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馬饅頭 情感故事

馬吉祥最近很是發愁,為啥?暑假快到了,幼兒園一放假,兒子虎子就沒人看管了。馬吉祥兩口子平時忙生意,根本無暇顧及虎子,萬般無奈之下,馬吉祥只能向鄉下老爹求助了。老爹住在大河村,那裡也是馬吉祥長大的地方。

電話裡,馬吉祥吞吞吐吐地表達了意圖,想讓老爹暑假裡來帶虎子。結果老爹沒等他說完就嚷嚷上了:“城裡我是不會再去了!我知道你們兩口子嫌我是鄉下人不講衛生,你們城裡我也住不慣!”原來,老爹到城裡看望過孫子幾次,但都是匆匆去匆匆回,幾乎每次都是跟小兩口不歡而散。一聽老爹堅決不來城裡,馬吉祥沒轍了,只好跟老爹商量,先把虎子送回大河村待一段時間。

於是,這天一大早,馬吉祥就開車帶虎子回去了。離大河村還有一段距離時,他見路邊一陣煙起,邊上還圍了一些人,便停下車仔細一看,原來是村里有人去世了,在燒紙馬。這是老家的風俗,村里不論誰去世了,都要燒紙馬,意思是讓死者騎著“馬”好上路。

馬吉祥剛搖下車窗,虎子就喊了起來:“好香!好香!我餓了!”接著,他不停地嚷嚷說自己餓了。也怪不得孩子,一大早馬吉祥就開車上路,高速公路上經過幾個服務區都沒停車,一口氣趕到了大河村。

馬吉祥深吸著車窗外飄進來的香味,想著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會是哪裡的飯香呢?忽然,他感到這香味很熟悉,再看那堆燒過的紙馬,立馬明白了。

原來,在他們鄉下,人去世後,光燒紙馬還不行,為了讓“馬”在路上走得快一些,會放上幾個饅頭一塊兒燒,意思是讓紙馬吃了好有力氣趕路。等紙馬燒完了,那些饅頭也燒煳了,不過揭掉外面焦煳的一層,裡面又軟又熱,吃起來很香,這種饅頭叫紙馬饅頭。

馬吉祥小時候家裡窮,老爹就經常給他搶紙馬饅頭吃。有次為了給馬吉祥搶紙馬饅頭,老爹的手都被人踩扁了,現在還有兩根手指頭伸不直。

這種饅頭馬吉祥小時候沒少吃,味道確實不錯。車裡,虎子餓得直鬧騰,馬吉祥瞅著燒紙馬的人都走遠了,下車撿了根樹枝,從灰堆裡撥拉出一個燒焦的饅頭,不顧燙手,把外面焦黑的一層剝掉,讓虎子吃裡面的瓤。那紙馬饅頭確實香,虎子顧不上燙,三下五除二就把一個饅頭全吃到肚子裡去了。

兩人到了大河村,老爹見到孫子,高興得鬍子都翹起來了,可仔細一打量虎子,他的臉又黑了下來,對馬吉祥說:“虎子怎麼被你們養得又瘦又小,跟麻稈似的?”說著,他趕緊把準備的好吃東西拿出來。可虎子對爺爺遞過來的吃食,一點也不感興趣。

馬吉祥吃完午飯,交代了幾句,自己就回城了。誰知,接下來卻把老爹愁坏了,虎子自從到了這裡,啥東西也不想吃,對著面前的飯和菜,頭搖得像個撥浪鼓。

老爹急了,趕緊給馬吉祥打電話,問虎子平時都喜歡吃什麼。馬吉祥也很無奈,說虎子一直胃口不好,但現在連飯也不吃了,是怎麼回事?他讓虎子接電話,聽了半天,終於明白了,虎子是想吃在路上吃到的紙馬饅頭。馬吉祥嚇了一跳,他可不敢讓媳婦知道他給虎子吃了這個,趕緊躲到一邊對老爹說了實情。

這下,老爹生氣了,虧他馬吉祥自詡城里人,竟然給虎子吃紙馬饅頭?現在村里都沒人吃這個了。放下電話,老爹看著任性的虎子,嘆了口氣,怎麼辦?村里不可能天天死人,哪裡有那麼多紙馬饅頭?

這時,老爹看到灶間的火,不由靈機一動,有了辦法。他試著給虎子烤了一個饅頭,虎子眉開眼笑地吃了。老爹放下了心,可想想又有點發愁,總不能頓頓給虎子吃烤饅頭吧?不吃別的可不成。

隔天,老爹又給馬吉祥打電話,馬吉祥正忙著,就對老爹說:“虎子願意吃東西了就好。唉,現在的小孩就是難養,想當年我小的時候,就在咱大河村那河邊自己撈魚吃,不也長大了?我忙,先不跟你講了啊……”

老爹聽著話筒裡“嘟嘟”的聲音,鼻子都氣歪了,不過,馬吉祥的話倒是提醒了老爹。於是,老爹帶虎子來到村頭的大河邊,活動了一下筋骨,就下河去捉魚,別看他這老胳膊老腿的,還當真捉上來幾條,把虎子樂得手舞足蹈。接著,老爹在河邊用木棍架起野灶,把魚的內臟去掉,撒上一點細鹽,放在火上烤。這一切都讓虎子覺得特別新鮮,他開心地圍著老爹又蹦又跳,烤魚也吃得特別香。

老爹心裡有數了,他每天準備好新鮮的食材,帶著虎子到河邊玩,進行野外燒烤,烤魚、烤饅頭、烤蘑菇……虎子還學會了游泳,在爺爺的照看下,在河裡游得像模像樣。

暑假結束了,馬吉祥回大河村接虎子。見到虎子時,他驚呆了,虎子黑了,高了,也壯了,更重要的是他胃口變好了,不怎麼挑食了。

沒想到,偶然碰上的紙馬饅頭竟然治好了虎子的毛病。馬吉祥不由得對老爹說:“我記得,咱村里以前有說法,說這紙馬饅頭吃了能讓人長壽呢。 ”

老爹哈哈一笑,說道:“你真信?那都是騙人的。以前大家都窮,吃不飽,總得找個理由去搶那個紙馬饅頭吧。人啊,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一個紙馬饅頭哪有那麼神奇啊?是在鄉下過的這段日子治好了虎子的毛病! ”

臨走時,馬吉祥對虎子說:“回城後,爸爸也給你烤饅頭吃。 ”誰知虎子一甩頭:“不,我只要吃爺爺烤的! ”

馬吉祥愣了愣,感激地對老爹說:“爹,您看,為了孫子,您這次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

老爹嘴上說:“你們城裡我才住不慣呢……”可低頭看看自己被虎子牢牢攥著的手,他笑著用力點了點頭。

原创文章,作者:溜溜球的春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motion/%e7%b4%99%e9%a6%ac%e9%a5%85%e9%a0%ad-%e6%83%85%e6%84%9f%e6%95%85%e4%ba%8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