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三百五十四

《春秋》風雲(三百五十三)

定公十年(上)

第三百四十五回 齊魯祝其共結盟 歸還三邑孔子功

十年春王三月,乃齊平。夏,公會齊侯於夾谷。公至自夾谷。晉趙鞅帥師圍衛。齊人來歸鄆、歡、龜陰田。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秋,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帥師圍郈。宋樂大心出奔曹。宋公子地出奔陳。冬,齊侯、衛侯、鄭遊速會於安甫。叔孫州仇如齊。宋公之弟辰暨仲佗、石彄出奔陳。

十年周曆三月,魯國與齊國講“平”,“平”指損失自負,不必繳納賦稅。

魯定公與在齊景公相會在“祝其”又名“夾谷”(今江蘇連雲港贛榆西北)。孔子(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任相禮。犁彌向齊景公提建議:“孔丘知禮而無勇,若派遣‘萊地’(今山東黃縣東南萊子城)人用兵威劫持魯定公,必能如願。”齊景公聽從。

孔子至“祝其”,一看情況不妙,一邊護著魯定公退出;一邊大聲說:“將士執兵器攻擊!兩國國君友好盟會,東夷外裔俘虜,用兵威搗亂,不是齊國國君對待諸侯的本意。外裔不謀中原,東夷不亂華夏,俘虜不干涉盟會,兵威不逼友好。於神明是不吉祥,於德行是失道義,於人是失禮儀,君主必然不會這樣做。”齊景公聞知,馬上讓萊地人迴避。

分析一下這段史料。儒家之勇——用身體阻擋兵威。儒家之忠——永遠知道保護君主。儒家之智——一是見機行事,讓將士拿兵器進入戰斗狀態;二是把齊國國君置身事外,這是保命的話。否則,怎會有人相救?三是講明利害關係。

做得真是滴水不漏,那裡有書生意氣,完全是中流砥柱。孔子在《禮記·儒行》中說過:“孫接者,仁之能也。禮節者,仁之貌也。言談者,仁之文也。”只不過在外顯示謙讓的神態、在內守護謙讓的準則而已,臨危之時,完全彰顯將帥之威。

回到正文:將要盟誓,齊國在盟書加添一句:“齊師出境,魯國若不派遣三百輛甲車跟隨,有盟誓作證。”孔子讓魯國大夫茲無還先作揖再回話,這種禮節之細節千萬莫忘了:“齊國若不歸還‘汶陽’土地,再讓魯國供應齊國需求,有盟誓作證。”弱國哪裡需要諂媚之色?唯神色恭敬以禮,言語恭慎於理而已。

齊景公將設享禮招待,孔子對齊景公寵臣梁丘據(子猶)說:“齊國、魯國舊典,您為何不聞呢?事情既已完成,又設享禮,是麻煩執事。並且禮器犧尊、象尊不能出國門,鐘磐嘉樂曠野不合奏。若享禮禮器具備,是棄禮節。若享禮禮器不具備,好比秕稗。用秕稗禮節是君王之恥,違背禮節名聲不好,您何不考慮考慮?享禮昭明德行,不昭明德行還不如不用。 ”結果,沒設享禮。

孔子在《禮記·聘義》中說過:“縝密以栗,知也。 ”國家大事,豈容有失?不用享禮既怕有失,也是對禮節的敬重,從而體現對齊魯盟約的尊重。

齊國派遣使臣前來歸還“鄆地”(山東臨沂沂水北)、“讙地”(今山東寧陽西北)、“龜陽”(山東濟寧泗水東北)三塊土地,這是孔子對魯國的貢獻。本來齊國想劫持魯定公,讓魯國成為齊國的附庸;現在,魯國是堂堂正正的主權國,並且,要回了被齊國占取的土地,這樣的反差,非國之柱石如何能做到?

孔子廟

晉國派遣趙簡子(趙鞅)率師圍困衛國,算是對去年“夷儀”戰役的回擊。曾經,衛靈公在“寒氏”(即“五氏”,今河北邯鄲西)討伐“邯鄲午”(就是河北“邯鄲”本屬於衛國,後被晉國霸占),“午”是邯鄲邑宰之名——趙午。

衛師先攻破“寒氏”城西北角,然而派遣軍隊據守,晚上,“寒氏”守軍潰散,等到晉國派遣軍隊圍困衛國,“邯鄲午”乘機率七十兵卒討伐衛國西門,並開始在城門裡殺人。理由:“報復‘寒氏’戰役。 ”

晉大夫涉佗說:“邯鄲午算勇敢了,如果我去,必然不敢開門。 ”亦率七十兵卒,從早晨開始攻城門,再走到城門左右兩邊攻打,均不予理睬;最後,直到七十兵卒全部如樹木那樣站立引誘,仍不予理睬。

一直等到中午始終不開城門,這才退回。兵撤退,晉國派遣使臣前去責問衛國為何背叛?衛國同樣派遣使臣回話:“是涉佗、成何造成的。 ”這倆位是在《定公八年》時,晉、衛結盟時留下的隱患,但主要錯誤在衛靈公。

晉國不由分說,直接拘捕涉佗,再向衛國提要求求“成”,前面說過N遍,“成”是需要繳納賦稅的。衛國不同意,晉國殺涉佗。成何逃亡燕國。

君子對此事,又評判了:“此謂棄禮,倆人罪不同。 ”還形容了《詩經·相鼠》:“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譯成:“人不知禮義,何不速求死? ”涉佗死得夠快了。但小編還是想說,正因為衛國把晉國看成卑位,才惹得倆人生氣,前因不能忘記。

《祝其結盟》

夷族萊人盟前攻,就範之迫劫魯公。

士兵攻之吹號角,神祥德義人禮正。

身正之令歸三邑,成就佳話祝其盟。

縝密以栗儒家智,環環相扣氣如虹。

壬寅年六月十七日

孔子六藝城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9%e7%99%be%e4%ba%94%e5%8d%81%e5%9b%9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