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最低的娛樂方式

□唐文武

少時嗜書,每回放牛,都要捧一卷《說岳全傳》,如痴如醉。等天色漸晚,尋牛不遇,黃牛或偷吃鄰家禾苗,被禾苗主人遣送回家,或自行迴圈,空讓我心憂。因放牛闖禍、心有愧意的我回家只能低頭認錯,等待父母責罰。做鄉村醫生的父親知道事情的原委,卻從不以皮鞭相向,反而面帶笑容,摸摸我的小腦袋,說:“愛看書,好孩子,說不定是文曲星下凡。”

中午放學,一回到家,不顧口渴腹飢,第一件事,擰開破舊的收音機,單田芳的評書就在泥土屋裡迴盪。醇厚的聲音,精彩的情節,生動的細節,令人著迷,《七俠五義》就這樣烙在腦海裡。評書,也算是書的一種吧。

小學高年級時,因父親忙碌,每月到縣城醫藥公司採購藥品的任務就落在我和姐姐身上。作為酬勞,父親允許我們每次花五角錢,吃東西、買玩具。縣城醫藥公司旁有一小書攤,有各種各樣的小人書,圖文並茂,很讓我著迷。手裡攥著五角錢,絕不浪費,勒緊腰帶,蹲坐在小板凳上,如飢似渴。租閱,一分錢一本,看完立馬歸還,那時讀得最多的是紅色經典連環畫。走時,不忘把最後三角錢,買上幾本,心滿意足地回家。那時候,特別期盼父親派我們進城,因為城裡有好書等著我。

在娛樂方式極為單一的年代,讀書成了最奢侈的娛樂。

曬穀場上,稻草垛旁,小溪邊,田埂上,榕樹下,只要有一隅,就可讀書。微風輕拂,蟬鳴陣陣,流水潺潺,月色依依,炊煙裊裊,成了我讀書的最好背景,那是怎樣的一種享受!

讀書,成了我鄉村生活中簡單至極又豐富至極的娛樂,是一種純粹的、脫離低級趣味的、高尚的娛樂方式。

1995年大學畢業,我隻身來到廣東南海。緊挨著繁華都市,生活方式好像突然發生了劇烈變化。剛開始幾年,發了工資,我必定進省城廣州,到廣州購書中心,見喜愛之書,便橫掃回來。書讀得多了,便開始寫點東西,日積月累,也有幾百萬字。但商業的繁榮,隨之而來的便是娛樂消費活動的豐富,以及對享樂生活的追求。 “煙花三月”“樓台夜舞”“十里春風”“高樓紅袖”等風月、妖冶的描述,一度成了南方最具標誌性的註腳。 “腰纏十萬貫,騎鶴下廣州”成了當時人們最渴望實現的願望。於是,書架漸滿,讀書卻日漸少了。

人到中年,靜夜自省,翻閱舊作,墨香泛起,還能見到往日絲絲情懷,或者叫作人生追求,或者是對歲月的思考。早想將這些文字結集,奈何誤入紅塵,娛樂方式太多,且性嗜酒,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日久荒蕪,竟被娛樂了。嚐遍人間娛樂後卻發現,如果人生只是娛樂,跟虛度又有何異?

人人都追逐金錢之時,我不追逐,或不以追逐為人生,可不可以?

人人都臣服權力之時,我不臣服,或以不屑權力為人生,可不可以?

人人都觥籌交錯之時,我不沉迷,或不以紙醉金迷為人生,可不可以?

曾經迷失,曾經徬徨,在娛樂至死的年代,少娛樂,或換一種娛樂方式也未嘗不可。讀書也算一種娛樂,而且是最低成本最純粹的娛樂。還可以寫點文字,記點生活,抒點情懷。世界那麼大,總允許我選擇自己喜歡的活著的方式吧。

來源: 羊城晚報

原创文章,作者:光明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6%88%90%e6%9c%ac%e6%9c%80%e4%bd%8e%e7%9a%84%e5%a8%9b%e6%a8%82%e6%96%b9%e5%bc%8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