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三百四十二

《春秋》風雲(三百四十一)

定公三年

第三百三十三回 潔僻燥急至死呆 累及五人陪葬哀

三年春王正月,公如晉,至河,乃復。二月辛卯,邾子穿卒。夏四月。秋,葬邾莊公。冬,仲孫何忌及邾子盟於拔。

三年周歷正月,魯定公去晉國聘問,至黃河直接返回魯國,沒有去成。

二月二十九辛卯日,邾莊公(曹穿)站在門樓上,俯觀庭院。看到守門人正在用瓶裝水灑澆庭院,邾莊公遠觀後發怒。

守門人說:“夷射姑小便處。”邾莊公聽得生氣發怒,下命令拘捕夷射姑。一時抓不到,更加發怒,氣得從床上跳起來,不料,摔在燃著炭火的爐子上,皮肉燒傷而導致潰爛,卒,位33年。

秋季,安葬邾莊公用陪葬車五輛,殉葬者五人。邾莊公因為躁急而好潔,所以才有如此結果。

  九月,姬姓“鮮虞”族在“平中”(今河北保定唐縣西北)完敗晉師,活捉依仗勇力的晉國觀虎。

蔡國·蔡叔度

  冬季,魯國派遣仲孫何忌(孟懿子)與邾隱公曹益在“郯地”(今山東臨沂郯城西南,即拔)結盟,與邾國重修舊好。

蔡昭侯新製作兩塊玉佩與兩件裘皮衣,興高采烈地去楚國,把其中一半一塊玉佩和一件裘皮衣敬獻給楚昭王。楚昭王也很高興,穿上裘皮衣戴好玉佩,設享禮招待貴客。蔡昭侯自己也穿上裘皮衣戴好玉佩。令尹子常(囊瓦)想要得到蔡昭侯這身裘皮衣與玉佩,蔡昭侯不給,子常扣留蔡昭侯整整三年了。

唐成公去楚國,隨行兩匹駿馬,名字叫“肅爽”, 令尹子常同樣想要,唐成公也不給,子常扣留唐成公也是整整三年了。

蔡國·蔡叔度

唐國眾臣開始謀劃,想出一計,請求替補人員調換出最早跟隨唐成公去的人,同意。交換班時相互飲酒,直至讓先跟隨的人喝醉,把馬偷了直接獻給令尹子常。這邊子常釋放唐成公,那邊偷馬者自己向唐國司法官投案自首去了。話是這樣說的:“國君由於玩馬,失去了自由,拋棄國家、眾臣,眾臣請求賠償養馬人好馬,與原馬相同。”唐成公知道後說:“寡人有過,您幾位不必自辱。”皆給予賞賜。唐成公還是屬於能把財物看淡的人物,不糾結在其中。

蔡國人聞知,一致請求,先獻玉佩給子常。子常上朝,看到蔡昭侯之臣屬,向官員下達命令:“蔡昭侯之所以久留,因為不能及時供給禮品。明天禮品再不完備,處死。”

蔡昭侯回國,至漢水,一邊執玉沉入漢水,另一邊說:“我餘下歲月再南渡漢水,請漢河做證。”蔡昭侯咽不下這口氣,隨帶兒子元與眾大夫兒子去晉國做人質,向晉國請求討伐楚國。這叫賭氣不賭財,對財物擁有感的執著,導致缺少對後果的考量。

《潔僻禍至》

閽人乞肉拐打嗚,恨意於心伺機除。

水掃庭園時位錯,莊公詢問方便污。

何人膽大夷射姑,燥急摔入炭爐卒。

無過五人遭陪葬,小小潔僻至死書。哀哉!

壬寅年五月三十日

蔡國·蔡叔度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9%e7%99%be%e5%9b%9b%e5%8d%81%e4%ba%8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