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親子出遊熱 玩法更多元 休閒度假領域缺乏真正佈局者

隨著暑期到來,親子遊熱度攀升。攜程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7月12日,平台7月以來的親子機票訂單量較6月同期增長804%,親子訂單佔比較往常平均水平提高6個百分點;暑期親子酒店訂單量恢復至2021年同期的80%,比2019年同期上漲20%。

今年暑期的親子遊市場,不僅熱度更高,熱門目的地、出遊方式、產品也與以往有所差異。在行業專家看來,親子遊市場尤其是親子遊休閒度假市場,將是未來旅遊企業及資本市場著重發力的地方。

暑期親子遊訂單佔比約40%,新疆成跨省遊熱門目的地

進入7月,在武漢經營旅遊門店的金錢一直在出團、發團中忙碌著。隨著疫情防控形勢趨穩、各地中小學陸續放假,金錢接待的家庭親子遊旅行團明顯增多,“撇開拿到的企業團體訂單,今年暑期,家庭親子遊訂單約佔門店訂單的40%。”

據途牛數據,7月以來,親子遊預訂訂單量較6月同期增長51%,出遊人次較6月同期增長53%。途牛方面表示,自6月中旬起,親子遊產品陸續迎來預訂熱潮,暑假的到來令市場進一步升溫。

產業經濟諮詢機構景鑑智庫創始人周鳴岐認為,暑期本就是親子遊出遊旺季,今年暑期,在疫情防控形勢穩定後,出行政策“鬆綁”,上半年因疫情影響而積壓的旅遊需求得到了釋放。攜程預訂數據顯示,暑期來自上海、北京的親子客群相比五一、端午假期明顯增多。

“6月30日至今,我這邊已發出去襄陽、神農架、長沙、雲南、新疆、寧夏、海南等不同目的地、大小不一的親子出遊旅行團。總體來說,周邊遊的比例還是要高一點。”金錢表示,自鄭渝高鐵全線貫通後,遊客前往神農架的交通時間大大縮短,同時,神農架六大核心景區還開展了憑高鐵票免景區門票等優惠活動,“這對家庭出遊有很大的吸引力。”

不同於金錢的情況,從途牛暑期親子遊預訂數據可以看出,出遊行程在7天及以上的訂單佔比為31%,長線遊訂單佔比達49%。相比近兩年本地遊、周邊遊占主導的市場特徵,今年暑期,親子遊用戶的出遊距離及出遊天數均呈延長趨勢。其中,海南、雲南、四川、廣西、山東、新疆、陝西、湖南、廣東、福建等地是跨省遊熱門目的地,新疆的火熱程度更是“刷爆”了朋友圈。金錢也向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當下諮詢新疆旅遊的親子遊用戶確實不少。”

沙漠徒步、觀看火箭發射,暑期出遊都在玩什麼?

在從業十餘年的金錢看來,選擇暑期親子遊產品比較簡單,“總體就是偏向於參與性多一點,好玩一點的”。但在旅遊公司看來,暑期親子遊產品呈現多元化趨勢,從傳統的主題公園、休閒山水到如今的紅色旅遊、親子研學都有佈局。

在旅遊平台發布的暑期親子遊預訂數據中,海邊城市、主題公園、水上樂園依然吸引著眾多目光,同時,遊學及紅色旅遊產品的消費熱情持續高漲。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註意到,攜程看好暑期遊學產品,平台上還專門打造了“親子·遊學”專題。據透露,鑑於對暑期親子遊市場的信心,攜程遊學業務上線了數百個親子、研學旅遊產品,產品數量是2019年的1.7倍;其中兒童獨立出行的產品佔比為22%,親子出行佔78%。這些產品覆蓋了北京、上海、廣州、成都等遊學市場的大客源地,目的地也擴展至內蒙古、雲南、貴州、青海、甘肅、寧夏、海南等地。

此外,隨著紅色旅遊升溫,遊客“年輕化”“親子化”的特徵日益凸顯。如今,紅色旅遊在延續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承教育的深刻內涵和價值基礎上,不斷引入文創、演藝、影視IP等元素,並通過情景教學、實踐教育、沉浸式體驗等創新形式,進一步推動紅色旅遊在互動性、參與性、體驗性方面的優化升級。途牛數據顯示,懷柔第一黨支部紀念館、井岡山風景旅遊區、白洋淀風景區、西柏坡景區等紅色旅遊景區吸引了眾多親子家庭。

攜程對記者表示,與往年相比,今年暑期的親子遊學和夏令營產品略有不同。比如,活動的主題更為明確,如沙漠徒步、觀星等主題較受親子家庭歡迎,探索博物館、觀看火箭發射等產品搜索熱度升高。另外,親子家庭選擇兒童獨立營的比重較疫情前有所下降,由家長陪同的親子營佔比相應上升。規模方面,親子遊學產品的團隊更為精緻,小團出行佔比居多。出行方式更加多樣化,包含房車遊、SUV小車出行等。金錢認為,幾個家庭組成小團出遊的方式頗受青睞,“一般這類小團以包車出遊為主,如在新疆這類地域廣闊的目的地,大都選擇‘司兼導’的方式。”

價格方面,攜程截至7月19日的訂單數據顯示,在7月至8月出行的親子遊團隊產品訂單中,單人日均價格為790元左右,較去年單人日均價格提升了20%。金錢表示,比起價格,家長在選擇親子遊產品時更關注安全,“近兩年在做親子遊產品時,會花費較多的時間精力和客人溝通目的地與客源地的疫情出行政策。這對從業人員尤其是一線銷售人員提出了更高要求,不僅要學習目的地旅遊知識,懂得業務銜接,還要了解目的地的相關政策。 ”

親子遊市場存“藍海”,要沉下心做產品

在易觀智庫等諮詢研究機構的報告中,親子遊市場在疫情前就已保持高速發展,其中不乏住宿、在線旅遊領域的參與者,以驢媽媽、途牛為代表的在線旅遊企業還推出了親子遊品牌。據《2022親子旅遊行業研究報告》顯示,中國的親子遊依然保持著超百億的市場規模,約佔總人口數16.6%的1-15歲孩子是親子遊的主力軍,預計未來三年,親子遊市場規模每年有望以超40%的速度持續增長。

昔日的出境游巨頭眾信旅遊也開始試水親子遊市場。7月23日,該集團在北京京郊打造的優沃得世界主題親子自然教育農場正式開業。此前,攜程於2021年起在多個鄉村打造度假農莊,也將親子用戶作為一大消費客群。

值得關注的是,疫情暴發以來,隨著人們安全意識的提升,親子遊品質消費需求也在持續升級。在優化本地遊、周邊遊等系列產品外,以途牛為代表的旅遊企業陸續打造了鄉村旅遊、近郊自駕、戶外露營等一系列高品質旅遊產品,以滿足親子遊用戶“家門口”“沉浸式”出遊體驗。

在周鳴岐看來,疫情防控常態化下,親子遊產品存在兩極化發展趨勢。一個是從原先的小眾旅遊往大眾化方向發展,此前偏小眾玩法的戶外露營在今年上半年成功“出圈”,據馬蜂窩發布的《2022露營品質研究報告》,90後、00後的年輕遊客和80後親子遊遊客,是露營圈的兩大“支柱”,兩者共佔比87%。另一個是部分親子遊產品的高端屬性及個性化凸顯,定制及體驗化玩法越來越多樣,以親子休閒度假產品為代表。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註意到,提出“輕度假、重體驗”模式的優沃得世界主題親子自然教育農場也有這一趨勢。

多家旅遊企業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親子遊用戶一直以來都是旅遊市場的消費主力,隨著暑期到來,親子遊熱潮對於加速市場恢復和發展能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鑑於親子遊的市場規模及消費能力,周鳴岐也看好親子遊的未來發展,尤其是親子遊休閒度假市場,將是未來旅遊企業及資本市場著重發力的地方。

“從國內親子遊休閒度假市場的發展來看,真正佈局的企業並不多,更多是嘗試,”周鳴岐表示,“真正的親子遊市場尤其是親子休閒度假市場的佈局存在一定進入門檻,需要擁有一定實力的IP門檻、投資門檻或產品門檻,產品或服務做到差異化才有競爭力。 ”在他看來,看似紅海的親子遊市場還存在很大的藍海,需要入局親子遊的企業能沉得下心,做好產品,“當然也需要一定時間,很多親子休閒度假產品如開元森泊、海昌海洋公園都是經過多年發展才‘搗鼓’出如今有點像樣兒的產品。 ”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真真

編輯 李錚

校對 王心

封圖 IC photo

原创文章,作者:新京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baby/%e6%9a%91%e6%9c%9f%e8%a6%aa%e5%ad%90%e5%87%ba%e9%81%8a%e7%86%b1-%e7%8e%a9%e6%b3%95%e6%9b%b4%e5%a4%9a%e5%85%83-%e4%bc%91%e9%96%92%e5%ba%a6%e5%81%87%e9%a0%98%e5%9f%9f%e7%bc%ba%e4%b9%8f%e7%9c%9f%e6%ad%a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