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 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離婚

肖蓉和杜宇的婚姻剛好挺過了第三個“七年之癢”,二十一年,還癢不癢不好說,但左鄰右舍都知道:這麼些年來這對夫妻三天一小吵,三週一大吵,每季度一爆吵。

有好事者幫夫妻倆分析過,他們之所以結婚二十一年還不消停,歸根結底是因為沒有孩子,沒有孩子可供操心和操勞,原本就體力充沛、火爆脾氣的人,怎麼能不互相干仗呢?

尤其近幾年,夫妻倆人到中年,喝白開水都長得像狂吃豬飼料一般,不約而同地膘肥體壯,倆人互相看對方不順眼,矛盾不減反增,令吃瓜群眾為之咂舌。

但是有幾個月,夫妻倆在體重方面的差距卻逐漸拉開,別人不知道,杜宇自己清楚。他因為染上了網絡賭博,弄得自己焦頭爛額不說,還欠下一屁股債,他是吃不好又睡不香,更不敢跟肖蓉說。幾個月下來,杜宇瘦了二十多斤,脾氣更是糟糕,總沒好臉色。

肖蓉可是好欺負的?她漸漸知曉杜宇的丟人事蹟,她心裡憋著氣,就是不說。好在夫妻倆多年來各自掌管自己的財產,既然杜宇還沒有打她小金庫的主意,那麼她就採取“敵不動,我不動”的策略。一段時間來,夫妻倆雖說不吵,但暗流湧動,且夫妻二心,爆發只差一截引線罷了。

肖蓉不久前迷上了跳交際舞,認識了一個固定舞伴後,她勁頭更足了,天天晚上和舞伴跑到體育館切磋舞藝。在舞伴的鼓勵下,她還報了學習班,每週三節課,均是晚上出動。此事,杜宇是看在眼裡的,無奈他無暇顧及,更無心顧及,只在心中暗暗窩火。

有些既定的事實往往僅隔著一層紗窗紙紙,不捅相安無事,一捅天下大亂。

在一個燥熱難耐的晚上,也合該出事——

肖蓉即將出門,走出客廳才意識到方才打扮少做了一道工序,便從小坤包裡拿出口紅,憑著經驗往嘴唇上抹,這時一個噴嚏不請自來……由於不確定口紅是否劃在臉上,她扭頭問坐在沙發上的杜宇:“哎,你幫我看看,我臉上有沒東西?”

“有!”低頭摁手機的杜宇抬頭,眼神裡露出不耐煩。

“真的有?”

“嗯,很多,很多肉!”

杜宇的態度和話語立馬點燃了肖蓉滿肚子的火藥。積壓已久的負能量一發而不可收拾。而杜宇也早有豁出去的打算,爭吵從一開始就進入了白熱化狀態。不同以往的是,這一次夫妻倆都有意要拔刀見血,刀刀致命,句句帶著“不過拉到”的氣勢。

男人最痛苦的是別人說他無能;女人最討厭的是別人說她醜陋。肖蓉專門攻擊杜宇的“無能”,從身體無能到精神無能,說得絲絲入扣;而杜宇重點控訴肖蓉的“醜陋”,從外表的醜陋到內心的醜陋,說得不偏不倚。

最後,什麼都吵開了,夫妻倆用嘴皮子互相把對方撕扯的片布不留、赤裸蒼白,他們不裝了,攤牌了。他們的婚姻在激愴中走向墳墓……

多年以後,當有人問起肖蓉和杜宇離婚的原因時,儘管相隔千里,他們竟然默契地給出相同的答案——性格不合。

文/若安山

原创文章,作者:若安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motion/%e5%b0%8f%e6%95%85%e4%ba%8b-%e4%b8%8d%e7%ae%a1%e4%b8%89%e4%b8%83%e4%ba%8c%e5%8d%81%e4%b8%80%e7%9a%84%e9%9b%a2%e5%a9%9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