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三百五十一

《春秋》風雲(三百五十)

定公八年(下)

第三百四十二回 演技不足陪臣亂 上知下愚不移嘆

上半集講到,衛國準備衛公子與眾衛大夫之子去晉國做人質,才知將啟程,衛大夫王孫賈又想出一個辦法,說:“假如衛國有難,工匠、商人未嘗不受禍患,讓他們全部跟隨才行。”衛靈公自己去把話告知眾大夫,讓眾大夫也走。約定好啟程日子,衛靈公讓國人朝見,派遣王孫賈向國人宣布:“若衛國背叛晉國,晉國討伐衛國五次的前提下,如此危及國家將怎麼辦?”國人皆說:“討伐五次,還可以繼續戰鬥。”

王孫賈點明要點,說:“先背叛晉國,危險時再送人質,不遲吧?”這樣,自編自導的劇本終於落幕,衛靈公的心願達成:背叛晉國。晉國請求改盟,衛國不同意。

七月戊辰日,陳侯陳懷公媯柳卒,位4年。同月,安葬曹靖公(姬露,曹氏)。

  秋季,晉國派遣範獻子(士鞅)聯合成桓公入侵鄭國,圍困“蟲牢”(今河南封丘北),算是對“伊闕”(河南洛陽城南龍門)之戰的回擊。順便入侵衛國。

九月,安葬陳懷公。魯師為了配合晉國作戰,派遣季桓子(季孫斯)、孟懿子(仲孫何忌)率師入侵衛國。

  魯國季寤(季桓子弟,子言),公鉏極(季桓子族人)、公山不狃(費宰、字子洩)在季氏處不得志;叔孫輒(叔孫庶子、字子張)在叔孫氏處不受寵;叔孫志(魯公室之臣)在魯國不得志,五人皆依靠季氏家宰陽虎。陽虎欲去“三桓”,再造一個新“三桓”,把人員崗位也都安排好了:季氏讓季寤弟弟取代,叔孫氏讓叔孫輒庶子取代,孟氏自己取代。

事情安排如下:十月,按照官職位置次序祭祀先公同時祈禱。十月初二辛卯日,在魯僖公廟舉行大祭祀。十月初三壬辰日,將在“蒲圃”(今山東濟寧曲阜東)設享禮時先殺執國政的季氏。戒令都邑兵車:“初四癸巳日都要來。”

周公櫺星門

“成地”(今山東泰安寧陽東北)孟孫家宰公斂處父(公斂陽,公斂複姓)前去告知孟懿子:“季氏戒令都邑兵車,是何緣故?”孟懿子說:“我沒聽到。”處父說:“那麼是叛亂,必危及您,您先準備。”與孟懿子約定初三壬辰日。

季氏家臣陽虎驅車在前,林楚為季桓子駕車,警衛官兵手持鈹、盾兩邊保護,陽越殿後。將至“蒲圃”,季桓子突然對林楚勸說:“你先人皆季氏家臣忠良,你也要繼承。”林楚說:“臣聞此話已經遲了。陽虎執政,魯國眾人順服,違背招死,死無益於主人。”

季桓子說:“遲什麼?能帶我去孟氏家嗎?”林楚說:“我不怕死,但害怕不能讓主人免禍。”季桓子說:“去。”孟懿子已經挑選好三百健壯奴隸,為孟氏分支公期在門外建造房子。林楚採用用鞭打馬的辦法,讓馬發怒奔跑在大街上,陽越射箭沒中,建造房子者趕緊關上大門。有人從門縫中箭死了陽越。

周公廟

陽虎自己劫持魯定公與武叔(叔孫州仇)作為籌碼,用來討伐孟孫氏。公斂處父率“成地”人,從魯國東城東門叫“上東門”的地方進入,與陽氏在南門內開戰,不勝。在城內叫“棘下”處再戰,陽氏完敗。陽虎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脫去皮甲到魯定公宮室,盜取寶玉、大弓,居住在“五父衢”(今山東濟寧曲阜東南5裡),讓人做飯,自己先睡會兒。

其同夥說:“追趕者快來了。”陽虎說:“魯國聞我逃亡,高興自己可以緩死,哪有空閒來追?”跟隨者說:“呀,趕緊走,公斂處父在。”公斂處父請求追趕,孟懿子不同意。公斂處父想殺死季桓子,孟懿子害怕,把季桓子先送回家。季寤在季氏祖廟,向祖宗斟酒祭告後,這才逃走。陽虎進入“讙地”(今山東寧陽西北)、“陽關”(今山東泰安偏東)而叛變。

鄭國駟乞之子駟歂(子然)繼承子太叔執鄭國國政。

衛靈公、鄭獻公在“曲濮”結盟。

《上知下愚嘆》

性相近與習相遠,名利目標不捨看;

上知立道人生觀,下愚努力靠二船。

造作旋風起波浪,盜國權柄私心宣。

禮樂之聲化戾氣,春雨滋潤堯舜天。

壬寅年六月十三日

周公廟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9%e7%99%be%e4%ba%94%e5%8d%81%e4%b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