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 風雲 一百四十一

《春秋》風雲(一百四十)

宣公八年

第一百三十五回 政見不合神經病 流弊大惡誰之經

八年春,公至自會。夏六月,公子遂如齊,至黃乃復。辛巳,有事於大廟,仲遂卒於垂。壬午,猶繹。 《萬》入去籥。戊子,夫人嬴氏薨。晉師、白狄伐秦。楚人滅舒、蓼。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冬十月己丑,葬我小君敬嬴。雨,不克葬。庚寅,日中而克葬。城平陽。楚師伐陳。

八年春季,“白狄”子爵國與晉國講“平”,“平”指不繳納稅賦。

六月,魯國公族公子遂去齊國,到“黃”(今地址不詳)地迴轉,不去了。公羊高先生進行了批評,為什麼?使臣出使,即使聞知父母之喪事也不得迴轉,何況是自己生病之事,應該慢慢地繼續往前走。可見制度比現代人還嚴格,簡直是苛刻了。

夏季,魯國聯合晉國討伐秦國。晉國抓獲秦國間諜,在“絳城”(今山西運城絳縣)鬧市殺死示眾,沒想到,過了六天死後復生,史書記載下神奇之事。

六月十六辛巳日,魯國在太廟舉行祭祀;而同一天,魯莊公第二子公子遂(東門襄仲)在“垂地”(今山東菏澤曹縣北)卒。六月十七壬午日,太廟繼續祭祀,並且還舉行了盛大的“萬舞”。 “萬舞”包括文舞與武舞,文舞左手樂器、右手羽毛;武舞左手盾牌右手兵器。連續兩天舉行祭祀,受到左史官丘明先生的批評;人家好歹是魯國執政大臣,並且,是因公出差,雖然沒有辦成事情,但卒在回來的路上,屬於因公犧牲。應該全國默哀,對魯國人民有一個交待,根本不是跳“萬舞”的時候。公羊高先生的意見比較有趣了,史書是:“仲遂卒於垂。”五個字解決問題。什麼問題?首先沒有稱呼公子,因為他殺了太子姬惡、姬視,不配享有公子的稱號了。第二去籥(yuè音月),什麼意思?籥是指樂器,樂器的聲音太響了,不能讓外界知道,否則,理實在太虧了,只能悄悄地跳“萬舞”而無音樂。看這一波神操作,周公一定在哭泣,都不敢享用祭祀了。列位仁人君子:強行扶持這類人君之果報,東門襄仲自己慢慢享用,人心為什麼不知覺醒?

六月二十三戊子日,魯文公次妃,魯宣公生母敬嬴薨。

八月初一甲子日(七月沒有甲子日),出現日食,史書第十三次記載日食。

  楚國因為眾“舒國”(今安徽六安舒城、合肥廬江與巢縣之間)皆叛,上次記載在《文公十二年》,發生過同樣的戰爭。偃姓,其中有舒庸、舒蓼、舒鳩、舒龍、舒鮑、舒龔六個同宗異國。這次討伐“舒宗國”、“舒蓼”,並且滅國。楚莊王親自劃定疆界,止“滑水”(今不知詳址)轉彎處。做完這些,還與“吳國”、“越國”結盟而歸。這年是公元前601年,吳國,姬姓,子爵,始封人是周文王長兄吳太伯(泰伯),今江蘇無錫梅村,後期蘇州。越國,夏朝少康庶子無餘封國,姒姓,都城會稽(浙江紹興),這是一個有著四千餘年文明熏陶的古國。吳、越兩國直到此年,才拉開真面目。

  晉國郤成子(郤缺)為了完全執掌國政,把不喜歡的胥克說成神經錯亂。郤缺的推薦語:“夫妻相敬如賓,有德君子。”晉文公對罪臣之子郤缺終於認可,胥克肯定不認可:把正常人說成“神經病”,並且,載入史冊,這件事流弊惡無邊。秋季,名正言順不讓胥克擔任下軍副帥。

十月二十六己丑日,安葬魯宣公母親敬嬴。由於這一年發生旱災,沒有大麻收成,牽引棺材的繩索只能用葛繩。沒想到,葬時雨下得太大,竟然無法安葬,直到第二天二十七庚寅日的中午才安葬完畢。時間5個月,符合禮制。

  魯國在平陽築城,《春秋》記載這件事,是因為合於時令。

陳國與晉國講“平”,楚國很生氣,直接出師討伐陳國,取“成”回國。與楚國結盟需要繳納稅賦,生氣了也需要繳納稅賦。以前只有鄭國,這下多了陳國晦氣鬼。

《郤成子》

相敬如賓藏德行,一朝有權美味呈。

政見相左陰招令,話語權賜神經病。

始作俑者可有後?晴天霹靂蒼天驚。

蝸牛角上爭短長,莊子笑聲沸反盈。

辛丑年七月二十二

原创文章,作者:紹興李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6%98%a5%e7%a7%8b-%e9%a2%a8%e9%9b%b2-%e4%b8%80%e7%99%be%e5%9b%9b%e5%8d%81%e4%b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