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千萬熱度話題 如果有來生 你還願意和現在的配偶結婚嗎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實用的心理學

“如果有來生,你還願意和現在的配偶結婚嗎?”這是某社交媒體上的六千萬熱度話題。

看完這個問題,筆者並沒有立馬下定論,畢竟這是一個嚴肅而深刻的話題,在翻閱了大量網友們的回答後,其實也猜到了結果。

有不少網友認為男女經過多年的磨合,就算沒有那麼完美的相濡以沫,至少也會對彼此建立起足夠的依賴吧,可是結果確實是:大部分都不願意。

其實在婚姻諮詢中我們看到了太多的婚戀糾紛,尤其是現在的家庭婚戀諮詢的龐大市場中,真的可以反應出太多中國式親密關係問題,

其實早在2017年某婚戀機構的調查報告中就有了答案:進入婚姻的男性中59%的會後悔結婚,76.7%的女性也後悔嫁給對方。

這組數據也在最高人民法院公佈的2017年中國離婚案中證實,超過七成的離婚官司是女方主動提出的,與76.7%的女性後悔結婚數據高度吻合。相比而言,男性後悔結婚的比例要比女性低很多。

雖然已隔五年之久,但離婚率的逐年攀升和提高也是確確實實的。

這個結果真的很令人痛心,婚姻的解體不僅與親密關係緊密相連,更是與個體的心理因素高度相關。

男女的個體心理差異

“如果讓我再嫁一次,我絕不會選擇現在的老公”“身邊的人都說,以我的條件能嫁個更好的”“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閨蜜,竟然過的比我好”我想這可能映射了大部分的女性心理。

在女性越來越獨立的時代,女人們敢於提出自己的訴求其實是好事,這也意味著她們敢於去爭取屬於自己的東西,在婚姻這場“交易”中,吃虧更多的確實是女性。

最令人痛苦的點就在於女性的付出很難用數字去衡量 ,尤其是當女人有了孩子以後付出更多,心理上更需要一種踏實感和安全感。

而中年男人又往往心有餘而力不足,無法滿足妻子就會感到失望,覺得付出不成正比,再加上外界的流言蜚語,便產生“嫁虧了”的感受。

都說女人過了25就是成熟女性了,而男人卻不一樣,心理學研究表明:,男人到了27歲才能結束一些幼稚行為,慢慢變得成熟,並且只是個開始,直到他們第一個寶寶誕生,才會真正成長為一個男人,所以很多妻子發現男人30幾歲還像個孩子。

女人向男人袒露心聲,遇到不成熟男人反被潑一盆冷水,無疑給疲憊的女人心理雪上加霜。就算如此,他們的許多幼稚行為都不會消失,仍會酗酒買醉等等,“男人至死是少年”這句話解釋的就是男人的成長要比女人慢的多。

女性朋友們在在後悔與現在的伴侶結婚時,最需要考慮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彼此相愛不要計較付出的多少,因為愛你的人眼中看得到,不愛的人才會熟視無睹。

凱瑟琳·泰勒曾說過:人輕信而偏執的想法大多是外來灌注,而自己又缺乏思考的結果。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意味著不能感受婚姻的來之不易與幸福,活在他人的眼光和評價裡,滿腦子便是“虧不虧’的問題,人生沒有虧不虧的問題,只有值不值得的問題。

中國式親密關係的核心矛盾

中國多出來的3800萬單身男性其實就是封建意識下最典型的產物,女性的獨立意識只是瓦解封建意識的開始。

據世界經濟論壇發布的《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顯示,中國重男輕女的思想在全球144個經濟體中仍居前列,在“新出生人口在性別上”,中國已經處於紅色警示狀態。

國內現有的實際情況就是”男女平等”的科普遍地都是,女性幾乎在任何領域都不輸給男性,可以撐起中國半邊天,而重男輕女封建意識的瓦解卻僅僅是個開始,怪不得有人調侃:中國真正的“男女平等”還得再等一百年。

這種獨特的環境自然誕生了中國式親密關係,中國男人至始至終都有性別優越感,尤其是在重男輕女的家庭,表面上尊重對方,潛意識裡依舊認為女性是男性的附屬品和財產。

這就決定了男方不會費心理解女方的痛苦,大部分婚戀諮詢是無用的——因為你永遠叫醒不了一個裝睡且愚昧的人。

女性的含淚訴說與挽救,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有的時候,人們認為換個伴侶就能解決問題,卻恰恰無用,錢鍾書在《圍城》裡面說::“婚姻就像一座圍城,圍城外的人想進來,圍城裡的人想出去”。

而如今,圍城的城牆已破洞不堪,人們來來往往,進出隨意!——就算你進了再出來,出來再進去,結果也不一定好,破牆依舊是破牆,唯一的方法就是改變進來的方式。

也就是說,無論是性別心理差異也好,還是大體環境也罷,換個伴侶終究不能從本質上解決當下的問題,只有尋找到自己的依戀模式,改變相處模式,糾正模式中的錯誤,找到自己舒服的方式,才有可能有一段幸福的婚姻。

幸福的婚姻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婚姻原因千奇百怪,卻都逃離不了固有的依戀模式。

努力奮鬥無論是“探索自我”還是“物質滿足”,每個人只有拿到底牌才有底氣,即使婚姻不幸,也有自保的能力,更有隨時離開的勇氣。

– The End –

作者 | 湯米

編輯 | 不下雨

第一心理主筆團 | 一群喜歡仰望星空的年輕人

參考資料:Bruk, A., Scholl, S. G., \\u0026 Bless, H. (2018). Beautiful mess effect: Self–other differences in evaluation of showing vulnerabil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5(2), 192-205

微信公眾號:第一心理

原创文章,作者:第一心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emotion/%e5%85%ad%e5%8d%83%e8%90%ac%e7%86%b1%e5%ba%a6%e8%a9%b1%e9%a1%8c-%e5%a6%82%e6%9e%9c%e6%9c%89%e4%be%86%e7%94%9f-%e4%bd%a0%e9%82%84%e9%a1%98%e6%84%8f%e5%92%8c%e7%8f%be%e5%9c%a8%e7%9a%84%e9%85%8d%e5%81%b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