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父女 情感故事

星期天是姍姍十三歲的生日。她特別興奮,因為她知道爸爸這天晚上要回來,她已經快四年沒有見過爸爸的面了。

爸爸要回來的事兒,媽媽沒有告訴

她,是姍姍她自己偷聽來的。那天夜裡爸爸突然打來了電話,媽媽以為她睡著了,其實她一聽到電話鈴就醒了,豎起耳朵聽。

她聽到媽媽說:“我知道你惦記著姍

姍的生日,孩子也整天想著你。你要回就回吧,今年門前的樹早早開了花,是個好兆頭!”

知道爸爸想著自己,姍姍真是快活死了,從那刻起,姍姍就盼望著爸爸回來。

星期天一大早,樓下的居委會主任古奶奶就來敲門借東西,可拿了東西又不馬上走,在屋裡看來看去,邊看邊問:“你媽媽怎麼不在家?”

“她今天加班,去快餐店了。”姍姍說。

“大星期天的,又把你一個人扔在家裡啦?唉,多好的閨女….”她嘮 叨著往外走。姍姍剛想關門,古奶奶忽然又轉身問道:“你爸爸….. 一直沒消息?

“啊?”因為要說瞎話,姍姍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一點兒也沒有。 ”“是嗎?唉,你爸也真是……”古奶奶嘆息著走了。

姍姍回到屋裡,就再也忍不住了,坐在椅子上哭了起來,那可怕的一天又出現在她腦子裡,清清楚楚,就像是昨天剛剛發生的。

那天是姍姍的九歲生日,剛好也是個星期天,一家三口一起動手準備生日午宴,正說說笑笑的時候,電話鈴響了。

姍姍立刻跑過去接,是一個陌生的阿姨打來的,她的口氣很急,也沒說她是誰,就說要找姍姍爸爸。

接了那個電話,爸爸就慌了,急急忙忙地收拾東西要走,媽媽開始哭起來,姍姍嚇傻了。

爸爸沒走多會兒,樓下就傳來了警車的聲音,來了好多警察,他們一臉嚴肅,說爸爸犯了貪污罪,檢察部門已經立案偵查,隨後他們對屋子進行了搜查。

從那天起,姍姍就沒有再見過爸爸,她的生活也完全變了,媽媽整天板著個臉,姍姍還聽到媽媽在電話裡跟姥姥或者小姨說:“鬧不好他把錢都給了那個壞女人,要不然,她哪來的錢買好車? ”

四年過去了,爸爸終於要回來了,姍姍滿以為媽媽會在家和她一起準備,誰知媽媽根本沒跟她提這事兒,和往常一樣要去快餐店上班。

姍姍再也忍不住了,就在媽媽要出門的時候,她突然大聲叫道:“你為什麼不留在家裡等爸爸?”

媽媽愣了一下,對姍姍說:“誰跟你說爸爸要回來的?”

姍姍見媽媽騙自己,很不高興,她大聲嚷道:“我聽到爸爸和你打電話了。 ”

媽媽臉上有些驚慌,她搖著手說:“別亂說,不然爸爸再也不會回來了。姍姍,媽不去上班就要被開除,媽找到這份工作不容易啊。 ”

姍姍根本不相信媽媽的話,她認定了媽媽是不想見爸爸了。

姍姍哭著哭著,差點睡著了,這時門鈴響了,打開門,姍姍看到了一個陌生女人。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女人一出現在門口,姍姍就覺得她一定是媽媽說的那個“壞女人”,要不,怎麼爸爸剛一說要回來,她就也到了呢?

果然,她隔著防盜小聲說:“我是你爸爸的朋友,跟他約好了在家裡見面。 ”

姍姍立刻就想把門關上,不讓她進來,突然又想起四年前要不是她給爸爸打了電話,爸爸早就讓警察給抓起來了。

姍姍猶豫了一會,決定先給媽媽打個電話,沒想到媽媽一點兒也不驚奇,竟然說讓她進來吧,然後就掛了電話。

那女人有點緊張,進門之前,一個勁兒地回頭朝電梯那邊看。

走進房間,她看見了擺在桌上的蛋糕,愣了一下,趕緊從頭上取下一隻小小的發卡。“阿姨不知道你今天過生日,只有這個小禮物了,祝你生日快樂!”她邊說邊把發卡別在姍姍的頭上。

這個女人陪著姍姍一起看電視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 她看了看表,衝姍姍說道:“你一定餓了,幹嗎不先吃一點兒?”

“不,我想等爸爸回來一起吃。 ”

“他可能回來得很晚,而且…..”她不再往下說了。

“什麼?”姍姍追問。

“沒什麼,”她敷衍著,“好像你爸爸是因為你的生日才決定回來的,是嗎?”

“當然。 ”姍姍自豪地回答。忽然,一個念頭閃進了她的腦海:為什麼不反問她一下?

“那你為什麼要見我爸爸?”姍姍問。

聽到這個問題,她顯得有些意外,一副沒有準備的樣子,思忖了半天,才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的答案對一個十三歲的女孩來說很可能是不適合的。 ”

姍姍最討厭大人覺得她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看著她那異樣的神情,姍姍突然冒出了報復的念頭。

“怎麼樣,那輛高檔車開得挺舒服吧?”姍姍出其不意地問了一句。

那女人顯得極不自然,似乎根本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個提問。

不過這只是一瞬間的事,很快她就恢復了常態,答非所問地支應了過去。

不知不覺之中,時間便到了夜裡十點。到了這個時候,對姍姍來說,絕不僅僅是餓的問題了,她早已經是人困馬乏了。而那個女人,非但不困,還愈發興奮起來,並且沒了先前那種緊張的樣子。姍姍可不行了,坐在那兒竟睡著了。

她做了一個噩夢,似乎有人在打架,當她被嚇醒的時候,發現眼前的現實比噩夢也強不了哪兒去。

門開著,爸爸回來了,就站在她的眼前。而剛才陪自已看電視的那個女人站在他的邊上,正用手銬銬著他的雙手。

爸爸似乎對此全然不顧,兩眼就那麼呆呆地朝她望著。

姍姍還沒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外面就又衝進來好幾個警察,推推搡搡地把爸爸帶走了。

姍姍號啕大哭,跌跌撞撞地追了出去。

看見姍姍傷心的樣子,爸爸生了氣,他扭著脖子質問那女人:“要抓就抓,非要當著孩子的面兒乾嗎?”

“我們也不想這樣,可你實在是太狡猾了,只有這樣才能萬無一失。 ”

見警察把爸爸推進了電梯,姍姍抓住了那女人的褲子,哭著喊道:“我媽就要回來了,你是我爸爸的女朋友,怎麼也得讓他們見上一面呀!”

聽了姍姍的話,那女人忍不住嘆了口氣,說:“首先,我是警察,不是你爸爸的女朋友,你爸爸的女朋友因為向罪犯通風報信和窩藏罪犯,早已被公安機關抓起來了,至於你媽媽….”

說到這兒,不知為什麼她把目光轉向了爸爸。這一刻, 爸爸難過地低下了頭。

“別費心思了,孩子,”爸爸喃喃地說,“你媽根本就不想…也不會回來見我…..”

“這不可能…姍姍連連大聲喊著,“這不可能!爸爸你糊塗了….”

“孩子,爸爸一點兒也沒糊塗,”爸爸也哭了,“你怎麼不想想呀,她要是想見我,怎麼會向警察報告呢?要知道,我要回來的事,只跟你媽媽一個人講過。”

作者:宋毓建

原创文章,作者:半島文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motion/%e6%95%85%e4%ba%8b-%e7%88%b6%e5%a5%b3-%e6%83%85%e6%84%9f%e6%95%85%e4%ba%8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