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結婚五年和丈夫恩愛 懷的第一個孩子沒了後 我們協議離婚

本故事已由作者:酒宸,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談客”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從民政局走出了那一刻,心中五味陳雜,百般滋味湧上心頭,一時不知如何形容。

“林瑜,謝謝你。”我的丈夫,不對,現在是我的前夫週琛,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輕輕抱了抱我,聲音一如既往地溫和,在我耳畔輕聲說道:“抱歉,這幾年都沒讓你開心過,既然做了決定,就義無反顧的往前走,去追尋你想要的生活,不要往回看。”

“謝謝,你照顧好自己。”我輕輕地拍了拍週琛的背,有很多話想說,最終說出口的卻只有這麼簡單的一句了。

“親愛的,再見。”週琛看著我的眼睛認真地道別。

“再見。”

2

我叫林瑜,今天結束了維繫五年的婚姻,回歸了單身。

我跟周琛是我大三時認識的,他長我幾歲,彼時已經是隔壁院校高分子化學研究院的研究員了,而我是新媒體專業的大三學生,一次實踐作業,採訪校園風雲人物,這才陰差陽錯認識了他。

他是我的採訪對象,剛開始接到採訪任務時我是百萬個不樂意,週琛特別難搞是兩個院校裡出了名的,倒也不是說拿架子,裝腔作勢之類的,就是單純的不愛說話,回答問題的方式極其簡單粗暴,每個回答都不會超過五個字,基本上不會再有額外的互動。

所以在我見到週琛之前,真的是心裡發怵,畢竟採訪質量直接影響到自己的期末成績,不得不重視。

但讓我意外的是對方彬彬有禮,雖然如傳言中一般話不多,但是也沒有讓我難堪,身著一塵不染的研究服,全程掛著如沐春風的笑容,有問必答,只是言簡意賅了一些,但是當我不厭其煩的讓他多說說時,他也照做了。

這是我們的初見,一見誤終生。

在我接觸過的男生里,從沒有像他這樣的,光風霽月,芝蘭玉樹,如同高嶺之花,讓人心生仰慕,卻又望而止步。

我們後來能走到一起現在想來都非常的神奇,我大清早去他們學校拍清晨的校園,正巧看到他從實驗樓出來,沒走幾步就開始身形打晃,我當時沒想太多,疾步跑上前扶住了他。

後來才知道他是低血糖,還搞實驗熬了一個通宵,將他送到醫務室,我又著急忙慌得去食堂買飯,再給他送過去。

那次之後我們才算是正式認識,剛開始也沒有多麼親近,但是他真的是個非常好的傾聽者,在我升上大四時,各種問題接踵而來,每天忙的焦頭爛額,但多數時候都是在做無用功,負能量爆棚。

每每這個時候我都會巴拉巴拉給周琛發大段的信息,也不指望他回信息,就是單純地發洩一下自己的情緒,畢竟他對而言是最安全的,跟我的朋友圈也沒有任何交集,所以可以肆無忌憚。

3

可能我話太多了,週琛終於忍不了了,在我又一次大半夜給他發了信息後,收到了他吃早餐的邀請,要說不高興那是假的,但是想想自己給他發的那堆牢騷,顯然尷尬更多一點,所以當晚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睜眼到天亮。

第二天頂著兩個碩大的黑眼圈去見周琛的路上我絕望極了,明明想給男神兩個好印象,為什麼就成了這個樣子。但是周琛看到我只說了一句:“謝謝你這麼配合我。”

我當時一愣,然後看到週琛濃重的黑眼圈頓時就笑瘋了,尷尬什麼的瞬間煙消雲散。

簡單的早餐過後,週琛笑著看著我,直截了當地問道:“林瑜,你單身嗎?”

“啊?”

“嗯,應該還是單身,那我可以追求你嗎?”

“哈?”

“以後有什麼想說的儘管來找我,對你,我永遠有時間。”

“啊?”

那天的對話就是這樣的,我至今記憶猶新,週琛陽光下的笑臉,深沉又溫和的嗓音,以及他眼底我傻傻的表情。

愛情就是這麼毫無預兆地滋生的,然後破土而出,恣意生長。

4

畢業後第二年,週琛向我求了婚,理工男掏空了自己所有的浪漫細胞,為了佈置了一場難忘的求婚儀式。

當我看著各種試劑在量杯中交融變換,形成一副色彩斑斕的場景時,我激動壞了,沒有半點猶豫地與他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後的日子是平淡又幸福的,雖然我們能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他一心撲在研究上,廢寢忘食是常事,而我面臨著行業的驟變,黑白顛倒是常事。

兩個人早出晚歸,在一起的時間就聊聊各自的近期的工作生活,計劃一下假期的旅行安排,當然,計劃了很多,卻一次都沒有實現過。

再後來我懷孕了,兩家人都欣喜若狂,尤其是他的母親,他的媽媽真的對我很上心,知道我有了身孕後特意從老家趕來,忙前忙後,照顧著我們的飲食起居,甚至想說服我好好在家養胎。

那時我的事業剛剛步入正軌,而且本身我跟周琛之間的差距,讓不少人都覺得是我高攀了他,所以我更加的不甘心,更想證明自己的能力,因此我沒有辭職,而周琛也一如既往地包容我,對我的選擇給予了充分的尊重,甚至說服了自己的母親。

可命運總是特別擅長捉弄人,我一直覺得自己還年輕,身體底子好,真的是無所畏懼。

所以我沒想到在連續幾日的加班後,我腹中的孩子就那麼悄無聲息的沒了,悲傷,難過,愧疚之情在那幾天將我徹底淹沒,尤其在看到週琛母子倆得知消息後貌似平靜但依舊難掩失望的臉龐時,我對自己的埋怨以及對周琛母子的愧疚之情達到了頂峰。

在那之後一向好強的我辭了職,放下了自己的驕傲,徹底回歸了家庭。

這個因為我的不重視而無緣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終究成了我們之間的裂縫。

我長時間沉浸在痛苦中,週琛剛開始還會溫聲細語地安慰我,但是我的狀況並沒有好轉,沒有了工作,突然空下來的我總是抑制不住的胡思亂想,情緒起起伏伏,自怨自艾。

對周琛的控制欲似乎也越來越強,恨不能讓他一天二十四小時陪著我,但凡他回來晚了或者因為試驗徹夜不歸,我就開始疑神疑鬼,盯著房門徹夜不眠,他一回來就開始問這問那,攪得他身心俱疲。

而我清醒過來時,又後悔不迭,一邊說著下次不能再犯,一邊又莫名其妙的開始作,彷彿陷在一個死循環裡,無法逃脫。

這種壓抑的氣氛影響到了周琛,家彷彿成了什麼洪水猛獸,讓他避之不及,寧願在實驗室睡行軍床,也不願回家來面對我。

最終,在我翹首以盼等了好幾日,終於等到他回家時,我死死地抱著滿臉倦意的周琛,懇求他再要一個孩子吧,有了孩子我們就能和好如初了。

週琛當時的反應我想我能記一輩子,他看著發瘋的我,哭了。

那個沉默寡言,彷彿什麼事都打不倒的男人,眼圈發紅,眼泛淚光,輕輕地擁住陷入瘋魔中的我,說道:“寶貝,你生病了,我們去看醫生好不好?”

5

第二天一早,我在周琛的陪伴下,去了醫院的精神科就診,去醫院的路上週琛全程緊緊握著我的手,每次當我緊張地看向他時,他都會微笑著給我回應。

直到到了會診室門口,他才鬆開我的手,輕柔地將我鬢角散落的髮絲別到耳後,吻了一下我的額頭,說:“別怕,我等你。”

檢查時間很漫長,檢查結果卻很快就出來了。躁鬱症,一個我之前從未聽說過的名詞,這一刻我彷佛聽到自己心裡那塊石頭轟然落了地,原來我是病了呀。

醫生出治療方案的時候,我將周琛拉了進來,他彷彿早就知道了,跟醫生有來有往,說著我聽不懂的專業名詞,討論著我的治療方案,那一刻我再次覺得眼眶發酸,這個男人真的太好了,原來他為我做了那麼多的功課。

躁鬱症的治療週期很長,但我在周琛的耐心的陪伴下恢復良好,但心裡彷彿永遠缺那麼一塊。

醫生建議說培養一些自己的興趣愛好,給自己一些小目標,去交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不要讓自己陷在自己的小世界裡。

那時候正值自媒體興起,本身就是相關專業出身的我敏感地嗅到了機會,在得到週琛的支持後,我開始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能,開始上傳一些日常生活類的vlog,起初只是一個排遣的方式,慢慢的有了一些粉絲,大家一起互相探討,分享彼此的生活,雖然素不相識,但又莫名的親切。

我跟周琛之間的似乎恢復了最初平凡幸福的生活,但我知道一切都變了,週琛再也不碰我了,再也沒跟我討論過孩子的事情。

而我在治療中也慢慢清醒了,開始學會重新審視自己,審視我們的婚姻。

我們曾經是相愛的,即使是現在也許依舊是相愛的,我們可以互相陪伴,只是我們再也無法去想像我們兩個人共同的未來了,我們因為對彼此的熱烈走到一起,但這份熱烈顯然無法維繫那麼久。

回歸到婚姻,沒有那麼多的風花雪月了,更多的是那些看起來雞毛蒜皮,但是卻至關重要的平凡小事,而我們兩個人似乎都無法妥善的處理這些事情。

他那麼熱愛研究,卻因為我無法全心全意地投入到研究中去,多次放棄去更高級的機構進修的機會;而我本來就是個爭強好勝,事業心很強的人,自以為為了婚姻做了莫大的犧牲,然而結果卻是如此的慘烈。

我跟周琛都是聰明人,一如我們在一起時那樣,分開時也是那麼的心照不宣。

沒有爭吵,沒有埋怨,在我基本上恢復後,我們選了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在校園一起散步,走到小路盡頭的默契地停下了腳步,笑著凝視著雙方的眼睛,做出了離婚的決定。

結婚五年和丈夫恩愛,懷的第一個孩子沒了後,我們協議離婚

6

整理好一切後,前塵往事隨風去,我帶著滿滿的信心想要回歸職場。

豈料第一步就遭到打擊,簡歷投了一波接一波,但是大多都石沉大海,寥寥幾個回复,一聊才知道全是銷售,銷售的產品的還都是一些完全叫不上名,資質都不全的東西。

就算是看在我的學歷和專業邀請我去面試的媒體類企業,基本上對我空缺了幾年的工作經歷打了個問號,在得知我年近三十尚未生育時更是連連搖頭,讓我我深刻的體會到了職場對女性的殘酷。

但我也不是輕易放棄的人,自媒體的風這麼大,既然常規路數走不通,那麼就另闢蹊徑,事是死的,人是活的,靈活變通嘛。

除了求職面試之外,我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經營自己視頻號,開始正式地憑藉自己的專業技能,結合當時社會熱點,對一些營銷案例做一些公正客觀的分析分享,陰差陽錯地有了一定的粉絲量。

我的工作也就是這麼來的,被一家被我的內容吸引到的媒體廣告公司給我發了邀請,我欣然選擇了加入。

誰曾想,第二個坎這麼快就來了。

入職第一周,我就受到了男上司的騷擾……

7

我信心滿滿地重新回到了職場,全心全力投入到了新工作中,夾在一群二十歲剛出頭年輕人中間,多少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雖然這些年一直沒有放棄過學習,但是依舊能明顯地感覺到自己跟不上節奏,加班是家常便飯,畢竟現在的營銷方式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轉變,需要時刻緊跟熱點,而熱點才不管你是在休息還是在工作,凌晨被叫起來加班成了稀疏平常的事情。

而這不是最讓我受打擊的,最難的是我對新鮮信息的敏感程度和接受程度遠比別人低,做事總是慢半拍,按照我上司的話說,永遠追不上熱點。

但我又豈是會輕易認輸的人,在完成分內工作之餘不斷地去充電,去學習。為了更加了解當下年輕人的喜好,放下自己不必要的矜持,去跟公司裡的九五後甚是零零後虛心求教。

在這個過程中,也有不少意外之喜,這些在外界看來顯得跳脫,天馬行空難以管教的孩子,卻幾乎都有一顆難得的赤子之心,樂於助人,率真可愛。

我似乎很快就融入了她們之間,還因為年長幾歲,成了她們眼裡可靠的大姐姐,誰有了煩惱都會來跟我叨叨幾句,讓我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被需要被認可的感覺。

但在職場,工作能力是第一位的,人緣再好,能力不行也是白搭。

在三番五次受挫後,我深知自己跟不上他們節奏。除此之外,我不認可這種純粹蹭熱點式的營銷方式,可能會有一些及時效應,但是熱度過得會很快,後勁不足,而且有些熱點真的太low,反倒會適得其反,這種營銷方式對那些認認真真做產品做企業的客戶來說,後患無窮。

因此我根據自己的分析與理解,交上了幾個能充分體現產品特點與企業文化,符合當下主流價值觀,將傳統文化與新鮮產品相結合,古今交彙的營銷方案,雖然很受公司小年輕們的認可,但還是無一例外被上司駁回了。

屢屢受挫,還是相當受打擊,一度都自己產生了懷疑。但轉機也來的很快,公司這種不分好壞,只要是熱點就一定要去蹭一把的營銷方式不出所料地翻了車。

客戶公司因為這種通過戲說歷史,調侃民族英雄來博眼球的營銷方式徹底激怒了眾人,一時之間被推上風口浪尖,辛勤創造的一切瞬間化成了泡影。

我們公司作為出謀劃策的一方,自然難辭其咎,巨額賠償,同時辭退了參與那個項目的所有員工,有不少與我交好的同事也受到了波及。

8

風波過去後,公司管理層大換血,而我的上司劉剛卻絲毫沒受到影響,不過態度較之以往有了較大的變化,不再是冷處理我,甚至啟用了早前被他廢掉的策劃案。

經過這場風波,公司的經營理念稍稍有點變化,不再跟之前似的一味地追求熱度,開始意識到內容的重要性,這一轉變反倒激起了員工們的積極性,尤其是那群本就天馬行空,創意無限的小姑娘。

一切似乎開始轉好,我們小組在做出了幾個成功案例後,在公司的地位水漲船高,而我也在大家的推舉下成了小組長,雖沒什麼實權,但也是對我的一種認可,自然滿心歡喜。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跟劉剛的接觸機會越來越多,而他的行為也越來越出格。

起初我並沒有感覺得異常,畢竟我的感情經歷可以說是相當單純,而前夫週琛又是那樣的一個正人君子,我幾乎沒有遭遇過這種事。

一開始,是劉剛總會讓我單獨去跟他匯報策劃方案,這也無可厚非,再正常不過,但是他又格外的熱情,作為上司又是親自給我煮咖啡,又是滿臉笑意的拉著我寒暄家常,我雖心有疑惑,倒也沒想太多,權當他是走親民路線了唄。

直到一次公司團建,兩天一夜的郊外遊。公司包了一家民宿,周邊還有採摘基地,公司裡的小年輕一個賽一個的興奮,難得的放鬆。喝著小酒吃著燒烤玩著小遊戲。

劉剛不知什麼時候坐到了我身邊,總是有意無意地與我產生肢體接觸,碰一下胳膊,碰一下腿,沒個消停。最無語的是他接著起身敬酒的機會,身形晃了幾天,毫不避諱的搭上的我的肩,甚至還狀似不經意的捏了捏,讓我登時汗毛直立,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而最讓我難堪的是,不知道是誰提議完真心話大冒險,都是同事,大家想對都比較克制,但是劉剛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行為舉止越來越過分,同座的同事都察覺到了,大家面面相覷,草草結束了遊戲,各自回了屋。

而劉剛不依不饒的跟著我,非說要跟我探討工作,直到組裡的幾個同事看不下去,互相打了個配合,剛剛入職的大男生拉走了劉剛,我才得以脫身。

9

幾個女同事陪著我回到了屋裡,幾個人聊著閒天,直到提到劉剛,氣氛瞬間變得有些詭異。在公司待的時間最長的兩位女同事互相看了一眼,表情複雜,欲言又止,但終究還是什麼話都沒說,看我情緒平復了一些,幾人匆匆告別。

這次團建讓我對劉剛產生了一些不好的看法,之後的工作中盡量避著他,盡量避開單獨與劉剛相處的場合。但是畢竟是在一個公司,尤其是他是我的直屬領導,根本就是避無可避。

劉剛估計也察覺到了我在躲他,沒想到這人卻毫無半分收斂,反倒是變本加厲,使勁一切辦法想揩油,言語上也更加肆無忌憚,我終於忍無可忍,向公司打了調組申請,但是被駁回了。

第二天一早,我剛到公司就被劉剛叫去了辦公室,我千防萬防,還是低估了這個人渣的無恥程度,在辦公室裡這個人終於毫無遮掩的露出了自己的原形。

“林瑜,你申請調組?”劉剛大腹便便坐在辦公椅上,意味不明的笑著打量著我。

“是。”我有些疑惑劉剛怎麼會這麼快就知道。

“原因呢?”劉剛露出困惑的表情,而我則被他噁心壞了。

“主要是想嘗試嘗試別的工作,發展更全面一些。”我深諳職場規則,抬頭不見低頭見,這種冠冕堂皇的話看似無用,但至少不會讓雙方下不來台。

“哈哈,你倒是會說話,說白了不就是想躲我嗎?”劉剛雙手交叉撐在辦公桌上,冷笑兩聲眼神陰鷙的看著我。

我被他嚇到了,而且也有點煩了跟他虛與委蛇,看著他沒說話。

“林瑜,你裝什麼清高?離過婚的女人就別太把自己當回事,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別特麼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想要什麼直說就是。”週琛滿口噴糞,一臉橫肉都在抖動。

我當時腦袋空空,連氣憤都忘了,我壓根沒想到都這個年代了,還能聽到這樣的惡臭發言。當即拿起桌上的水杯就潑了過去,隨後轉身疾步走出了辦公室,甩上門時還能聽到那個男人氣急敗壞的咆哮。

我知道這事恐怕沒法善了了,但是也不能一時氣憤失了理智,必須從長計議。

10

回到工位後,我盡量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強迫自己暫時先投入到工作中去,也沒去管同事們時不時投來的目光,大腦急速運轉想著應對之策。

當天風平浪靜,早上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劉剛,但我知道這也是一時的,這種垃圾人根本不可能輕易放過我,尤其是自尊心受挫後,就更加不可能了,一定會想方設法的給我使絆子的。

我想起來之前團建時,那兩位欲言又止的老員工,腦中有了些頭緒,臨下班前,我給其中一位關係更親近的女同事吳琳發了個信息,邀請對方晚上一起吃飯,原本沒想著對方會這麼快答應,但出乎意料的是對方欣然應了下來。

我知道對方是貴州人,趕忙定了一家離公司不是太遠的酸湯魚店,門臉看著不小,但裡面大有乾坤,最重要是味道非常正宗。果然,吳琳對菜色很是滿意,吃的不亦樂乎。

吃的差不多後,還沒等我開口,吳琳率先開口問道:“你今早跟劉經理髮生了衝突吧?”

“嗯,你聽到了?”我笑著抿了一口大麥茶。

“那麼大動靜想不聽到都難,不過也沒聽到太多,也就是他氣急敗壞的咆哮還有你甩上門的聲音。”吳琳笑著沖我眨了眨眼,身體前傾,壓低聲音問道:“你到底幹什麼了?能把他氣成那樣,都破音了。”

“哈哈,也沒幹啥,就是潑了他一臉水。”我也沒藏著掖著,如實說道。

“牛!”吳琳一邊摀嘴狂笑,一邊沖我豎了個大拇指。

“嗐,我也不知道當時怎麼想的。”我扯了扯嘴角,頭疼的揉著太陽穴,“我現在一個頭兩個大。”

“你是個有主意的,你找我是為了打聽劉剛的事吧?”吳琳收斂了笑意,喝了口茶,嚴肅地說道。

“是,吳姐你來公司也有好幾年了,對公司的人事肯定是最清楚的,我跟劉剛之間的問題想必你也看出來了,這事兒怕是不能善了了。”

“林瑜,你聽姐一聲勸,趁著現在趕緊找找下家,別跟劉剛死磕,這個人不是你得罪的起的。”

11

“吳姐,什麼意思?劉剛這麼厲害嗎?”我心底發沉,冷靜的問道。

“呵,他本人一點也不厲害,但是他的老婆,應該是他丈母娘家很厲害。”吳琳臉上的嘲諷壓都壓不住,“他李剛也就是嘴甜,攀上了高枝,才有了現在的地位,要不然啥也不是,要學歷沒學歷,要能力沒能力。”

“這樣啊,說起來從沒見過他老婆呢。”

“還不是被劉剛哄住了嘛。”吳琳左右看看,起身坐到我身邊,神神秘秘的說道:

“我跟你說,劉剛老婆比他大十多歲呢,不過家世好,保養得當,都這個年紀了,還過得跟個小公主似的。別看劉剛在我們面前張牙舞爪的,到了他老婆面前,那真的是跟孫子差不多,他哪能樂意讓咱們看到他這一面。”

“這麼說吳姐你見過啊,沒想到你知道的這麼多。”

“說真的我寧願不知道呢,我剛進公司那會兒劉剛還使勁跟我獻殷勤,那叫一個無微不至,要不是有次他老婆路過公司特意上來找他,我可能還蒙在鼓裡呢,差點就跳進火坑了。”吳琳喝了口茶,心有餘悸地拍了拍胸口。

“那他後來沒再糾纏你嗎?”

“沒有,他老婆來那天正好是我招待的,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產生了懷疑,拉著我聊了好半天,臨走還留了我的聯繫方式,自那以後劉剛就視我為無物,沒再來招惹我。”

“這人還真是…”信息量太大,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

“你是不是好奇上次出了那事,為什麼劉剛能安然無恙?”吳琳突然轉換了話題。

“嗯,我記得那個策劃案是他敲定的。”我順著她的話頭說道。

“因為咱們公司最大的股東就是他丈母娘家,所以他才會沒受一點影響,依舊混得風生水起。”吳琳撇了撇嘴,滿臉不屑。

“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通過吳琳的幾句話對劉剛這個人了解的更多了,說白了就是個鳳凰男唄,還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老婆,天天沾花惹草。

“所以你聽我一句勸,不要跟他硬碰硬,鬧大了說不好對你影響更大,你也知道在這種事情上,女人往往討不了什麼好。”

“謝謝吳姐,放心吧,我會小心的。”

12

跟吳琳聊過後我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我從來就不是什麼任人欺負的主,更何況劉剛這個人真的觸碰到底線了,尤其是聽吳琳說完,我的直覺告訴我受害者絕對不止我們一兩個人,這種人就是職場毒瘤。

我本沒打算太早行動的,說實話,我也怕事,尤其是這種事,處理不好了就是惹得一身騷,百害而無一利。

但是,劉剛沒給我多長的時間。

那天之後,劉剛對我的態度變得更加惡劣,不知道大家是否遭受過來自上司的職場騷擾,不是肢體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但凡你工作中有點無傷大雅的小失誤,他都會將這個錯誤放的無限大,全面否定你的工作,甚至上升到對你工作能力的質疑,更甚者會對你進行人身攻擊,久而久之,讓你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質疑自己,最後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我遭受的大概就是這樣,甚至更甚,年齡攻擊,還要時不時那我離婚的事情來說事,總結起來就是我幹啥啥不行,除了一張皮相一無是處,想讓我心甘情願屈服於他。

但也得益於上段婚姻,得益於前夫週琛對我潛移默化的影響,我的心智還是相對堅定的,更何況我從一開始就對劉剛這個人抱有惡感。

他徹底激怒我是兩件事,第一次是不知道他從哪裡得知我患過躁鬱症,於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直接叫我神經病,言語惡毒又骯髒。

第二次,是我在下班後看到新來的實習生在茶水間低聲抽泣,詢問之下才知道劉剛多次對她伸出了咸豬手,還拿實習證明還有正式offer威逼利誘。讓這個家境平平,剛剛走出象牙塔,對未來充滿了期許的女孩子受到了重創。

第二天看著新來的實習生忐忑不安的走進劉剛辦公室,感受到一隻手不著痕蹟的搭上自己的腰部,我終於下定了決心,既然你不做人,那我就替你撕下這張偽善的臉皮。

13

我叫上了吳琳,還有那個實習生,知道我要搞事之後,實習生一臉激動的看著我,好像我瞬間在她眼里高大了起來,那閃閃發光的眼神讓我哭笑不得。

我將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並找吳琳要了劉剛老婆的聯繫方式,託付吳琳憑藉自己在公司的好人緣,去收集受害者信息,我們都覺得受害者肯定不少,光吳琳知道的就有好幾個。

然後囑咐實習生將蒐集來的證據整合在一起,充分發揮自己的專業技能,撰寫軟文,甚至製作了好幾集動畫小短片,以備之後的需要。

而我則找了周琛,我將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告訴了他,這個男人一如既往的耐心的聽我說完,爽快的答應了幫我介紹他的律師好友的請求,然後欣慰的看著我說:

“我還記得你第一次來採訪我,明明害怕的不行,但還要強裝鎮定。時隔多年,我終於又看到你一往無前,無所畏懼的樣子了。恭喜你,終於找回了自己。”

週琛的話給我了莫大的勇氣,我甚至生出了一種一腔孤勇的感覺,覺得自己厲害極了。

律師下場後事情的發展突飛猛進,我們集結了將近十來位遭受過劉剛騷擾的女同事,簽署了共同維權的協議,將部分證據一併報送給了公司上層。

我還將之前意識到劉剛心懷不軌,每次單獨見他時錄的音,以及一部分女同事收到的露骨短信做了打碼處理後寄送給了劉剛老婆,想讓她看清這個男人的真面目。

公司對這件事採取了冷處理,我們等了整整一周,沒有對劉剛作任何處理,人事反倒開始一個個的找女員工談話,大意是這件事會影響公司形象,不要鬧大之類的,還想將鍋甩給我們。

經過大家的討論和一致同意後,我們當機立斷將之前製作的視頻發到了我養了很久的視頻號上,經過兩天的發酵,這件事終於登上了熱點榜。

律師也很快有了動作,根據相關規定,提請相關單位對違法行為人依法給予行政處罰,同時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了民事訴訟。

事情的發展很迅速,劉剛得到了他應得的處罰,而劉剛的老婆在事發之後火速跟他離了婚,將瞬間一無所有的劉剛掃地出門。

公司那邊也因為這件事,上下徹徹底底清查了一遍,整個公司的空氣都清爽了起來……(原標題:《因為愛你,所以放你自由》)

點擊屏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看更多精彩故事。

原创文章,作者:談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motion/%e6%95%85%e4%ba%8b-%e7%b5%90%e5%a9%9a%e4%ba%94%e5%b9%b4%e5%92%8c%e4%b8%88%e5%a4%ab%e6%81%a9%e6%84%9b-%e6%87%b7%e7%9a%84%e7%ac%ac%e4%b8%80%e5%80%8b%e5%ad%a9%e5%ad%90%e6%b2%92%e4%ba%86%e5%be%8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