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二百五十七

《春秋》風雲(二百五十六)

襄公三十年(二)

第二百四十九回 喝酒通宵誤國事 驕奢易敗不自知

  六月,鄭國子產去陳國結盟,回來復命。告知眾大夫:“陳國是亡國之國,不可與之結盟。只知積糧與修城,憑這兩條;不知安撫百姓。其君根基薄弱,公子奢侈,太子卑微,大夫傲慢,政出多門,還介於大國之間,能不亡嗎?不過十年時間了。”像子產所講的陳國政況,好比兩頭尖,中間大,怎麼能夠站得住?賢相判斷國家興衰的原因:安撫百姓是首先;其次,不能政出多門;再次,機構設置必須圍繞國君為主體的領導核心轉;最後,家人需管束。

  七月,魯國派遣叔弓去宋國處理安葬宋共公夫人宋伯姬,符合禮。

鄭國伯有喜歡喝酒,所以建有地下室,通宵喝酒,奏樂。第二天,朝見者來了他還在喝酒。朝見者問:“公在哪?”有人回答:“公在地下室。”朝見者也都各自回去了。沒過多久伯有去朝見鄭簡公,安排國家事務:派遣子皙去楚國聘問。然後回家繼續喝酒去了。七月十一庚子日,子皙率駟氏甲士討伐、放火燒伯有之家。伯有逃亡“雍梁”,酒醒後才知發生之事,繼續逃亡許國。

鄭國眾大夫相聚後謀劃。子皮說:“《尚書·商書·仲虺之誥》:‘取亂侮亡,推亡固存,邦乃其昌。’(譯成:‘奪取混亂輕慢亡國,推翻將亡鞏固已存,國家就會昌盛。’)罕氏、駟氏、豐氏本來就是同胞兄弟,伯有驕奢,所以難免禍難。”

注意:《左傳》這段原話出典就是《仲虺之誥》,仲虺是商朝的左相,伊尹為右相,仲虺的思想是商朝立國之基調。

有人來向子產提建議了,實質是讓子產表明態度:“靠近正直幫助強大。”子產反駁:“豈是我同伴?國家有禍難,誰知如何平息?真有主持國政強大正直者,禍難不會發生。穩固地位再說。”

七月十二辛丑日,子產給伯有氏死難者殯葬,來不及與眾大夫商議先出走。印段願意跟從子產,被子皮勸止。眾人說:“不順從,何必阻止?”子皮說:“夫子(子產)對死者有禮,何況對生者?”親自前去勸阻子產出走。七月十三壬寅日,子產進國都。七月十四癸卯日,印段進國都。倆人在子皙家結盟。七月十六乙巳日,鄭簡公與眾大夫在太廟結盟,與國人在鄭國城門外結盟。鄭國倆大臣爭權,弄得鄭簡公也要與眾大臣與國人分別結盟,真正是奇事一樁。

鄭莊公陵墓

伯有聞鄭國為他也結了盟,一怒;聞子皮甲士不參與討伐,一喜,說:“子皮在幫我。”七月二十四癸丑日早晨,伯有從鄭國城門的排水溝進入國內,依靠馬師頡(鄭子羽孫,名羽頡)用鄭國“襄庫”(武器、盔甲庫)裝備士兵,然後,率師討伐舊北門。駟帶(子西子,子上)率國人討伐伯有。兩家都來召子產。子產說:“兄弟弄到這種地步,我服從上天所贊助的。”伯有死於活羊買賣的街市上,子產給伯有小斂,頭枕屍體大腿上號哭,收屍後把棺槨停放街市旁伯有家臣之家中,不久安葬在“斗城”(今河南開封許通東北)。子駟氏欲討伐子產,子皮大怒,說:“禮儀,是國家支柱。殺有禮,禍莫大焉。”於是被勸止住。

當時,鄭國正卿太叔遊吉去晉國回國,聞禍難便不再進入鄭國國境。讓副手先回國復命。八月初六甲子日,太叔遊吉逃亡晉國。駟帶聞知前來追趕,至“酸棗”(今河南新鄉延津西南),太叔遊吉與駟帶先結盟,在黃河沉兩玉圭表示信義。派遣公孫肸進國都與眾大夫結盟。八月十一己巳日,確定無事,太叔遊吉這才回到國內。

史書記載:“鄭人殺良霄。”伯有,姬姓,良氏,名霄,字伯有。史書不稱大夫,表示逃往許國後,已失去官位。

當子蟜(公孫蠆)卒後的那一年,記載在《襄公十九年》中。當時公孫揮(子羽)與裨灶早晨商討安葬事宜,倆人路過伯有氏家門,看到門上長出狗尾草。這次,公孫揮問:“門上狗尾草還在嗎?”當時歲星在“降婁”(歲星十二星次之一,小編在《襄公二十八年》詳細講述過),降婁星次在中天即天亮。裨灶手指“降婁”,回答:“歲星還可以繞太陽一周,就怕活不到這個位置了。”伯有被殺,這年歲星在“娵訾”,明年才回到“降婁”,還差一年。

鄭大夫僕展跟隨伯有,與他同死。馬師頡逃亡晉國,任“任邑”(今河北邢台任縣東南)大夫。

“雞澤”(今河北邯鄲東北)會盟,記載在《襄公三年》,鄭國樂成逃亡楚國,乘結盟之機去晉國。馬師頡依靠他,倆人勾結共同奉事趙文子,提出討伐鄭國之建議。由於諸國在“宋國結盟”了,趙文子便不再同意。子皮讓子罕之子公孫鉏代替馬師頡任“馬師”(掌馬之官)。

《喝酒奪命》

周公親自酒誥頒,姬姓子嗣史不觀。

窟室喝酒掩耳目,歌舞伴宴見光慚。

時辰不記早朝忘,眾位大夫把家還。

引來殺身難避禍,門上狗尾淚水沾。

壬寅年元月廿八日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a%8c%e7%99%be%e4%ba%94%e5%8d%81%e4%b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