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三百五十三

《春秋》風雲(三百五十二)

定公九年(下)

第三百四十四回 搶功心機似海深 親推靈車祭英魂

上文講到齊國對陽虎如何處置之事。被鮑文子(鮑國、姒姓)一點破,齊景公便拘捕陽虎,將把他囚禁在齊國東疆。陽虎假意欣然接受命令,齊景公便反其道而行之,把他囚禁在齊國西疆。

到了齊國西疆,陽虎盡借當地車子,用刀刻車軸,加深車軸深度,然後用麻纏好歸還。相當於在做好事,增加車軸的耐磨度。選出裝載衣物車把自己隱藏逃走。齊國發現人沒有了,趕緊追趕才追上。由於看不住,被囚禁到齊國都城,又用裝載衣物車讓自己逃走,逃亡宋國,接著逃亡晉國,歸順趙氏趙簡子。

孔子聞知情況,說了句:“趙氏恐怕世代都會有禍亂了。”

秋季,秦哀公嬴籍卒,位36年。

齊景公討伐晉國“夷儀”(今河北邢台縣西)。

注意:“夷儀”有兩處。一處“夷儀”在今山東聊城西,另一處是“夷儀”在今河北邢台縣西。

齊國大夫敝無存之父將為其娶妻,他推辭給弟弟,說:“此戰役若得不死,回來必娶齊貴族高氏、國氏之女子。”

這次“夷儀”之戰,一邊搶先登“夷儀”城牆,另一邊又想著從城門往外衝,結果心神在三心二意之下,死在城門門簷下。

齊國大夫東郭書搶先登城牆,犁彌(王猛)一邊緊緊跟隨,一邊說:“您搶左邊,我搶右邊,讓登城牆者都上來再往下攻。”東郭書固然上城牆往左,犁彌自己且直接往下攻,可見犁彌心機之深,深到無邊。等到戰鬥結束,東郭書與犁彌休息時,犁彌搶功地說:“是我先登上城牆。”

東郭書收拾好皮甲準備相鬥,說:“上次為難我,今天還要為難我。”說明犁彌事情做得已經是再二,犁彌笑笑說:“我跟您,好比我驂馬跟隨您服馬。”如此一說,才算把事情平息。

古人馬車四乘:二乘驂馬在外,二乘服馬在內,外驂馬服從內服馬。

晉國千輛戰車在河南鄭州“中牟”駐紮。

衛靈公將去“五氏”(今河北邯鄲西),佔龜卜問詢是否可以平安路過,結果,火太猛,直接把龜甲烤焦,衛靈公說:“知道了,衛國戰車是晉國一半,寡人可以當一半,可以匹敵了。”這樣途經“中牟”,至“五氏”,齊師、衛師兩國聯軍駐扎在“五氏”。

“中牟”人想去討伐,正巧衛國褚師圃逃亡中牟,說:“衛國雖小,其國君在,不能戰勝。齊師攻克城邑而驕,其元帥地位卑微,兩師相遇,必然能打敗他,不如攻打齊師。”這樣去討伐齊師,結果戰敗。

齊景公開始先對外論功行賞:把齊國西界的“禚地”(今山東濟南長清境內)、“媚地”(今山東德州禹城西北)、“杏地”(河南焦作附近)三邑贈予衛靈公。

齊景公最對內論功行賞:先賞賜給犁彌,犁彌趕緊辭謝,說:“有先登城牆者,下臣緊跟著,戴白頭巾,披貍皮斗篷。”齊景公讓他看東郭書,他說:“是那位先生,我把賞賜給您。”齊景公賞賜給東郭書,東郭書辭謝,說:“我是客卿。”這樣,就賞賜給犁彌。犁彌還是佔了大便宜,東郭書只是讓他明白:不能搶功。

  齊師在“夷儀”時,齊景公向“夷儀”人懸賞:“找到敝無存者,賞五戶、免勞役。”這樣,終於找到屍體。齊景公三次為尸者穿衣,賞用犀牛皮裝飾車、高蓋長柄傘二物做為殉葬品,把屍體送回。還要讓拉車人跪行,全師哭吊,自己親自推車三次,以表彰戰死者的英魂。這一番操作,確有政治家的風範,將士更加用命聽令。

冬季,安葬秦哀公。

《安撫英魂》

登城搶功心機深,有力方知退讓心。

為求戰功丟生命,只為求娶名女因。

若為百姓蒼天潤,福命綿延善眾蔭。

景公懸賞君福賜,表彰其勇齊師聞。

壬寅年六月十六日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9%e7%99%be%e4%ba%94%e5%8d%81%e4%b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