了法務部長和安全部長

有關“勝利門”和“張紫妍自殺”的相關報告後,說道,就算堵上命運也要徹查真相。

是多麼龐大的勢力,需要一個國家的最高領袖,堵上命運去徹查,簡直是悲哀又諷刺。

不出所料,案件的調查過程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韓國警方負責抓人,司法機關負責審判。

5月14日,首爾中央法院做出不批准逮捕李勝利的決定,李勝利被無罪釋放。

走出法院的李勝利,帶著勝利的微笑。這也讓文在寅明白,要動財閥,先動司法。

文在寅決定任命自己的心腹大將曹國為法務部長,主導韓國的司法體系改革。

曹國,1965年出生,與文在寅和盧武鉉一樣,以前是人權律師,

一生與權貴勢力做鬥爭,專門替弱者發生。

如果說盧武鉉是帶領文在寅前進的老大哥的話,那麼文在寅就是帶領曹國前進的伙伴。

對文在寅和盧武鉉的故事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回看我這起視頻,這裡就不贅述了。

文在寅的這一舉動無疑是動了韓國特權階級的蛋糕。

很快他們便拿出當年對付盧武鉉的那套,用在了曹國身上。

曹國作為一貫抨擊權貴的代表人物,自身自然十分廉潔,可還是那句話,

你乾淨,你能保證身邊的人也都乾乾淨淨嗎?

曹國的女兒就讀於高麗大學,但被發現,考試不及格留級還能拿到獎學金。

曹國的老婆曾經出資10億韓元給曹國的表弟去搞了一個私募基金。

該基金涉足不同行業的投資,有大量財產來歷不明。

這些事情一件件被扒出後,在媒體的添油加醋,推波助瀾下,

曹國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9月9日,曹國上任“法務部長”,啟動司法改革。

35天后10月14日,曹國宣布辭職。同一天,雪莉被發現在家中自縊身亡。

雪莉去世後,她生前的好姐妹具荷拉,開了直播悼念雪莉,對著攝像頭痛苦不已。

當時具荷拉身在日本,她說“姐姐沒能回去看你,真的對不起,

我會帶著你的那份,努力地活下去。”可具荷拉便食言了。

在雪莉去世一個月零十天后,

2019年11月24,她在ins上發了一張自拍,向粉絲們說道“晚安”,然後離開了人間。

曹國辭職當天,雪莉沒了。曹國問詢第二天,具荷拉沒了。

這一切難道都只是巧合嗎?真相也許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如今回看雪莉生前的種種所謂的怪異行為,鰻魚也好,芭比娃娃也罷,

就好像是站在懸崖邊上的她,發出的精神混沌的求救聲。

她向外界呼喊著,我好像壞掉了,有沒有人能來幫幫我。

只可惜,當時沒有人聽得懂,又或者沒有人在乎。

更讓人覺得唏噓諷刺的是,當她的生命戛然而止時,所有人似乎都開始愛她了。

具荷拉曾經在IG上說過這樣一番話:一句話能殺人,也能救人。

如果知道話語的重量,是否該好好反思,好好想想自己要說出的話呢?

很累也要假裝不累,很痛也要假裝不痛。就這樣一直忍受著活著,

外表看起來完好無損,內心早已破碎不堪。

韓國流水線式的造星模式,每一個藝人對於公司來說,都是一件商品。

瑕疵品丟掉就好,精品也無需珍惜,不過都是盈利的工具。

重重壓力之下,韓國藝人的自殺詛咒終將是個無解題。

請不要在一個人死後,在對她好,因為她永遠也感受不到了。

點擊此處可觀看完整視頻

原创文章,作者:腦洞烏托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7%9c%9f%e7%9b%b8%e6%9b%9d%e5%85%89-%e6%98%af%e8%aa%b0%e9%80%bc%e8%b5%b0%e4%ba%8625%e6%ad%b2%e5%9c%8b%e6%b0%91%e5%85%ac%e4%b8%bb%e5%b4%94%e9%9b%aa%e8%8e%89-%e9%9f%93%e5%9c%8b%e5%a8%9b%e6%a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