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三百三十八

《春秋》風雲(三百三十七)

昭公三十二年

第三百二十九回 合力築牆十一公 聲勢浩大助王城

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公在乾侯。取闞。夏,吳伐越。秋七月。冬,仲孫何忌會晉韓不信、齊高張、宋仲幾、衛世叔申、鄭國參、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城成周。十有二月己未,公薨於乾侯。

三十二年周歷正月,魯昭公在“乾侯”(今河北邯鄲成安東),內不能去魯國宮——司鐸居住,外不能以國君身份訪問,也不能使用下屬賢良子家懿伯(子家羈)。但在魯國國內季氏且佔取魯國“闞地”(今山東濟寧南旺湖)。

夏季,吳國開始討伐越國,這年是公元前510年。晉國太史蔡史墨在預測:“不到四十年,越國將佔有吳國。越國得歲星斗宿的照臨,吳國去討伐,必受歲星降災。”離吳國滅亡的公元前473年,有38年時間。當然,那時的蔡史墨已經成古人了。

八月,周敬王派遣富辛與石張去晉國提請求,修添成周城牆。換句話是:一是周王室沒有多少經費;二是霸主國倒有經費。

天子的話是這樣說的:“天降災禍給周室,王室西王王子朝的禍亂,給晉國伯父與幾位親近甥舅眾國增添了憂煩,我也無暇安居,於今十載,眾諸侯戍守王城也已五載。我無日敢忘記。憂愁啊!好比農夫祈盼豐年,驚懼等候收割之時的心情。伯父若施恩惠,復建晉文侯、晉文公倆位功業,緩解周室之憂患,向周文王、周武王求取福佑,加固盟主之位,昭示美名,是我的大願。”

“昔周成王會合諸侯築成周都城,稱東都,尊崇文德教化。今我向周成王祈求福佑,修添成周城牆,可以減少戍守兵士,讓眾諸侯安寧,放逐有危害之人,要靠晉國的力量。謹把此事委託伯父,請伯父考慮。讓我不招百姓怨恨,是伯父的榮功,先王會酬功的。”

晉國范獻子對魏獻子說:“與其戍守成周,不如修添城牆,天子實話實說。哪怕以後出現狀況,晉國亦無事。服從王命讓眾諸侯緩一緩,晉國無後顧之憂,這種事情,怎能不去做?”

魏獻子說:“好。”派遣伯音(韓不信)向天子使臣去回話:“天子有命令,豈敢不遵命。向眾諸侯奔走報告是份內事,至於工程質量與進度,聽從天子命令的要求。”

十一月,晉國派遣魏舒(魏獻子)、韓不信(韓簡子)去京都,與眾諸侯大夫在“狄泉”(今河南洛陽市東北)會合,先尋盟,然後直接下達命令修添成周城牆,是魏獻子南面下達的命令。

衛國大夫彪傒開始預測:“魏獻子必有大災,越位頒布興土的重大命令,非其職位可以承受的。”還形容了一首《詩經·大雅·板》:“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譯成:“敬畏上帝怒警告,不敢戲嬉安舒適。畏懼上帝示變化,勿敢放縱任傲性。”)說明其說話的正確性。

十一月十四己丑日,由晉國士景伯(士彌牟)設計成周城牆工程方案,並且計算好長度、高低位置、厚薄、溝渠深度、用土數量、運輸距離、完工日期、人力工時、材料器具、需用糧食,用分配下命令的形式,讓眾諸侯前來服役。根據實際情況,分配勞役、完成工程若干地段,記載下來交給各諸侯的負責大夫,把所有這些匯總交給王室官員劉文公(劉蚠)處。晉國韓簡子任監工,將既定方案落實。

冬季,魯國孟懿子(仲孫何忌)與晉國韓不信、齊國高張、宋國仲幾、衛國世叔申、鄭國國參、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十一諸侯國參與,浩浩蕩盪修添成周城牆去了。時間屬於農閒時節,真正叫完美。

三孔

十二月,魯昭公患疾病,賜財物給眾大夫,眾大夫不敢接受。賞賜子家懿伯(子家羈)虎形玉器一對、一隻玉環、一塊玉璧、輕軟美服,子家懿伯接受。眾大夫這才接受賞賜。

十二月十四己未日,魯昭公薨,位32年,其中8年流落在“乾侯”(今河北邯鄲成安東)。子家懿伯把賞賜之物賜還給管理魯昭公府庫的官吏,說:“我接受只是為了不敢違背國君命令。”眾大夫亦皆歸還賞賜之物。魯史書記載:“公薨於乾侯”,表示失其居所。平淡的表述,涵藏著多少心酸與苦澀。

對於魯昭公之事,晉國趙簡子(趙鞅)詢問太史蔡史墨:“季氏趕走其國君,百姓順服,諸侯承認,國君死在外而無人前去懲罰,為何?”

蔡史墨說:“事物生存有成兩、成三、成五、有輔佐。故天有三辰——日月星,地有五行,身體分左右,人各有配偶,王有公,諸侯有卿,皆有輔助。天生季氏用來輔佐魯君,時間已久。民眾已經順服,不也同樣合適嗎?魯君世代安於有失,季氏世代勤懇,民忘國君。雖死國外,誰去憐惜?社稷無固定承繼者,君臣無常位,自古如此。”

接著形容一首《詩經·小雅·十月之交》:“高岸為谷,深谷為陵。”譯成:“崖岸已然成深谷,深谷卻成高丘陵。”

接著繼續述說:“三後虞、夏、商子孫,今成庶民,這您是知道的。《易》卦,雷《震》卦乘在《乾》卦之上,名《大壯》卦,《震》卦為臣,《乾》卦為君,君臣易位,臣依然強壯,天之常道。”這種真正的《易經》之理,今人鮮知焉。

“昔季友(姬友),魯桓公小兒子,被文姜所寵愛。剛懷孕就佔龜卜,卜官報告:‘生下就得好聲譽,名字友,輔佐公室。’到生下時,固然如卜官所言,手掌上有‘友’字,就作為名字。由於立魯僖公有大功,受封“費地”(今山東臨沂費縣西北)並任上卿。直到季文子、季武子,世代增其家業,不浪費舊功業。魯文公薨,東門遂殺嫡立庶,魯君就是那時失掉國政的,政權出於季氏手中,至此已是四代國君了。民不知有國君,何以得國政?所以,身為國君,謹慎對待禮器與名位,不可以假手於他人。

太史的話既中肯,又意味深長,家國同理啊,怎能不警惕呢?

《合力共築王城牆》

長度高低厚薄生,線路土方丈量正;

器材人工糧食數,監工總管分配明。

十一諸侯齊出力,先保天子日太平。

撤戍返國安百姓,康寧歲月令民興。

壬寅年五月二十五日

三孔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9%e7%99%be%e4%b8%89%e5%8d%81%e5%85%a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