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 小雅 南有嘉魚之什 由儀 小札一七八 紹興李珍

《詩經·小雅·南有嘉魚之什·由儀》小札一七八——紹興李珍

束皙(西晉)

肅肅君子1,由儀率性2。明明後闢3,仁以為政。魚游清沼4,鳥萃平林5。

濯鱗鼓翼6,振振其音7。賓寫爾誠,主竭其心。時之和矣,何思何修。

文化內輯8,武功外悠9。

譯:

恭敬肅然賢君子,率性相宜行岸然。明察君王順人性,輔以仁政善調養。魚游清池知舒適,鳥居平林明安然。

洗滌魚鱗鼓足翼,眾鳥齊飛鳴諧音。賓客敬誠神安舒,主人供養竭心力。不奪其時四季和,何必思慮曰修身。

文化內聚匯人心,武功外用添憂思。

注:1.肅肅:恭敬貌。

2.由儀:生長的原因是相宜。由:原因,因由。儀:通“宜”。率性:順其本性。

3.明明:明察。後闢:指君王。 4.清沼:清潔的池水。

5.萃:茂盛貌。平林:平原上的林木。

6.濯:洗滌。鼓:張開義。 7.振振:眾鳥齊飛模樣。

8.輯:聚也。 9.悠:憂也。

議:作者乃西晉人,名束皙,字廣微,為後人所作的第六首“笙詩”, 筆者為廣微先生解讀。毛公:“《由儀》萬物之生,各得其宜也。”

毛公在說,萬物資生,各得相宜。廣微先生前二首所講全是道家文字,尊自然之道也即天道;本詩便是享自然之福。如何才能享自然之福呢?

第一章條件便來了:君子順人性而行,君王尊人性為政,相得益彰。快樂得猶如魚亦舒適,鳥亦安然。

第二章展望:在這種狀態下生活,那就無所謂修身與否,在這樣社會的大環境下,想想也是神往之,心馳之。

第三章功用,便是文化內化的力量,在文化不到位的前提下,才需要武力說話。

廣微先生的六首“笙詩”已經全部講述完整,與毛公所述的除第二首《白華》有稍稍的一點差異性,其它五道詩均非常合拍。可見真正賢者的見解是相通的,無論過了多少年,都不會有所改變。這些在鄉宴,鄉射中所奏之樂章,都可以如此宏博,如此氣象,這是真正的教育,教育不是灌輸死板的教條,而是開闊眼界。

現代社會最是眼界開闊也僅僅是一個平面,只有古今相通,一個人才知縱深感,才能知道厚德是怎麼回事,厚德才能載物啊!這樣的東方厚土文化能捨棄嗎?

丁酉年十月廿九

了解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8%a9%a9%e7%b6%93-%e5%b0%8f%e9%9b%85-%e5%8d%97%e6%9c%89%e5%98%89%e9%ad%9a%e4%b9%8b%e4%bb%80-%e7%94%b1%e5%84%80-%e5%b0%8f%e6%9c%ad%e4%b8%80%e4%b8%83%e5%85%ab-%e7%b4%b9%e8%88%88%e6%9d%8e%e7%8f%8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