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小雅 南有嘉魚之什 蓼蕭 小札一七九 紹興李珍

《詩經·小雅·南有嘉魚之什·蓼蕭》小札一七九——紹興李珍

蓼彼蕭斯1,零露湑兮2。既見君子,我心寫兮3。燕笑語兮,是以有譽處兮4。

蓼彼蕭斯,零露瀼瀼5。既見君子,為龍為光。其德不爽,壽考不忘6。

蓼彼蕭斯,零露泥泥7。既見君子,孔燕豈弟8。宜兄宜弟,令德壽豈。

蓼彼蕭斯,零露濃濃。既見君子,鞗革沖沖9。和鸞雍雍10,萬福攸同。

譯:

艾蒿高大,露珠晶亮。見到君子,我心舒暢。歡聲笑談,得以安樂。

艾蒿高大,露珠晶瑩。見到君子,恩寵榮光。德行無差,長久不忘。

艾蒿高大,露珠潤亮。見到君子,愷悌安樂。兄弟和睦,美德無疆。

艾蒿高大,露珠潤瑩。見到君子,精緻馬飾。和鸞悅耳,萬福所歸。

注:1.蓼:(liǎo音了)指草本植物;(lù音綠)指高大貌,應讀後一種音。蕭:又名艾蒿,有香氣的。

2.湑:(xǔ音徐)露水晶瑩的樣子。

3、寫:通“瀉”, 指心中憂愁全部傾訴而得舒暢。

4.是以:因此。譽處:安樂。譽:美譽,讚美。

5.瀼瀼:(ráng音讓)露水盛貌。 6.壽考:高壽。

7.泥泥:濡濕貌。 8.豈弟:愷悌。

9.鞗(tiáo音條,馬僵繩)革:轡(pèi音沛)首的裝飾品。沖沖:(chōng)也寫作忡忡,指飾物下垂貌。

10.和鸞:系在馬車上的鈴鐺。

議:先讀點史料,《左傳·襄公二十六年》:“衛侯(衛獻公)如晉,晉人執而囚之於士弱氏。秋七月,齊侯(齊景公)、鄭伯(鄭簡公)為衛侯故,如晉,晉侯(晉平公)兼享之。晉侯賦《嘉樂》。國景子(齊國國相)相齊侯,賦《蓼蕭》。”

什麼意思,晉國聯軍討伐衛國西部邊境懿氏六十邑給孫氏,並抓住了衛國二個大臣,寧喜和北宮遺,衛侯(獻公)只好親自去晉國,不料,被晉國乘機抓住軟禁在士弱家裡。

這是六月份的事,到七月份,齊景公、鄭簡公到晉國來做說客,晉平公就招待他們,叫享禮,在享禮的過程中,晉平公先賦《嘉樂》,在大雅中;本詩就是緊跟著齊國國相國景子所誦之詩。

因為這是本詩最早也是唯一的記載,所以便認定是國景子所作。

本詩還被記載在《禮記·大學》:“《詩經·國風·周南·桃夭》雲:‘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於歸,宜其家人。’宜其家人,而後可以教國人。”這是對女方的教育,所教的是家人和順,這是對內的,家庭內部的,然後才能像波浪一樣可以教國人。

“《詩經·小雅·南有嘉魚之什·蓼蕭》雲:‘宜兄宜弟。’宜兄宜弟,而後可以教國人。”這是對男方的教育,對外的,所教的是兄弟和睦,和睦才沒有爭鬥。這是古人男女之別的教育內容。

以經解經:一是走最便捷之路;二是回歸本源。回到本詩,兩經所議是不相同,詩所出是兄弟侯國間的調解;《大學》所講是宗族之家,因為理是一,所以後人的運用,可大可小,解詩也就五花八門了。

本詩分四章,前提是君子才知和睦,才能和睦,並且是姬、姜二姓共同創下的周朝天下。愷悌才安樂的前景白描、寫實而詩意,也很直白。

按百姓的話,是讓晉平公消消氣,衛獻公到底是侯國之主呢。在酒、詩、樂、禮的引導下,一切回歸正常。

備註:下面是四個侯國之主的有關內容,可作備考。

晉侯:晉平公(姬姓名彪),晉悼公(姬姓名周)子。位26年。

齊侯:齊景公(姜姓,呂氏,名杵〔chǔ音礎〕 臼),齊靈公(姜姓,呂氏,名環)之子,齊莊公(姜姓,呂氏,名光)之弟,是“崔杼(zhù音住)弒莊公”而升位,位58年。

“景公立,以崔杼為右相,慶封為左相。”

齊太史書曰“崔杼弒莊公”,崔杼殺之。其弟復書,崔杼复殺之。少弟復書,崔杼乃舍之。南史氏聞大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記載在《左傳·襄公二十五年》。

史官世家為寫“崔杼弒莊公”,為這五字,連丟二命,南史氏還在趕來的路上,後人讀之怎不淚濺衣襟,浩然正氣油然而生。史家對文字珍之寶之,文人當然對文字也珍之寶之,書寫的是人性之正氣。

齊國之相國景子賦《蓼蕭》。

鄭簡公(姬姓名嘉),位36年。鄭國之相子展賦《緇衣》。

衛獻公(姬姓,衛氏,名衎〔kàn音砍〕),位18+3年。

丁酉年十二月十二

了解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8%a9%a9%e7%b6%93-%e5%b0%8f%e9%9b%85-%e5%8d%97%e6%9c%89%e5%98%89%e9%ad%9a%e4%b9%8b%e4%bb%80-%e8%93%bc%e8%95%ad-%e5%b0%8f%e6%9c%ad%e4%b8%80%e4%b8%83%e4%b9%9d-%e7%b4%b9%e8%88%88%e6%9d%8e%e7%8f%8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