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的 消失 是娛樂圈的 悲哀 和損失

文 | 久午

編輯 | 孫大聖

濮存昕去哪了?

如今的娛樂圈,後起之秀層出不窮,一些老藝術家也時常活躍在熒幕上。

但回顧近些年的影視作品我們不難發現,濮存昕已經很少在大熒幕上出現了。

他參演的最近一部影視作品還是7年前的電視劇《領養》。

這7年來,濮存昕似乎“消失”了一般,關於他的新聞少之又少。

濮存昕為什麼“消失”了呢?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01.從小感情很好的弟弟突然去世,肩負起兩家的重擔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濮存昕日復一日磨練出演技的背後時常伴隨著磨難傷痛。

就在濮存昕的事業幾乎處於巔峰狀態時,家裡的一通電話像是一盆冷水迎頭潑了過來。

那天,濮存昕還在劇組拍戲,拍攝間隙接到了妻子打來的電話,聽著妻子催他回家的急促語氣,濮存昕甚至來不及思考直接趕回了家裡。

一路上心裡那種不祥的預感從未消失,雖然心裡有了一些準備,但回到家後得知是弟弟突然去世的消息,他仍難以接受。

面對如此噩耗,濮存昕悲痛欲絕,他萬萬沒想到從小善良,給了自己很多溫暖的弟弟會走得這麼早。

弟弟的突然離去實實在在帶給了他很大的打擊。

濮存昕自幼就與弟弟感情很好。

他1953年出生於北京,父親是當時任職於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著名導演、演員蘇民。

可能大家對於這個名字並不熟悉,但一定知道他的學生宋丹丹、徐帆、馮遠征等人。

而母親則是銀行的高管,工作也算不錯。

另外,濮存昕還上有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弟弟。

可能在外人看來,出生於這樣家庭的濮存昕就是個標準的星二代,從小在北京人藝劇院里長大的他理應生活無憂無慮。

但奈何上天愛開玩笑,剛出生沒兩年的他就因一場大病患上了小兒麻痺症,由於一隻腳肌肉萎縮,他變得走路一瘸一拐。

雖然家里人從那之後便帶他四處尋醫問藥,但直到上學時都沒能治好。

於是,上學後的濮存昕因為跛腳受到了同學們的孤立和嘲笑。

一些比較皮的孩子經常會跟在他身後邊大聲發笑邊誇張模仿他的走路姿勢,甚至因此給他起了一個難聽的外號“濮瘸子”。

面對同學們的嘲笑,濮存昕因跛腳跑不快,所以連追上去跟人打一架的機會都沒有。

每當這種時候小小的濮存昕都委屈得直掉眼淚。

但幸好那時的濮存昕還有一個願意陪伴他的弟弟,每當弟弟看到他被人嘲笑就會衝上去為他出頭。

弟弟平時也陪他一起上下學、一起玩耍,可以說他的整個童年都有弟弟陪伴的身影,也是弟弟用弱小的身體給了他異常珍貴的守護。

而且他腿疾的恢復也離不開弟弟的陪伴和幫助。

濮存昕小時候為了擺脫腿疾像個正常孩子一樣生活,他前前後後一共做了5次手術,在這期間他也一直堅持著做術後康復。

這個過程不僅痛苦,還非常消磨人的意志。

壓腿、拉伸、行走……濮存昕在這個過程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有時甚至動過放棄的念頭。

但弟弟濮存岩一直陪他復健給他鼓勵,也正是這樣的陪伴讓濮存昕一次次堅持了下來,終於在9歲時可以不靠拐杖站起來,還能慢慢地踢球、奔跑了。

面對如此珍貴的情誼,也就不難理解濮存昕在弟弟突然離世後的難過心痛了。

但是作為哥哥的他此時要面對的遠不止是難過這麼簡單,弟弟離世後全家人的心情都像是被覆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

因為接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父母心痛難忍,父親更是因為這樣的噩耗直接病倒在床。

一夕之間,濮存昕身上彷彿壓了一座大山,他要處理弟弟的後事,要照料生病在床的父親,要承擔起照料弟媳和侄子的任務,同時他還有妻子和孩子需要照顧。

面對如此重任,已經五十多歲的濮存昕經過慎重思考決定減少工作,承擔起家庭的責任。

02.以父親為榜樣走上演藝之路,成名路上亦磨難重重

其實,如今需要被濮存昕背在背上出門呼吸新鮮空氣的父親一直以來都是他的驕傲和榜樣。

幼年時,每逢在廣播中聽見父親講《紅岩》,他便會驕傲地跟人說這是自己爸爸講的。

後來,到了特殊年代,13歲的他才上了一年初中就被分配到黑龍江“上山下鄉”。

這一待就是四年。

剛到那裡的濮存昕種地、餵豬,什麼農活都要幹,後來又被調到宣傳隊表演樣板戲和京劇,這樣的經歷讓他重拾起了小時候學習藝術表演的夢想。

1973年,彼時有一波知青回城熱,濮存昕為了實現夢想,幹出一番事業也動了回城的念頭。

要知道,在當時想回城並不容易,很多人的申請都未被通過。

濮存昕在一番研究後發現:當演員是回城的唯一方法,這也剛好與他的夢想不謀而合。

從那以後他開始自己琢磨著提升表演能力,但是自學成才終究有難度。

他第一次參加文工團的面試就被刷下來了。

但他並沒放棄,經過自己的努力和父親的指導,濮存昕終於在24歲時成功回到北京。

回到北京不久,他趕上了空政話劇團招生。

他決定抓住機會,便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報考,沒成想一下子考上了。

意外進入空政話劇團的濮存昕從此開始了長達九年的跑龍套生涯。

因為沒有表演基礎,他要從最基礎學起。

面對他人的“不看好”他也絲毫不氣餒,在空政的這些年裡,他日復一日地磨煉自己的演技,認真觀察別人的表演技巧並取長補短,同時他也珍惜每一次的“跑龍套”機會。

在他看來,毫無基礎的他與別人有差距是正常的,只要自己加倍努力一定會把差距縮小。

1986年,經過9年磨煉的濮存昕因一次表演被藍天野相中,並在藍天野的提議下調去了一個熟悉的地方——北京人民藝術劇院。

雖然這時候他的演技還算可以,但是面對人藝眾多專業演員就顯得不太夠看了。

但是藍天野仍力排眾議給了他一個機會,讓他在自己籌備的新話劇《秦皇父子》裡扮演扶蘇一角。

這時濮存昕已經33歲了,他終於拋開過去種種,迎來了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舞台。

在這次的排練中,藍天野對他十分嚴格,但凡表演上有錯誤藍老總是毫不含糊地指出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嚴格要求,濮存昕的成長飛速,演技也遠超從前。

1991年,在人藝的舞台上經歷了一場又一場演出的濮存昕迎來了他演藝路上的另一個轉折——出演話劇《李白》。

38歲的他首次和父親蘇民合作,雖然演技已經慢慢磨煉得不錯了,但他還是不敢有一絲馬虎。

為了研究透李白這個角色,他認真研讀劇本、查看資料,甚至連吃飯睡覺也將自己帶入到李白的身份。

經過這番努力,他終於在表演當天將李白栩栩如生地呈現在了觀眾面前。

從他的表演裡,人們彷彿穿越時空見到了李白本人,更看到了作為“詩仙”的清高、灑脫、豪邁以及傲骨。

濮存昕也因為這次出色的表演一炮而紅,並斬獲了“文華獎”,這個中國舞台藝術最高獎項為他奠定了在話劇舞台上的地位,同時也為他證明了演技。

其實,演技的提升從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就像濮存昕說的那樣,之前生活帶來的種種磨難就是對自己本身的鍛煉,作為一位演員,在磨難中增強理解能力和承受能力也至關重要。

那些年,經過在人藝的舞台上不斷揮灑汗水、磨練演技,這塊璞玉終於不負期望被逐漸打磨成型。

而在這場演出結束的3年後,濮存昕又迎來了站在電視熒幕上的機會,在1992年大火的《編輯部的故事》,1993年熱播的《我愛我家》中,他的演技都可圈可點。

後來,他又在1996年播出的《英雄無悔》中飾演警察局長高天一角,在這次的表演中,他將正義凜然的警察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在觀眾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還通過這個角色真正打開了自己在影視劇上的知名度。

在這之後,濮存昕可謂是在影視劇和話劇兩個領域中如魚得水。

《洗澡》《闖關東2》《來來往往》等影視作品相繼播出並屢獲好評。

《雷雨》《阮玲玉》《家》等話劇作品的演出也讓觀眾拍案叫絕。

尤其是在《來來往往》播出後,濮存昕通過劇中飾演的康偉業收穫了一大批女粉絲的喜歡,更是因為儒雅清秀的外形和劇中成熟溫柔的形象獲得了“師奶殺手”的稱號,真要計較起來,他還是如今一些奶油小生的前輩。

當然,踏踏實實演戲、認真磨練演技的濮存昕肯定不會被這樣的稱號絆住腳步,他之後也是不斷嘗試新的角色,希望通過自己的演繹向觀眾傳達一些有意義的信息。

於是,他之後又相繼出演了《陪伴你到黎明》《失樂園》等影視劇,當時作為防艾宣傳大使的他想通過以艾滋病為題材的《失樂園》向大家更好宣傳艾滋病的相關知識,積極承擔起作為“名人”的社會責任。

這時已經年過半百的濮存昕終於被觀眾所熟知,也在人藝的舞台上演了將近30年,總計近兩百場的話劇。

03.為陪伴家人放下工作,回歸家庭

雖然處於事業巔峰期的濮存昕放棄很多機會選擇陪伴照料父親,可是依然抵擋不住自然而然的生老病死。

2016年,父親蘇民在他的陪伴下走完了人生最後一程,這位受人尊敬的老藝術家與世長辭了。

父親雖走得安詳,但仍讓母親難以接受。

一想到人到暮年先後喪子、喪夫的經歷,母親就悲痛得難以自抑。

在舉辦完父親的追悼會後,母親就變得越來越沉默了,整個人的狀態也變得大不如從前。

甚至一點小時就能惹得她情緒崩潰、大哭大鬧。

看著身邊的親人都漸漸老去,濮存昕越發明白了陪伴的意義,為了能夠好好照顧母親,他決定徹底放下手中的工作,並辭去了人藝副院長的職務。

在帶母親前往醫院檢查後,母親被確診患上認知障礙。

這種病可大可小,如果嚴重起來可能會失語、失行,醫生告訴他這種病無法治愈,作為家人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力照顧和陪伴。

因此,從醫院回來的濮存昕就和妻子商議搬到母親家裡悉心陪伴。

母親經常半夜跑出去他就追出去找,母親經常說一些奇怪的話他就耐心聽著,甚至在搬母親家的前兩個月,濮存昕夫妻兩個都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後來他們為防止母親半夜偷跑或走丟,直接搬張床睡在母親旁邊,並在母親的每件衣服上都寫上自己的電話號碼。

從那之後,濮存昕和母親的身份彷彿互換了,曾經父母沒有放棄因生病而患上小兒麻痺的他,如今他亦像照顧孩子一樣細心照顧生病的母親,教她認讀卡片、給她講故事,帶她外出活動遛彎。

這樣的日子濮存昕過得甘之如飴,而母親的認知障礙也終於在他多年的照料下奇蹟般得被治癒了。

這時濮存昕已經69歲了,雖然母親的認知障礙被治好了,但他仍不敢掉以輕心。他說,因為年邁的母親還需照料,所以他不敢“老”。

如今的濮存昕經過歲月的打磨變得愈發堅韌,通過這些年的經歷我們也不難看出,他始終牢記並踐行著“責任”與“孝義”。

04.生活無常,還好有婚姻和愛相伴

雖然我們每個人都無法左右生活,但幸運的是我們都有被它眷顧的時候。

弟弟陪伴他度過孤單的童年,而他的妻女則陪他度過了後來許許多多的痛苦磨難。

濮存昕與妻子宛萍是在空政文工團相識的,當時作為歌舞團營級幹部的宛萍並沒有因為濮存昕是跑龍套的小兵而看不起他。

拋開身份地位,兩人深深被對方所吸引並相愛了。在這段戀愛里,兩人互相欣賞,相處浪漫而融洽,並在之後順利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1986年,濮存昕和妻子宛萍生下了女兒濮方,做了父親後,濮存昕整個人變得更加柔軟而有責任感。

他說,是女兒的到來讓他感受到了愛的豐滿,也因為女兒的到來讓他更加感恩父母。

濮存昕對於這個幸福的小家一直珍惜而感恩,哪怕後來事業成功也並沒有改變他們的相處模式。

或許在外人看來能嫁給濮存昕是妻子宛萍的服氣,但在濮存昕本人眼裡,能與妻子相知相愛一直都是自己“撈著了”。

濮存昕說,兩個人的愛情就像長江之水,總會從激情歸於平淡,只有經營好生活的柴米油鹽才能讓感情變得越來越好。

如今的濮存昕,有演技、有匠心、有責任感,是一位當之無愧的老藝術家。

但面對鏡頭他卻說:

“我演的東西沒人看,在影視市場裡沒有我的活兒”。

面對如此落寞的濮存昕,我們不禁發問:為什麼?這個娛樂市場到底怎麼了?

有人因為熱度高即便演技尷尬依然讓很多導演搶破了頭,而一些演技出色的老藝術家卻人到暮年無戲可演。

如此有演技的表演藝術家幾乎無戲可演,從電視銀幕和大屏幕中“消失”,不得不說是娛樂圈的損失和悲哀。

面對如此怪相,我們也只能說,經過時間的洗滌人們終會明白認真從藝的可貴,而濮存昕老師留下的許多經典作品即便到了多年以後仍能讓看到的人有無限回味之感。

我們終將發現,生命的質量有時並不在於房子的大小、工資的多少,而在於不遺餘力去做好每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守護好家人,肩負起我們的責任。

原创文章,作者:王珍一的自留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6%bf%ae%e5%ad%98%e6%98%95%e7%9a%84-%e6%b6%88%e5%a4%b1-%e6%98%af%e5%a8%9b%e6%a8%82%e5%9c%88%e7%9a%84-%e6%82%b2%e5%93%80-%e5%92%8c%e6%90%8d%e5%a4%b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