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三百四十五

《春秋》風雲(三百四十四)

定公四年(三)

第三百三十六回 謀定而動君子兮 小人反復名利兮

冬季,蔡昭侯、吳王闔廬(公子光)、唐成公三國聯軍討伐楚國。先把船停靠在淮河邊上,自“豫章”(今安徽六安霍丘、六安、霍山一帶)出發,與楚師隔漢水對峙。楚國左司馬沈尹戌對令尹子常(囊瓦)建議:“您守護漢水上下與他們周旋,我率方城山之外的軍隊,先去毀其船隻,返回堵塞漢東三隘道:大隧——九里關、直轅——武勝關、冥阨——平靖關。您再渡漢水在前面討伐,我從後面夾擊,必定打敗他們。”

這樣,謀定而動。楚國“武城”(今河南信陽東北)大夫名黑對子常建議:“吳國木製戰車,我們皮革戰車,不耐雨濕,不如速戰。”

楚大夫史皇對子常建議:“楚國討厭您喜歡司馬沈尹戌。如果司馬毀淮河邊上吳國船隻,堵塞三隘道而返,他屬於獨享戰功。您必須速戰。不然難免禍難。”

這樣,就不聽沈尹戌的建議了,前期工作白做,另起爐灶。直接渡過漢水列戰陣,從“小別山”(今安徽蕪湖無為南)直排列到“大別山”(今安徽六安霍山)。經過三戰,子常便知不行了,準備逃亡。楚大夫史皇又提建議:“平安時爭權,國家艱難時逃跑,你將去哪裡?您必須拼死一戰,以免除以前的罪過。”

您看看史皇這個人說出的兩句話,大格局沒有,爭權奪利是門兒清;有名利之心者,怕的就是這類剋星。

十一月十八庚午日,三國聯軍與楚軍在“柏舉”(今湖北黃岡麻城東北)擺開戰陣。吳王闔廬之弟夫槩王一早前來提建議:“楚國令尹囊瓦不仁,將士沒有決一死戰之志。不如我軍先行討伐,楚師必亂,乘機大部隊跟上,必能得勝。”

吳王闔廬不同意。夫槩王繼續遊說並表明志向:“所謂‘臣義而行,不待命。’就說這種事吧。今日我拼死一戰,可攻入楚國郢都。”這樣,夫槩王率親兵五千人,搶打出頭鳥,先討伐子常所統領的部隊士兵,士兵奔逃。士兵一開始奔逃,楚師就自亂陣腳,結果,當然是楚師完敗。子常逃亡鄭國,史皇乘坐子常將帥戰車戰死。有這樣戰死之勇,且沒有等待左司馬沈尹戌之力,這種投機方式實在是國之悲哀。

吳師眼見有這種機會,當然是緊追不捨,至“清發”(溳〔yún音雲〕水支流,今湖北孝感安陸境內),準備總攻。夫槩王又在提建議:“困獸猶鬥,何況人?如果不免一死,便會與我們拼命,拼死之戰必能勝。如果讓先渡河者可以逃脫,後面者羨慕也渡河,楚師就會失去鬥志,容許渡過一半,開始攻打。”

這次,吳王闔廬同意建議,楚師第二次完敗。等到餘下的楚師做飯之時,吳師又趕到,楚師已經嚇破了膽,看見吳師便奔逃。吳師便悠閒地先吃楚師做好的飯菜,吃完有力氣再繼續追擊,在“雍澨(shì音示)”(今湖北宜昌枝江東北)第三次完敗楚師。這樣,經過五次戰鬥,吳師一直打到楚國“郢都”(湖北荊州江陵北),勢如破竹。

十一月二十七己卯日,楚昭王帶其妹季羋畀我搶先逃出郢都,徒步過“睢水”(沮水,今枝江東北)。楚大夫鍼尹固與楚昭王同船,楚昭王想出一個辦法:讓鍼尹固去做一件事,在大象尾巴綁上點著火的燧條,然後趕入吳師中。十一月二十九庚辰日,吳師進入楚國郢都,按照尊卑之序進駐楚國各宮室。吳王闔廬之子子山居住在令尹子常府。夫槩王想去攻打,子山害怕不敢住了,夫槩王便居住在令尹府。

楚國左司馬沈尹戌至“息地”(今河南信陽息縣西南)就返回,在“雍澨”完敗吳師,爭回了一點面子,自己負傷。左司馬沈尹戌曾經任吳王闔廬臣子,做吳師俘虜認為奇恥大辱,對部下預先說好:“誰能不讓吳師得到我首級?”吳國句卑說:“臣卑賤,可以勝任嗎?”左司馬說:“我竟沒重用您,可以。”左司馬三戰皆添戰傷,說:“我怕不行了。”句卑便展開下裳,包裹割下來的左司馬首級,並把屍身藏好,然後帶上首級逃走。

《謀定而動》

君子謀定全局兮,小人名利攻伐兮

名利江山蟻穴蓄,兵敗如山事常宜。

司馬三戰添傷痛,佑助無人黯然淒。

不讓吳師首級覓,身首相異笑含兮。悲乎!

壬寅年六月初四日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9%e7%99%be%e5%9b%9b%e5%8d%81%e4%ba%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