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友心聲 三十而已 我和甲ca的不期而遇

作者小檔案

筆名:頸部的微笑

年齡:36歲

性別:女

城市:深圳

愛好:讀書、旅行

和甲狀腺的那點事兒:2015年10月,在香港大學深圳醫院行甲狀腺半切及中央區淋巴清掃手術,淋巴轉移1/7,侵犯右側橫紋肌。 2016年6月發現可疑淋巴結,醫生建議觀察。 2021年9月穿刺為惡性,隨即在香港大學深圳醫院二次手術,行左側甲狀腺切除及中央區淋巴清掃手術,4/24,預計12月26日行碘131治療。

脖子上長了一個小疙瘩

2015年,剛剛過完30歲生日的我沉浸在戀愛中。

記得那是個週末,我和男朋友爬完蓮花山一起去吃了烤魚,烤魚很咸,期間我還吃了大量的海帶。吃完烤魚後我們每人喝了一杯沙冰解暑。

當晚我就突然牙疼、脖子疼,那時第一反應是上火了。直到洗澡的時候,摸到脖子上有個紅棗大小的疙瘩,在這之前從來沒有摸到過。我嚇壞了,第二天馬上掛號去醫院檢查。

開始以為是小問題,在社區醫院檢查,醫生診斷為亞甲炎,我拿藥回家吃了一天,症狀並未減輕。

再次去檢查時醫生建議做個彩超,排隊一上午,告訴我們沒號了,下午再來。

當時我左側脖子、臉和耳朵都疼,急的男朋友跟醫生大吵一架,醫生馬上安排做了彩超,說可能需要手術。

下午我們馬不停蹄的去了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掛號,超聲醫生說我的結節已經有3.7CM了,60%的可能惡性,建議盡快手術。

家人的關愛與陪伴

我的第一次手術就這樣來的猝不及防,這期間很多時候我都是懵的,一直在網上查資料和詢問醫生各種問題。

醫院很快給我辦理了住院,緊接著是各種檢查:抽血、喉鏡、彩超…..做完喉鏡,我鼻涕眼淚一大把,靠在走廊的牆上終於沒忍住哭了。

手術從上午11點做到下午4點,大姑、哥哥和男朋友一直守在手術室門口。

後來聽我大姑說,男朋友在等待我手術的六、七個小時裡,一口水都喝不下,嘴上起了一層白痂。

我媽當晚的飛機趕到深圳,晚上在燈光昏黃的病房裡,看到我媽風塵僕僕一臉焦急的趕過來,那一刻我拉住她的手,雖然覺得好委屈,但心裡也踏實了。

6年後,迎來了第二次手術

有句話叫“好了傷疤忘了疼”,2015年的這次手術,帶給我短暫的害怕和疼痛。可能也是因為後續我做了一些功課,對它有了一定的了解。

之後的日子,我除了每天早晨吃樂樂和每半年的複查,它帶給我的影響越來越小。我也在飛奔向前,換了新的工作、結婚、生孩子,忙碌的投入到新角色和新生活裡。

2016年下半年復查時,原發區域發現不太好的淋巴結,醫生建議可以觀察。

這一觀察就是5年。期間醫生有建議我做穿刺,但我內心很排斥第二次手術,就一直拖著。

直到今年,右側皮下的淋巴結已經長大到肉眼可見了,我的內心也不那麼害怕二次手術了,於是我帶著平穩的心態去醫院做了穿刺,預約了手術。

第二次手術因為疫情的關係,住院、出院都是我自己辦理的,哥哥和老公只在手術當天去陪護我。

做完手術後,醫生叫醒我,看到屋頂明晃晃的燈,我當時想的是:活著真好,這次我要好好愛惜身體。

術後6小時,我就可以下床慢慢走動了。

老公說我這次手術後的狀態比第一次要好很多。第一次術後一直在昏睡,狀態很差,其實是心理原因。

當時很難接受這個惡性腫瘤,心理很消極,所以表現也很差。這次就不一樣了,我的心態非常的積極,認真的做著各種術後恢復鍛煉。

覺悟比明智更重要

是前30年的人生太過順利了嗎?

前30年的人生里,我從來不知道苦痛是什麼滋味,沒有關注過自己的身體,不會做飯,從不鍛煉,日子過得傻乎乎且快活。

第一次術後,我並沒有因為這次手術改變什麼,還是一樣日子過得湊合,對自己的關注極少,吃外賣,熬夜,不控制情緒,不鍛煉。

周國平的《各自的朝聖路》裡,關於“生病與覺悟”他是這樣說的:“人們嘲笑那些未病時不愛惜健康,生了病才後悔的人為不明智,這固然不錯。”

不過我相信比明智更重要的是覺悟,我們不妨用一個病人的眼光看一看世界,想一想倘若來日不多,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最想做成的事情是哪些?這將使我們更加看清自己的志業所在。

說到底,無論我們怎樣愛惜健康,也不可能永久保住它,而健康的全部價值便是使我們得以愉快地享受人生。

人先自救,而後天救之

萬分慶幸這個病不會讓我“時日不多”,反而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們好好的審視一下自己。我有在珍惜當下的日子和人嗎?我有在做喜歡的事嗎?

很遺憾,我沒有珍惜當下,沒有珍惜眼前人,做著不喜歡的工作,甚至我早就忘了自己的理想是什麼。

好在,我終於在36歲時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也在慢慢地做出改變。現在我每天堅持做飯、堅持鍛煉,從忙碌的工作裡暫時停下來,好好休養。

這次術後回家,孩子看到我的脖子說:“媽媽,你的脖子上有個微笑!”我聽到後欣然一笑,緊緊抱住孩子,說:“是啊”。

我怎麼沒想到呢,這也是媽媽獨特的符號啊!三十而已,與甲ca的不期而遇,就叫頸部的微笑吧!

想對甲友說:

我知道很多病友都非常年輕,我第一次手術時也才26歲,這個病不算是很嚴重的病,但好像生命一下就有了裂縫,時間會撫平我們的傷口,會療愈我們的害怕,但裂縫會一直都在,這是生命的印記,歷久彌堅。 ——頸部的微笑

留言互動話題

人生就是這麼奇妙,會發生意想不到的故事,沒關係,勇敢地跨過去,才能看到絢麗的彩虹!大家看到這位甲友的分享後,不知道是否有所感悟。您有什麼想要分享的呢?下方留言告訴我們吧。

原创文章,作者:i甲專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motion/%e7%94%b2%e5%8f%8b%e5%bf%83%e8%81%b2-%e4%b8%89%e5%8d%81%e8%80%8c%e5%b7%b2-%e6%88%91%e5%92%8c%e7%94%b2ca%e7%9a%84%e4%b8%8d%e6%9c%9f%e8%80%8c%e9%8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