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小雅 鹿鳴之什 白華 小札一七四 紹興李珍

《詩經·小雅·鹿鳴之什·白華》小札一七四——紹興李珍

束皙(西晉)

白華朱萼1,被於幽薄2。粲粲門子3,如磨如錯4。終晨三省5,匪惰其恪6。

白華絳趺7,在陵之陬8。倩倩士子9,涅而不渝10。竭誠盡敬,亹亹忘劬11。

白華玄足,在丘之曲。堂堂處子12,無營無欲13。鮮侔晨葩14,莫之黠辱15。

譯:

白華攜朱萼,覆蓋青青草。衣鮮嫡子德,磨錯其意志。早夕三自省,勿惰知恭敬。

白華絳花跗,丘陵隅隱顯。美善佳學子,涅染而不渝。恭敬竭誠心,亹亹忘勞累。

白華玄染足,小丘彎曲藏。堂堂賢隱士,無欲亦無求,晨起養葩華,莫讓聰明辱。

注:1.白華:白色的花。朱萼:紅花。 2.幽薄:草叢生曰薄。

3.粲粲:(càn音餐)衣服鮮明貌。門子:這裡指世襲官職之嫡子。

4.磨錯:磨光銼平。多比喻磨煉意志。

5.終晨:晚早。 6.恪:(kè克)敬也。

7.趺:同“跗”,指腳背。 8.陬:(zōu音鄒)角也。

9.倩倩:美好貌。士子:這裡指學子。

10.涅而不渝:用涅染而不黑。喻品格高尚,不受環境影響。涅:是一種可作染色之石。

11.亹亹:(wěi音偉)勤勉不倦貌。劬:(qú音渠)勞累。

12.處子:有品行而不做官者。 13.營欲:慾望、要求。

14.侔:(móu音謀)相等,齊。 15.黠:(xiá音匣)聰明。

議:作者乃西晉人,名束皙,字廣微,為後人所作的第二首“笙詩”,筆者為廣微先生解讀,毛公有言《毛詩序》:“《白華》,孝子之絮白也以。”

毛公在說什麼呢?說的是“孔門十哲”以德行著名的閔子騫之事情,記載在《二十四孝》中,其母早死,後母有二子,衣以棉絮;妒損,衣以蘆花。父知,欲去後母,子騫跪求父,說“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之賢孝者。

這一篇廣微先生說的就不一樣了,白華和紅花都是出於草而秀於草者,草之最美時光,以此而起興。

他所舉例的第一章即是世襲爵位繼承者如何在做?

一是“磨錯”是在述說子貢之事,“如琢如磨”,“磨”、“琢”指學問之深厚;“錯”、“磨”指品行之鎚煉,孔子與子貢互相把對方稱為玉,子貢是“瑚璉也。”孔子是“美玉”互為欣賞,記載在《論語·子罕》中。

二是“吾日三省吾身”者,是曾子的故事,記載在《論語·學而》,省的是什麼?對事的忠心、對朋友的誠信、是否踏實在做?忠者乃天道、誠者乃人道。

第二章,是對普通的但是真正的學子所說的話:涅而不渝,也即是今人所說的:“出污泥而不染。”不為惡劣環境所染污,唯有致力於恭敬與誠信,這是內修的;外用是勤勉與不怕勞累。

第三章,便是在告誡了:少一點欲求,把聰明不要用在自辱其身上。這也是其自身一生遵行的寫照。名利氣氛太濃厚的時期,還是避退三舍為妙。

這種詩情詩意,確實與《詩經》詩不一樣,但比毛公之言有更深厚的內涵,因為毛公之言是特例,本詩範圍更廣泛,後人可以藉鑑。廣微先生喜歡用舉例說明觀點,並且藏在暗處,耐人尋味。

丁酉年十月廿五

了解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8%a9%a9%e7%b6%93-%e5%b0%8f%e9%9b%85-%e9%b9%bf%e9%b3%b4%e4%b9%8b%e4%bb%80-%e7%99%bd%e8%8f%af-%e5%b0%8f%e6%9c%ad%e4%b8%80%e4%b8%83%e5%9b%9b-%e7%b4%b9%e8%88%88%e6%9d%8e%e7%8f%8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