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小雅 谷風之什 大東 小札二百零九 紹興李珍

《詩經·小雅·谷風之什·大東》小札二百零九——紹興李珍

有饛簋飧1,有捄棘匕2。周道如砥3,其直如矢。君子4所履,小人5所視。睠言顧之6,潸焉出涕7。

小東大東8,杼柚其空9。糾糾葛屨10,可以履霜。佻佻公子11,行彼周行。既往既來,使我心疚。

有冽氿泉12,無浸獲薪13。契契寤嘆14,哀我憚人15。薪是獲薪,尚可載也。哀我憚人,亦可息也。

東人之子,職勞不來。西人之子,粲粲衣服16。舟人之子17,熊羆是裘18。私人之子19,百僚是試20。

或以其酒,不以其漿21。鞙鞙佩璲22,不以其長。維天有漢,監亦有光。跂彼織女23,終日七襄24。

雖則七襄,不成報章25。睆彼牽牛26,不以服箱27。東有啟明28,西有長庚29。有捄天畢30,載施之行31。

維南有箕32,不可以簸揚33。維北有鬥34,不可以挹酒漿35。維南有箕,載翕其舌36。維北有鬥,西柄之揭37。

譯:

圓簋盛熟食,棘匙曲而長。周朝道如砥,直行如箭直。君子所行道,小民來仰視。回首眷顧望,潸然涕淚出。

東方大小邦,織機梭筘空。小民穿麻鞋,無奈踩寒霜。輕佻公子哥,行在周大道。來來又往往,使我心憂苦。

寒冽側山泉,無浸濕柴薪。淒淒寤嘆息,哀我苦命人。伐下新柴薪,裝車運回家。哀我苦命人,亦可稍息唉。

東邦君臣啊,職勞無問候。西侯君臣啊,衣服粲然樣。輈人臣子啊,熊皮製裘服。大夫家臣啊,百官任挑選。

有人享醇酒,有人無米漿。瑞玉累垂貌,無有其專長。仰望銀河燦,熠熠閃毫光。三足織女星,白日七次轉。

白日雖七轉,難織成華章。明亮牽牛星,難載那車箱。東昇啟明星,西落成長庚,畢宿成匙曲,張網在行道。

南方簸箕星,簸不揚米糠。北方那鬥宿,不能酌酒漿。南方簸箕星,吞吐如有舌。北方那鬥宿,西柄舀東方。

青龍七宿

注:1.饛:(méng音盟)食物滿簋貌。簋:(guǐ音軌)盛放煮熟飯食的器皿。飧:(sūn音孫)指熟食,飯食。

2.有捄(qiú同“球”):曲而長貌。棘匕:用棘木做的匕匙。

3.砥:(dǐ音抵)砥石。 4.君子:權貴顯要。 5.小人:小民。

6.睠:(juàn)同“眷”。 7.潸:(shān音山)潸然。

8.小東大東:在鎬京或稱成周或宗周(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西北)諸侯國以遠近分,近為小東,遠為大東。

9.杼柚:(zhù zhú音住燭)織布機上的兩個部件,即用來持緯(橫線)的梭子和用來承經(直線)的筘。亦代指織機。

10.糾糾:繩索纏繞貌。葛屨(jù音巨):葛麻製成的鞋。

11.佻佻:(tiāo音挑)輕佻貌。

12.冽:(liè音列)寒冷。氿(guǐ音軌)泉:從側面流出的泉。

13.獲薪:砍下的柴。

14.契契:通“淒淒”,愁苦貌。寤(wù音務)嘆:睡不著而歎息。

15.憚(dàn音旦)人:勞苦者。 16.粲粲(càn音燦):鮮明貌。

17.舟人:即輈人,造車之人。 《周禮·冬官考工記·輪人/輈人》:“輈人為輈。輈有三度,軸有三理。”

18.熊羆(pí音皮):用熊皮和棕熊皮製作的皮袍。

19.私人:古時稱公卿、大夫或王室的家臣。

20.百僚:百官位也。 21.漿:米漿。

22.鞙鞙:(xuān音軒)佩玉累垂貌。璲:(suì音歲)瑞玉名。

23.跂:(qí音祈)多足。織女:三星組成的星座名,呈三角形,位於銀河北側。後演變成女宿。

24.七襄(xiāng音鄉):謂織女星白晝移位七次。古人一天分十二時辰,白日分卯時至酉時共七個時辰,織女星座每一個時辰移動一次。

25.報章:報,复。指織機的梭子緯線往復織作;章,經緯紋理。不成報章,即織不成布帛。

26.睆:(huǎn音緩)明亮。牽牛:牽牛星。又名河鼓星,俗名牛郞星,三顆星組成,在銀河南側。後演變成牛宿。

27.服箱:負載車箱。猶駕車。服:負載;箱:車斗。

28、29.啟明、長庚:啟明星。金星(又名太白星)晨在東方,叫啟明,夕在西方,叫長庚。同一顆星也。

30.天畢:畢星團,八星組成的星座,狀如捕兔的畢網,網小而柄長,手持之捕兔,後演變西方白虎七宿之第五畢宿,共七星。 31.施:張。

32.箕:(jī音飢)箕宿,東方青龍七宿之第七宿,共四星。

33.簸揚:田簸箕揚米除糠。

34.鬥:鬥宿,北斗七星,北方玄武七宿之第一宿,共八星。

35.挹:(yì音億)舀也。

36.翕:(xī音西)合張。箕星底狹口大,像內吸舌若吞噬之狀。 37.揭:舉也。

白虎七宿

議:高遠的天空是大家的,不屬於任何一個個人或者集團的,原因是高不可攀性。如果有一天,我們連仰望天空也要付費,那麼,不知會變成什麼樣的世界?

回到本詩,詩中的天文知識比較多,順便簡述一下:銀河北側織女星(女宿)與銀河南側的牽牛星(牛宿)遙想呼應;北斗星(鬥宿)和東方簸箕星(箕宿)緊緊相連;啟明與長庚同一異名星;還有那天畢(畢宿)張網在行道。二十八星宿中東方青龍出現箕宿;北方玄武出現鬥宿、牛宿、女宿;西方白虎出現畢宿。共五個星宿,外加啟明與長庚同一顆星,用詩歌的形式把它傳播。可見當時二十八星宿傳播比較廣泛,相當於正八卦。二十八星宿分九野相當於文王八卦之區別。最後一句,鬥宿西柄舀東方,正是起九之寒。

上部分僅僅是點綴的,重要部份是東方大小邦國的兆民“織機梭筘空,小民穿麻鞋,無奈踩寒霜。”家家戶戶那台織機,一年忙到頭是空的,如銀河的織女星般,可望不可及,豈不悲呼?卿大夫之家臣“百官任挑選”,豈不憂呼?兆民哪裡還有活路,那種淒苦非筆墨所能描繪;那種無奈,惟有仰望蒼天,無聲流淚。

在此想起唐朝李白浪漫情懷的筆法,筆者暗思大概從中吸取營養的吧。最難得的是,周朝如矢的大道,如果照章行,便是直道。嘆今非昔比,穿著麻鞋,踩著寒霜,到那寒冽側山泉邊去砍柴,祈求千萬別浸濕,因為回家還要等著柴煮飯呢,唉……

仰望那萬里夜空,披星戴月生活的人們又有多多少少呢?又歷經了多少代呢?仰望那長空多少的憂苦一掃而光,心中惟有晴朗粲然的夜空。真是心胸豁然開朗,這就是溫柔淳厚之心啊。

本詩反差實在太過強大,也必須有強大包容之心理,才能涵養其內容。

戊戌年三月廿三

玄武七宿

了解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8%a9%a9%e7%b6%93-%e5%b0%8f%e9%9b%85-%e8%b0%b7%e9%a2%a8%e4%b9%8b%e4%bb%80-%e5%a4%a7%e6%9d%b1-%e5%b0%8f%e6%9c%ad%e4%ba%8c%e7%99%be%e9%9b%b6%e4%b9%9d-%e7%b4%b9%e8%88%88%e6%9d%8e%e7%8f%8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