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評丨網紅自曝一天帶貨2億淨賺400萬 公眾要有辨別能力

對於網紅主播口中的“帶貨2億淨賺400萬元”,公眾要有自己的辨別能力,站在正確的價值導向一邊

8月3日,網紅主播“彩虹夫婦”發布視頻稱一場直播帶貨2.3億元,除去福利和福袋,以及投流等1000萬元成本,另外還有30%左右產品沒有佣金,最終淨賺約400萬元,從中捐款約100萬元。她表示:“賺的確實比較多,(視頻)發出去可能很多人罵我們,但不想欺騙大家。”

儘管網紅主播在視頻中強調“不想欺騙大家”,但這樣少見的自曝收入行為,還是讓人感到困惑和不解,在相關報導的評論區,除了一部分人對此事表示驚嘆,不少人都在感慨直播帶貨投入比較大,不只是表面看起來賺錢。

主播此舉意欲何為,恐怕只有本人最清楚,不過此事在輿論場上還是產生了不小的影響。比如,有網友會情不自禁地以她的例子作為切口,來揣測整個直播帶貨行業的薪酬水平;登上熱搜後,主播客觀上會受到更多的關注,影響力變大進而提升她直播帶貨的業績;更重要的是,她自曝收入可能藏著這樣的潛台詞——我的帶貨水平和吸金能力過硬,以此為噱頭,主播可能拿到更多商業合作。或許,她的確不想在收入上欺騙大家,自曝收入也沒想太多,但客觀上卻達到了“一石三鳥”的營銷效果。

當然,只要收入來源合法,沒必要對他人的正當收入指指點點。不管網紅主播曬收入的動機如何,網友們在高收入面前並沒有迷失自我,反而能理性對待直播帶貨行業的高收入,這既體現了人們對合法財富的態度,也能反映大眾對直播行業盈利模式的認知水平。

在直播帶貨行業,主播間是有分層的,收入當然有高下之分,像“彩虹夫婦”這樣的網紅主播,其影響力不是一朝一夕間形成的,相對應的,其高收入也需要拆解開來,一部分收入還要繼續投入到運營中。流量時代,消費熱點會快速迭代,消費者註意力隨時可能轉移,如果帶貨主播不能適應這種變化,給消費者帶來新的購物體驗,可能很快就會被時代甩在後邊。用網絡流行語來說,這個行業“卷”得很厲害,“高收入”無法概括這個行業的變動和壓力。

更殘酷的事實是,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行業,頭部主播和普通主播普遍比較辛苦,但最終誰能躋身高收入之列卻是個未知數。有媒體2017年報導,半數網絡主播月收入在千元以下,過萬的不足1成。很多缺乏平台、資金等支持的尾部主播,在直播帶貨的浪潮中很難上岸,在付出了大量精力之後,可能依舊收效甚微。

近日,另一則新聞報導值得注意,“短視頻成孩子暑期沉迷‘新選擇’”,讓人驚訝的是,有些孩子坦言想當網紅。並非要去污名化“網紅”,但孩子們如果把成名看得過於容易,可能會失去學習和生活的奮鬥動力。這種試圖走捷徑、一夜暴富或一朝成名的想法不應該受到推崇。

因此,對於網紅主播口中的“帶貨2億淨賺400萬元”,公眾要有自己的辨別能力,站在正確的價值導向一邊。對於普通人來說,正確的價值導向是從堅固的事實和全面的真相中歸納得來,它會幫助我們正確理解社會,指導人們創造真實而幸福的生活,而不是走向虛妄。

紅星新聞特約評論員 白毅鵬

編輯 趙瑜

紅星評論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

原创文章,作者:紅星新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5%bf%ab%e8%a9%95%e4%b8%a8%e7%b6%b2%e7%b4%85%e8%87%aa%e6%9b%9d%e4%b8%80%e5%a4%a9%e5%b8%b6%e8%b2%a82%e5%84%84%e6%b7%a8%e8%b3%ba400%e8%90%ac-%e5%85%ac%e7%9c%be%e8%a6%81%e6%9c%89%e8%be%a8%e5%88%a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