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三百五十五

《春秋》風雲(三百五十四)

定公十年(下)

第三百四十六回 恩寵過分叛亂觀 白馬稻草眾親寒

曾經,魯國叔孫成子(不敢)欲立叔孫武叔(姬州仇,諡武)為繼承,公若藐勸諫:“不可。”叔孫成子堅持立叔孫武叔後卒。叔孫武叔同黨叔孫家臣公南派遣賊人,用暗箭射公若藐,不成功。也只好安排公若藐人事:公南任馬正,公若藐任“郈地”(今山東泰安東平東南)宰臣。

等到叔孫武叔穩定局面後,繼續派遣“郈地”官名“馬正”名叫侯犯的,去殺公若藐,事情沒辦好。侯犯的養馬人建議:“我執劍過朝廷,公藐若必會詢問:‘劍誰的?’我告知是您的,公若藐必會仔細觀劍,我假裝不懂禮節遞劍尖,就可殺他。”侯犯同意建議。

臨死,公若藐還半開玩笑隨口說:“你當我是吳王僚嗎?”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吳王僚就是被其堂兄弟公子光派遣的刺客裝扮成端菜人,把劍放入魚肚裡刺死的,記載在《昭公二十七年》,養馬人就這樣殺死了公若藐。一旦有了方寸之地,侯犯就率“郈地”人叛亂,叔孫武叔圍困“郈地”,不勝。看看,都是些什麼人?

秋季,魯國叔孫武叔、公南邀約齊師再次圍困“郈地”,不勝。叔孫武叔對“郈地” 掌管工匠官名“工師”名叫駟赤說:“‘郈地’不僅只是叔孫氏之憂,亦是魯國之禍患,怎麼辦?”駟赤說:“臣的回答在《詩經·唐風·揚之水》卒章上:‘我聞有命’。”

叔孫武叔向他叩頭。駟赤便去對侯犯忽悠。計策一:“處齊、魯兩國之間不投靠哪一國,肯定是不行的。您何不請求侍奉齊國,這樣可以有管理百姓的機會?不然,下屬會叛變的。”利用想做邑宰的虛榮心,侯犯聽從、中計。

乘齊國派遣使臣至“郈地”之機,計策二:駟赤讓“郈地”人宣布:“侯犯將把‘郈地’與齊國調換,齊國將遷移‘郈地’百姓。”策動群眾起來造反,這一下,弄得“郈地”百姓害怕。

周公廟

駟赤既有了靠山、也有了百姓的擁護,實施計策三:去對侯犯說:“眾人意見與您相異,您還是用‘郈地’與齊國交換吧。只要地塊與‘郈地’相同,還可以減少後患,為何非要此地?齊國得到‘郈地’可以逼迫魯國,必會加倍給您土地。為何不多備些皮甲,置放在門里以備不測?”

侯犯說:“對。”於是,多備皮甲置放在門裡。侯犯這個糊塗人還在請求與齊國調換土地,駟赤迷魂湯著實厲害。齊國使臣假裝要視察“郈地”。將至,計策四:駟赤派遣人在全城喊話:“齊師到了!”“郈地”人懼怕,穿戴好侯犯置備的皮甲,反而來包圍侯犯。駟赤假裝要射穿皮甲的人,被侯犯阻止,說:“請想辦法讓我免禍。”侯犯請求逃亡,眾人答應。

駟赤假裝前腳去“宿地”(今山東泰安東平東南),侯犯後腳逃亡。侯犯每走出一道門,“郈地”人馬上關上一道門,生怕侯犯後悔。

至外城門,被眾人攔住:“您出去隨帶叔孫氏皮甲,司法若治罪,眾臣怕被殺。”駟赤假裝說,用來撇清與叔孫武叔的關係。看看是怎樣說的:“叔孫氏皮甲注有標誌,我不敢帶。”侯犯懇求駟赤,說:“您留下點數。”這樣,駟赤留下接受魯國人進入,侯犯逃亡齊國,齊國派遣使臣把“郈地”送還魯國。這一幕大戲落幕,究其原因:想做“郈地”宰的原因,利令智昏。

周公廟

宋國右師樂大心逃亡曹國。

宋國公子地特別寵信蘧富獵,先把自己家產分成十一份,其中五份贈蘧富獵。公子地有白馬四匹,宋景公寵信向魋(司馬桓魋),向魋想得到白馬,宋景公直接把馬牽來,在馬尾、馬鬣染上紅色贈給向魋。這個向魋就是孔子弟子司馬牛的二哥,這下,惹得公子地生氣,派遣手下先奪回馬匹還把向魋打了。向魋害怕將逃亡,宋景公關上門對向魋哭泣,不讓他逃亡,哭得眼睛紅腫。

宋景公同母弟辰去對公子地說:“您把家產分給蘧富獵,惟獨卑視向魋,也有失公平。您對國君有禮,出國國君必會挽留您。”公子地聽從,逃亡陳國,宋景公沒挽留。公子辰前去請求,宋景公也不聽。公子辰說:“是我欺騙哥哥,我領國人出國,國君與誰相處?”

冬季,宋景公同母弟公子辰與宋國倆位卿大夫仲佗、石彄亦逃亡陳國。

齊景公、衛靈公、鄭國遊速在“安甫”(地址不詳)會盟。

魯國叔孫武叔去齊國聘問,齊景公設享禮,說:“子叔孫!如果‘郈地’不靠近齊國邊境,寡人何必知道?靠近敝邑邊界,才敢幫您分憂。”算是把魯國撇開,說私人之誼了。

叔孫武叔說:“非寡君希望。侍奉君王,首先是為了保證魯國疆域的安全,豈敢為家臣侯犯來麻煩君王的執事?有不善之下臣,為天下所厭惡,君王希望得到寡君的賞賜?”總算把事情揭過了。

《白馬稻草》

奪人所愛四馬談,只為恩寵博一歡。

難料不服遭暴打,挽留心痛淚漣漣。

任憑喜好執國政,眾叛親離他鄉甘。

人君無則臣民怕,恩威任性尋桃源。

壬寅年六月十八日

周公廟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9%e7%99%be%e4%ba%94%e5%8d%81%e4%ba%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