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國際巨星 這就是

文丨獨孤島主

歷數在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閃耀於銀幕上的動作女星,在1980年代後期-1990年代初,可以數出相當多的一批,李賽鳳、楊麗菁、楊紫瓊等,皆是當時以女性為動作電影主人公的作品中當仁不讓的頭號人物,彰顯香港電影類型片的全面蓬勃同時,亦在向世人展示香港經濟起飛背景下,活力之都的多元面向。

《皇家師姐3:雌雄大盜》

這其中,楊紫瓊在三十多年後,成為了鳳毛麟角的仍然活躍並在世界影壇享有盛名的華人明星,上個月在美國上映的《瞬息全宇宙》中,她化身跨越多重宇宙的包括家庭主婦、女超級英雄等角色,一路過關斬將,以落魄師奶身份逆流而上,拯救失序且步向毀滅的世界。

這部影片豆瓣評分8.8,爛番茄指數96%,是今年評價最高的電影之一。

什麼是國際巨星?這就是! \\u200b

對年近花甲的楊紫瓊來說,仍然可以以近乎滿血的姿態在主流好萊塢的電影中完成多元角色塑形,這本身已經超越了她作為一名「動作明星」的意義。

《瞬息全宇宙》

事實上,楊紫瓊的表演進階之路,經歷了幾個相當關鍵的賽末點。她十幾歲時由馬來西亞到英國學習芭蕾舞,直接為後來參與香港動作電影拍攝奠定基礎。 21歲獲得「馬來西亞小姐」冠軍,為其殺入娛樂圈鋪平道路。

但她又非直接進入「一帆風順」境地的天驕式明星,除了到香港初時拍攝廣告片經驗之外,其時尚屬青澀的楊紫瓊,在她1984年的銀幕處女作《貓頭鷹與小飛象》中的表現,可圈可點,但幾乎表露出類型面向並不明顯的銀幕新人所擁有的各種特徵。

《貓頭鷹與小飛象》

在此片中,楊紫瓊飾演的教師角色慘遭馬斯晨飾演的不良學生侮辱,憤而離開課堂,在這段戲的的整個過程中,楊紫瓊比較自然地表現出了一個心懷改變學生命運良善心願的老師,一步步收到攻擊進而崩潰的過程,但從表演的整體效果來說,未能夠從善如流地呈現人物內心豐富層次。

當然這也與《貓頭鷹與小飛象》介身都市喜劇與動作片之間的搖擺定位頗有關係,楊紫瓊飾演的角色在整部電影的劇作結構中更加顯得無足輕重。但在拍攝期間,楊紫瓊對港產動作電影拍攝機制的敏感性得到激發,據她自己陳述,因為看到洪金寶等人拍動作片的方式,頗與她至為熟悉的舞蹈表演有異曲同工之妙,因此主動表示願意參與動作電影演出。

為此甚至加入洪家班進行身體力行的訓練。很快在翌年的《夏日福星》中,觀眾便欣賞到了變身成為柔道教練的楊紫瓊於短短的客串戲份中與洪金寶的交手。

《夏日福星》 《夏日福星》

與她同時代的華語動作女明星相比,楊紫瓊在入行前沒有經歷過嚴格的武行訓練,她的舞蹈背景也並非獨門武器,但她俊朗灑脫的外形,令其在群芳薈萃的時代得以保留自己的一席之地,甚至在楊麗菁、胡慧中等在1990年代以後紛紛轉型為玉女或俠女等異類型或次類型角色之後,仍然能夠保持相當旺盛的動作(無論時裝或古裝)類型角色生產動力,甚至走向國際,獲得西方主流電影界的認可。

視野回到1980年代,在曇花一現的女教練角色之後,楊紫瓊迎來了她電影表演生涯的第一個里程碑,即是元奎執導、洪家班擔綱動作設計的《皇家師姐》。

《皇家師姐》

雖然在片中,楊紫瓊的動作戲份並不太多,但在香港電影銀幕上充斥男性動作英雄的1980年代中期,楊紫瓊橫空出世,有相當石破天驚的意義。

她的動作表演,最大的亮點甚至並非矯捷身姿,而是在具備嚴格舞蹈訓練底子的情形下,可以作出對一般同類演員來說難度較大的高抬腿等動作,這直接拉伸了楊紫瓊在動作表演中主動運用自身身體機能的邊界,也樹立起她個人動作女明星的標誌。其後的《皇家戰士》《中華戰士》等,亦是這種邊界拓展的具體行踐。

《皇家戰士》

如上所述,回顧那個時代的港產女性向動作電影,刨去外援演員不計,來自華語世界的動作女星,在面對1990年代後香港電影甚至整個華語電影業態的變化與整合,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如果說事業初期的楊紫瓊尚處在以「本色表演」打底、逐漸過渡到以動作類型女星為社會身份標的的表演摸索階段的話,步入1990年代以後,以《東方三俠》《現代豪俠傳》《阿金》等電影為標誌,楊紫瓊從「將動作表演作為興趣介入」到「以動作表演為切口,開發自身表演潛能」的階段。

《東方三俠》

在杜琪峰執導的兩部賽博武俠製作《東方三俠》與《現代豪俠傳》中,因應通過陰鬱光線塑造末世世界的視覺設定,楊紫瓊飾演的陳三除了在動作戲意義上有突出表現之外,有類似俯拍視角鏡頭拍攝其一身黑衣、目中含憤,被風吹起長發的近景-特寫鏡頭,呈現楊紫瓊突出臉部棱角的視覺造型特徵,亦將其身為女性演員身份直接置入以梅艷芳、張曼玉和她共同組成的「大女主」角色陣列,突出的也就不僅僅是視覺奇觀式的女性動作,而是「女性角色」本身在影片中的統領地位及跳出文本之外,對當代香港女性形象的重構過程。

也因此,楊紫瓊由馬來西亞到英國,再回馬來西亞及至到香港的整個事業進階路程,深刻反映了由冷戰到後冷戰時代華人女性在主流商業電影表演中身處地位變化的鮮明軌跡。到了對香港城市至為重要的1997年,楊紫瓊分別出演了歷史文藝製作《宋家皇朝》及好萊塢動作系列電影《007之明日帝國》,前者帶給觀眾一個洗盡鉛華的真正意義上還原到表演基礎層面的歷史女性形象,後者則將楊紫瓊身為華人演員的動作類型定位,帶到了全球視野中。

《宋家皇朝》

《明日帝國》中的楊紫瓊,並非過往邦德系列中充當片中人與觀眾雙重註目客體的邦女郎,而是在冒險過程中,不斷幫助在當時最具銀幕現代性的邦德(皮爾斯·布魯斯南)脫困、某種程度上地位是與男主角旗鼓相當的。

摩托車逃亡之戰中,楊紫瓊從在布魯斯南背後執車把一躍而到車頭,與布魯斯南相向而對,這場戲自然不乏傳統邦德電影中軟色情的獵奇成分,但紅外套下內襯白衫、全程以筆直腰桿與敏捷身手示人的楊紫瓊,在這場戲中實際上是以颯爽女性姿態介入到邦德的冒險過程中去的。

《明日帝國》

在《明日帝國》中,楊紫瓊徹底掙脫了僅在她演藝生涯最早期曇花一現的柔弱女子形象,轉型成為世界主流動作製作中傲然獨立的女性形象。

在好萊塢的華人/華裔女星體系中,從早期的黃柳霜到近世的劉玉玲、吳恬敏,無不帶有鮮明的東方主義色彩,而楊紫瓊介身這樣的視線中,似乎能夠比較圓融地保留住她非常華人在地性的一面。

名揚世界的《臥虎藏龍》中,楊紫瓊不僅貢獻了一如既往的功夫身手,更以凝默、近乎「無痕表演」的姿態演出了女主角俞秀蓮身上內斂而堅強的氣質,與章子怡飾演的玉嬌龍形成了雙生對比。

俞秀蓮與李慕白(周潤發)在開場及其後關於「心定」及「人心人情」的對話,某種程度上亦可被視為楊紫瓊在世紀之交對自身動作意外的表演環節的總結與突進,她用相當豐富的微表情承接角色關係進退維谷的兩難境地,同時,她由外在到內質的專定狀態,亦為中國/世界銀幕貢獻了一個非常接近王度廬原作意義上的平凡女俠形象。

《臥虎藏龍》

因此,新世紀後的楊紫瓊,實際上參與的跨國與跨類型製作,較其前要更為豐富,從動作類型《天脈傳奇》到好萊塢製作《藝伎回憶錄》,甚至政治人物傳記《昂山素季》,在在深度挖掘楊紫瓊動作女星定位之外的表演能量。

2018年在美國創造近十年來票房紀錄的《摘金奇緣》中,楊紫瓊以近乎羚羊掛角的方式詮釋了一個同時受到古典主義華人家長(盧燕)與來自美國的挑戰自己權威的準兒兒媳(吳恬敏)的家族主心骨女性,她永遠挺直的腰桿,自然是楊紫瓊本人數十年來對自己身體調控的結果,也是這個角色本身置身於好萊塢視野下的新加坡富有華人定位所呈示出的獨有顯性特徵。某種程度上,楊紫瓊的內斂與「無痕」表演本身,抵消了一部分影片自帶的濃重刻板印象。

《摘金奇緣》

雖然有《臥虎藏龍2》這樣狀似繼承《臥虎藏龍》式武俠遺風的作品上映,但近年來楊紫瓊參演(包括《臥虎2》)的基本上都是精准定位於好萊塢主流製作的各種類型,包括漫威的話題之作《尚氣》。

在這些影片中,屬於楊紫瓊的最鮮明特徵,仍然是她用數十年證實的一件事情:可以是英姿勃發的動作女性,但銀幕上不只有一種楊紫瓊,她同時也是過去四十年來華語電影工業變化、華裔女星在好萊塢面臨的認同變遷的縮影。有時候這個意義,大於她演的角色存在本身。

原创文章,作者:虹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ntertainment/%e4%bb%80%e9%ba%bc%e6%98%af%e5%9c%8b%e9%9a%9b%e5%b7%a8%e6%98%9f-%e9%80%99%e5%b0%b1%e6%98%a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