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師的飯局上了娛樂頭條 當事人回應 喝高後的惡搞

分析師的飯局竟上了娛樂圈的頭條!當事人獨家回應上證報……

賣方買方一相逢,便產生八卦無數。

今日午間,昨晚的一場飯局再次讓金融圈上了娛樂圈的頭條。

金融圈的事一度登上了微博熱搜

照當事人所說,就是喝高了之後的惡搞。但這個日子挑的太“那個”了,今天是新財富年度最佳分析師評選的投票首日。而且,前不久證券業協會還專門打過“預防針”,不許分析師拉票拜票,包括請客送禮、娛樂健身等等。

不聊八卦,說點嚴肅的,雖然當事人獨家向上證報記者還原了現場,否認是方正證券(維權)方面請客攢局、否認有私下交易、否認存在拜票……但新財富和方正證券還是當機立斷,當事分析師被取消參評資格並停職調查。

“(飯局中)可能僅有一個人有新財富分析師投票權”,在特殊時刻,改變事件性質的,興許也就是這“一票之差”。

喝高了之後的惡搞

今日網傳“飯局視頻”的主角是:方正證券研究所副所長、通信互聯網首席分析師馬軍,方正證券通信互聯網行業分析師廖蕾,寶盈基金前總監劉豐元。

其中,劉豐元獨家向記者還原了當時的場景。他說:“飯局不是我組的,也不是馬軍組的。而是馬軍到深圳後,一個朋友召集吃飯。這個朋友就叫上了我,我又喊了兩個人。”

“這個飯局是朋友之間的私人聚會,飯局參加者當中有做實業的,有做私募的,有某媒體工作人員,很多都是認識多年的朋友。我自己是2008年離開公募的,連私募產品都沒發,現在就是一名個人投資者,沒有新財富分析師的投票權。”

對於是否構成新財富拜票,劉豐元予以否認:“在當日參與飯局的十多人當中,可能僅一人有新財富分析師投票權。為了這一票而組織如此大的一個飯局,繞的圈子未免太大了。而且,在這樣一個大飯局中,不太可能有太多的私下交易。”

“我比較好喝酒,喝高了之後就喜歡惡搞。馬軍也是認識多年的朋友,他性格和我一樣也比較豪爽,我們就一起惡搞。”

“和廖蕾也是惡搞,就像投資人對股市的關係,想離開不能離開,想愛不能愛,就有了摟一下又放開,摟一下又放開的惡搞。”

“我是純粹躺槍。但這件事對馬軍和廖蕾他們影響很大,希望大家能以事實為依據進行判斷,也希望大家以客觀公正的態度進行投票。 ”

業務骨幹也難逃追責

其實,“投票”已不再成為問題,方正證券和新財富都當機立斷作了決定。

一份方正證券的內部文件顯示,有媒體報導研究所分析師馬軍、員工廖蕾參加與新財富投票有關的聚會,並附有相關照片和視頻,此事影響非常惡劣。

經過研究,公司決定對馬軍、廖蕾停職,取消馬軍及其團隊本年度參加新財富評選以及其他社會獎項評選的資格,對馬軍、廖蕾立即停職並啟動專項調查,將根據調查結果,從嚴問責。

在方正證券研究所內部人士眼中,馬軍“業務能力較強”,是該所研究力量的“中流砥柱”,“在協會和公司嚴格規範新財富拉票的情況下,曝出這樣的事,業務骨幹也難逃追責。 ”

新財富官方微博也發布聲明:取消方正證券馬軍等參與新財富最佳分析師評選的參評資格,取消相關投票人參與新財富最佳分析師評選的投票資格。

新財富的老問題

雖是一場飯局,卻牽動著新財富的敏感神經。

這些年,新財富評選越來越像賣方分析師的名利場。分析師的工資、獎金、聲望都與之掛鉤。業內廣為流傳的說法是,在A股只存在三種分析師:新財富第一、新財富上榜、新財富未上榜。勝,則一鳴驚人;敗,則無名小卒。

對賣方分析師越來越“離譜”的拉票活動,監管早已註意。

今年,中國證券業協會特意在新財富評選前發布了《關於加強對證券分析師參加有關評選活動管理的通知》,要求證券分析師、研究銷售人員秉承公平競爭原則參加有關媒體組織的評選活動,不得以不正當手段影響評選結果,各公司應不斷提升證券分析師等人員的執業水平,強化分析師職業道德建設,共同維護分析師職業聲譽。

一句話,監管趨嚴,券商研究所的拜票活動也該收斂了!

今日,一家上市券商研究所的所長就對記者表示,“飯局事件”中的確存在行為不妥。另一家大型券商研究所的所長則表示,經常在內部群提示研究員注意合規。

“主要是研究所這兩年排名一直比較穩居前列,也沒有太強的競爭對手,所以團隊不需要急功近利。至於研究員,因為大多在一起工作多年,外界也知道我們風格,應不會出現類似問題,但每年(投票季)我們還是會事先提醒。”

一家表態不參與新財富評選的研究所的所長助理表示:“拼服務、狂拉票的背後,是券商研究過度依賴機構分倉,這也使得券商研究日益為機構利益綁架。從長遠看,回歸研究本身才是根本。 ”

截至發稿時,記者一直都沒打通當事分析師之一廖蕾的電話。

記得在2016年,一段關於“清華女學霸穿漢服荐股”的視頻曾在網上流傳,引發熱議。

當時,湖南証監局調查認定,“該視頻播報構成《發布證券研究報告暫行規定》第二條所述的證券研究報告發布行為。廖蕾無證券投資諮詢執業資格,方正證券未對發布研究報告相關人員的資格進行合規審查。

同時,此次發布行為未由方正證券集中統一管理,公司也未履行相關質量控制和合規審查義務。上述情況違反了《發布證券研究報告暫行規定》第六條、第十條、第十七條的相關規定。根據《發布證券研究報告暫行規定》第二十二條,決定對方正證券採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 ”

(責任編輯:張明江)

原创文章,作者:中國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5%88%86%e6%9e%90%e5%b8%ab%e7%9a%84%e9%a3%af%e5%b1%80%e4%b8%8a%e4%ba%86%e5%a8%9b%e6%a8%82%e9%a0%ad%e6%a2%9d-%e7%95%b6%e4%ba%8b%e4%ba%ba%e5%9b%9e%e6%87%89-%e5%96%9d%e9%ab%98%e5%be%8c%e7%9a%84%e6%83%a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