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三十歲的自己 心聲

我二十九歲了,再有半年的時光,\\ufeff我就是一個三十歲的人了。\\ufeff 常說:“\\ufeff三十而立”\\ufeff,\\ufeff這話,\\ufeff覺得不只是對男人說,\\ufeff對於女人也一樣。\\ufeff沒有想到自己的三十歲來的如此快,\\ufeff似乎沒有準備好,\\ufeff以什麼身份來迎接我的三十歲?\\ufeff總覺得三十歲是青春的終結:\\ufeff意味著不再年輕,\\ufeff不再有朝氣蓬勃的心情,慢慢地轉變成中年女人。\\ufeff然而,\\ufeff我的青春似乎從未綻就已慢慢地枯萎。我是太理想化了,\\ufeff愛浪漫,\\ufeff愛詩意,\\ufeff總想在人生路上過的豐富多彩起來。\\ufeff三十而立的青年人,\\ufeff應該是有理想、\\ufeff事業、\\ufeff愛情婚姻雙豐收,而我卻不同,在實現自己的目標道路上卻走的異常艱難曲折。

下面我寫的話,\\ufeff是我從來沒有表達過的,\\ufeff但是,在我的內心深處埋藏了很多年,因為多年前寫的文章,\\ufeff被我哥看見了,知道了家裡事,\\ufeff之後我就被老媽說,\\ufeff從次以後再也不敢寫了,\\ufeff連同我的委屈也一起保密起來,\\ufeff送必深藏,不為外人所知。

都說:“\\ufeff旁觀者清,\\ufeff當局者迷”\\ufeff,\\ufeff這句話真的是我所經歷的。\\ufeff可是在我的世界裡,\\ufeff除了閨蜜小逸,\\ufeff沒有人能懂!越來越覺得重要的是自己,\\ufeff而不是父母,\\ufeff如果自己不快樂,\\ufeff那就算父母把他們眼中天下最好的東西都給我,\\ufeff你也填補不了我的人生意涵,在人生道路上到最後的是自己,自己孤單的走完一生,\\ufeff因為父母親人不能陪你一輩子。\\ufeff老爸不止一次說:\\ufeff“\\ufeff未來以後去養老院…\\ufeff…\\ufeff”\\ufeff我心說,\\ufeff我不甘心,我要實現自己的人生!\\ufeff \\ufeff

\\ufeff \\ufeff三十歲已經向我頻頻招手,於是我有了重大的想法:\\ufeff是把我感受和經歷的周遭表達出來,\\ufeff不再怕什麼,人在做,\\ufeff天在看,\\ufeff而且我沒有錯什麼,\\ufeff為什麼要怕這怕那?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家人們多理解、支持我罷了,我要現實自己的人生,\\ufeff主宰自己的往後餘生,\\ufeff做自己的人生主人。\\ufeff \\ufeff \\ufeff \\ufeff \\ufeff

\\ufeff多年前,\\ufeff老媽的一句話,\\ufeff把我高興壞了!覺得我的希望來了,\\ufeff也更是我的世界唯一希望與陽光。\\ufeff多年前老媽說:\\ufeff“希望你遇到一個對象,\\ufeff想你成家。”\\ufeff\\ufeff這一句話,\\ufeff把我帶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一樣!\\ufeff我黑暗的心,一下子被打開了,\\ufeff於是就緊緊的抓住機會,越來越強烈的想實現它…\\ufeff…\\ufeff因此默默堅守著這個希望,\\ufeff但實現起來不容易,\\ufeff主要不是因為我的原因,\\ufeff而是父母多慮和一直被他們保護太好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ufeff我想逃離充滿戰爭、被嘮叨的家,更不想孤獨。\\ufeff當然了,我不是說父母不好,而是從我真實感受的評說而已,多次說過了(\\ufeff我要現實真實的自己,為自己做主!不想再一味的聽從、\\ufeff順從他們了)。\\ufeff於是,我終於有勇氣跳出來這種怪圈:\\ufeff強烈的想現實自我做主!\\ufeff只要一次就好,\\ufeff這就是我這麼多年以來,\\ufeff默默地堅持著這個希望!\\ufeff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爭取,\\ufeff我想要的一定會到來的。

\\ufeff 很多嚴重殘疾朋友們都成家了,\\ufeff當了母親,\\ufeff我看到她們的幸福,\\ufeff真是高興無比!\\ufeff於是又在我心裡的吶喊之聲就更加強烈了:\\ufeff憑什麼我不嚴重,\\ufeff我不可以結婚?\\ufeff我很好了,\\ufeff也不算是嚴重的殘疾人啊!認為她們的父母都是很開明的(至少比我父母開明的多)\\ufeff,\\ufeff更會成全她們的幸福權利。\\ufeff其實,我們\\ufeff不需要過度的被保護,\\ufeff而是需要支持、\\ufeff認可我們!\\ufeff保護太好未必是好事。\\ufeff每當看到比我嚴重的殘疾朋友們都結婚了,\\ufeff我就更加的不甘心就此放棄,\\ufeff\\ufeff我比她們還要好的很多、很多!\\ufeff這不是嘲笑的意思,\\ufeff而是對自己的一種激勵,\\ufeff更是對父母說的話,\\ufeff希望能因此感化父母的舊思想:\\ufeff我是成年人了!不需要過多的保護和束縛自己…\\ufeff…\\ufeff但遺憾的是感化他們沒有多大的效果。我是有許多的無助,許多不安,\\ufeff因為太想實現自我了,實現獨立做主,\\ufeff做自己的主人!\\ufeff按照自己的願望走,\\ufeff難道我錯了嗎?當初可是老媽您給我的希望呀?\\ufeff就一直死死地抓住了屬於自己的唯一希望(\\ufeff更是我的未來,\\ufeff我的陽光)\\ufeff。\\ufeff我承認自己太軟弱無能了!是說話沒分量,\\ufeff說不得,\\ufeff說了也不會聽我的,\\ufeff只有默默地忍受、\\ufeff退讓罷了。\\ufeff \\ufeff \\ufeff \\ufeff \\ufeff \\ufeff \\ufeff

小逸說對了:\\ufeff“\\ufeff你是被保護的太好了,\\ufeff甚至覺得思想、\\ufeff想法都不是自己的一樣…\\ufeff…\\ufeff”\\ufeff我無奈的落淚了!她固然是懂我的好閨蜜。\\ufeff當年,\\ufeff我們一起同步徵婚的,\\ufeff我笑著對她說:\\ufeff“\\ufeff你不公開發布信息,\\ufeff可沒人知道啊?”……想不到她比我進步、發展快,\\ufeff成家立業,\\ufeff還有了寶貝,現在是幸福的三口之家。她也經常開導我說:“\\ufeff幸福要自己爭取啊。”\\ufeff我卻對她說:“\\ufeff我要是有你的勇氣和自由就好了。”

倒也不是有沒有勇氣的問題,\\ufeff而是不自由和過於被保護罷了。只是我的路,\\ufeff不容易太多了!我不想被困難打敗了,\\ufeff要拼命爭取幸福生活。\\ufeff我是見證了她的成長和走向幸福的人生。\\ufeff其實,她比起我的身體來說,\\ufeff都要困難的很多很多,可她比我勇敢,\\ufeff比我自強不息,\\ufeff她也更是我的榜樣。當然,\\ufeff還有很多的重殘疾朋友們都成家了,\\ufeff所以,我就更加的不甘心放棄,更不想孤獨。\\ufeff我們是殘疾人,\\ufeff沒錯,\\ufeff但我們一樣可以擁有自己的幸福生活!\\ufeff敢於面對、\\ufeff敢於走出來就是強者,不經歷風雨,\\ufeff怎能見彩虹?\\ufeff我現在常說:\\ufeff地球沒有大爆炸,\\ufeff沒有萬一、\\ufeff如果,\\ufeff只有現在和當下,只要想做,\\ufeff就沒有走不通的道路,\\ufeff覺得沒有什麼能難倒我了,\\ufeff一切都不是問題,\\ufeff因為只有敢不敢做,\\ufeff只有想不想做,\\ufeff車到山前必有路,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ufeff\\ufeff \\ufeff \\ufeff

\\ufeff去年有一次,\\ufeff和姑父、表哥、\\ufeff\\ufeff二伯交流過我的想法,\\ufeff他們都是支持我的!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向親人交流自己的心裡話。

記得小時候還被父親打過,\\ufeff他打我的時候,\\ufeff都是打頭,\\ufeff而不是打屁股,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這也不算什麼,\\ufeff作為家長來說,\\ufeff孩子不聽話,\\ufeff打罵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長大後,\\ufeff就沒有再被打了。\\ufeff可是,\\ufeff在突然的晚上,\\ufeff因為說話的問題,\\ufeff是他不清楚前因後果,\\ufeff就厲害我說:\\ufeff“\\ufeff想一巴掌打你…\\ufeff…\\ufeff”\\ufeff這時候的我默默哭了!這算什麼呢?又一次在心裡強烈的說道:\\ufeff必須要現實自我!\\ufeff等我以後結婚了就徹底擺脫了…\\ufeff…\\ufeff甚至感覺平常說話交流都是問題了。\\ufeff \\ufeff

還有,我乾咳嗽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了,不是不治療,而是老爸比較頑固,總以為他自己的對,所以,他管我飲食和用藥方面,也是服用咽炎含片居多,雖然不嚴重,可總是不除根,我認為從來沒有看透病因和對症下藥。一次老媽又嘮叨說:“他管你一年了,管是什麼?咳嗽也沒有好!”我說:您說我幹嘛?您和他說去啊,咳嗽,我願意咳嗽啊!我沒有您的兒子重要,有本事的話,帶我去看啊?嘮叨我幹嘛?只會嘮叨多,不會做,我是不是您女兒!雖然我也是氣頭上說的話,但在我內心深處的感覺到了又一次的委屈自己!父母的立場和處理問題的方式,讓我無可奈何……只有忍受,沉默是金的啞巴,為什麼總是我?\\ufeff我以後成家後,至少他可以陪同我一起去看病,不會拖延下去。

我再也不想做唯唯諾諾的人了!只想成全自我,\\ufeff如果自己不開心,別人再好,\\ufeff也是毫無意義,\\ufeff越來越覺得自己才是最重要的。\\ufeff我也在不斷地成熟、\\ufeff成長了很多!在很多問題上開始慢慢看透、想開。人生短短幾十年,\\ufeff為什麼不能成全自己呢?我能寫出這些埋藏內心深處的話,\\ufeff更是勇於站起來的人了!不再害怕什麼了。在即將到來三十歲的人生之時,不再有任何畏懼!\\ufeff做自己的人生主人吧,更是正視自己的伊始。就好像一頭沉睡的雄獅,\\ufeff終於要覺醒了一樣!更是給自己唯一的機會和出路:\\ufeff主宰自己的人生之路,做自己的主人。\\ufeff 另外,我還想說:這是我的人生之路伊始,既然我決定了,就可以全部承擔起,沒有想像中的脆弱!我們殘疾人需要的是支持、鼓勵、認可,而不是處處打擊。殘疾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被擊垮。人人都有不同的辦法和活法,請別低估、小瞧!不嘗試、不開始,永遠不會成功!我的未來,讓我做主吧,信心百倍,未來可期,風雨過後,將是我的陽光人生。

原创文章,作者:靈珠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motion/%e6%ad%a5%e5%85%a5%e4%b8%89%e5%8d%81%e6%ad%b2%e7%9a%84%e8%87%aa%e5%b7%b1-%e5%bf%83%e8%81%b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