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人有多愛吃羊肉 每年都自產不足 要花巨資從遼國購買

公元1005年,北宋與遼國正式簽訂《檀淵之盟》。從而使得雙方的關係由對抗走向穩定,並將這種和平保持了很長時間。但宋朝不但沒有放鬆警惕,甚至依然在感情上將遼國視為死敵。哪怕是宋神宗的年代,都將對遼國文書中的“鄰壤”改成“鼠壤和糞壤”。

城下之盟並未讓北宋對遼國放下戒心

然而,就是在敵對氣氛如此濃厚的背景下,宋朝每年都要從邊境的榷場購買進幾萬隻羊。使得羊肉成了遼國對北宋輸出的最重要戰略物資。也在很大程度上對沖了茶葉與絲綢貿易,給遼國經濟造成的逆差壓力。宋人對此心知肚明,卻沒有辦法戒除對契丹羊肉的熱愛。

羊肉是宋人最熱衷的肉食來源

在北宋建立前後,羊肉都是最重要的肉食來源。無論官場還是民間,都習慣於食用羊肉製品。以最尊貴的皇家為例,其宮廷菜餚的肉食就只能選用羊肉。以節儉著稱的宋真宗,僅僅是為供應皇宮內的數千人口飲食,每年就要消耗掉14000多隻羊。這個祖宗家法的來源,可能是受五代時期的沙陀軍事集團影響。綿羊的飼養本身也沒有很高規格,所以能在民間迅速流行。今天以豬肉為主的人們,可能已很難想像這種選擇。

宋朝的宮廷飲食也將羊肉作為祖傳標準

不僅如此,羊肉還被作為官員福利的一部分,直接分發到中央與地方的各層機構。有資格享用食料羊的官員,可以按級別獲得每月2-20只不等的數量。王安石在解字的時候,把美字分解為“大羊”,表達了自己對於羊肉的熱衷。同時代的北宋宮廷,每年賜給各級官員的綿羊數量也能達到百萬以上。

王安石就對羊肉贊不絕口

東坡肉只是蘇軾在南方的無奈之舉

當然,這樣的福利標準很難完全落實。如在很少養羊的廣東惠州,當地市場每日就只能殺1隻羊,專門提供給高級官員解饞。習慣吃京師肥羊的蘇軾被流放到此,始終不能忘懷北方美味。最後只能從中分到一些羊蠍骨,慰藉對羊肉的相思之苦。至於被後人捧高的東坡肉,不過是流放歲月裡的無奈之舉。

膨脹的汴梁人口 也需消耗大量羊肉

到了北宋中後期,隨著官僚系統的膨脹和富戶人數的增加,逐漸形成了一個頗具消費力的偽中產階級。他們不屑於食用豬肉,又不把把禽類和魚類當作主要肉類,只能爭相索取數量有限的羊肉。宋神宗時期的宮廷,每年就要吃掉10萬多隻羊。同時,由於北宋都城汴樑的人口膨脹,讓增量有限的羊肉已不敷食用。有的奸商甚至哪來死馬肉冒充,給飯店彌補儲備不足。

後世的蘇州羊肉 在宋朝屬於奢侈食品

京師的羊肉都如此匱乏,地方縣府的存量就更加稀缺。在遠離牧區的吳中等地,每斤羊肉可以賣出900文高價。這也就意味著當地的大多數百姓根本無福享用羊肉。至於地域更加偏南的閩越和嶺南等地,羊肉價格勢必更加可怕。

宋朝畜牧業始終沒有大的發展

北宋境內的養羊業發展,也完全跟不上國內的龐大消費群體增漲。朝廷雖然有設置專門給皇家食用的官營牧羊場,但不管是因為缺乏優良牧場,還是人口增加,可用的草場面積都越來越小。結果自然是官羊的數量反而有所下降。如宋真宗時期的官羊有33000只,到宋仁宗階段就只有16000多只。為了彌補宮廷和官場的巨大需求,就只能向民間大量收購。

遼國成為宋朝羊肉的主要補充來源

北宋針對自己的羊肉短缺問題,也想過新增牧場來緩解壓力。但最適合畜牧的地區,恰恰毗鄰西夏的戰線兩頭。宋軍長期的擴張性策略,讓這些地方的牧業生產受到很大影響。臨近的陝西也能提供大量羊肉,不僅有本省飼養的成果,也包含從青唐和西夏境內偷運的走私羊。至於氣候環境類似的山西與河北兩地,就成為北宋羊肉市場的主要供應來源。但僅靠當地民戶們的小規模生產,還是不能彌補市場增量造成的虧空。

於是,北宋就只能將緩解羊肉缺口的希望寄託於對遼國進口。作為一個擁有大片牧場的帝國,後者保有的羊群數量極高,且沒有眾多的內部市場進行分銷。這些從遼國進口的羊群,也在很多方面受到北宋食客的青睞。首先是個體比較肥碩,體重可達100多斤。以至於當時的民間就有“剪毛胡羊大如馬”之說。其次是肉味鮮美,足以和北宋境境內自產的陝西羊肉相提並論。最後,由於供應充足而價格低廉,適於宋人擴大採購數量。

這道水晶羊肉 據說就是宋朝宮廷名菜

在遼國被金人攻滅後,有宋朝使者到訪其境內,目睹許多商販將整隻百斤肥羊掛起出售。同時期的宋朝市場卻供應不足,偶有商家掛出整隻羊出賣,也是體型瘦小如狗。兩國羊肉產業的數量和質量差距,也就完全暴露無遺。雖然遼國對於北宋也一直有所防範,但對羊肉出口卻基本不設限制。由於宋朝可以拿出大量的生絲、瓷器與茶葉,很容易對遼國形成不對等的貿易逆差。契丹人則出於軍事戰略的需求,不願意將大批良馬出口到南方。因此,羊肉產業就成為扭轉逆差的關鍵武器。

遼國羊肉成為宋朝穩定市場的重要手段

宋朝君臣在這個問題上也表現的比較豁達。為了讓皇宮和京城百姓都能吃上羊肉,選擇擱置爭議,每年花費幾十萬貫錢從對方境內採購綿羊。在肉食短缺的宋仁宗時代,甚至有一次買羊10000多隻的記錄。契丹境內的大量領主收穫好處,自然支持本國皇帝與宋人做生意。遼國君主收到實惠,也就更加願意同北宋一起維持長治久安。直到宋徽宗與女真簽訂《海上之盟》,雙方才在多年後又兵戎相見。

北宋 遼國與西夏的三方局勢 也影響到羊肉的市場供應

然而,雙方的羊肉貿易並沒有隨時間遞進而繼續擴大規模。這是因為宋遼之間的貿易行為,主要都由官辦的榷場把持。隨著北宋的財政狀況惡化,對進口羊肉所需的高昂費用也逐漸力不從心。民間的普遍貧困,又讓自身購買力非常有限,無法起到補貼支出的作用。

羊肉斷供後的汴梁 也被金兵攻陷

當女真騎兵開始從東北亞向南擴散,遼國的羊肉出口也受到相應的打擊。但汴梁方面卻完全沒有考慮如何增援契丹,反而想著藉機進行戰略抄底。最終,依靠遼國羊群補給的金兵再次南下,將供應不起羊肉的北宋王都攻陷。

原创文章,作者:冷炮歷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culture/%e5%ae%8b%e6%9c%9d%e4%ba%ba%e6%9c%89%e5%a4%9a%e6%84%9b%e5%90%83%e7%be%8a%e8%82%89-%e6%af%8f%e5%b9%b4%e9%83%bd%e8%87%aa%e7%94%a2%e4%b8%8d%e8%b6%b3-%e8%a6%81%e8%8a%b1%e5%b7%a8%e8%b3%87%e5%be%9e%e9%81%b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