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對孩子進行自然教育

最近幾年,自然教育備受推崇,其主要背景是身處都市的孩子對自然普遍缺乏接觸與認知的機會。與部分商業機構組織的自然研學活動相比,更大眾化的感受自然的方式是家長與孩子一起參觀中西部地區的各種自然遺產或景觀。筆者近幾年也攜娃先後探訪了湖北恩施大峽谷、神龍架的大九湖和貴州遵義的瀑布、畢節的織金洞及九洞天。所到之處,孩子們也都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但進一步追問,具體的知識習得在哪裡,很多孩子支支吾吾。

資料圖

上述現象並非偶然,很多人甚至成年人對自然遺產或景觀也是一知半解,更多只是走一圈、拍照打卡、“到此一遊”。

自然教育日漸風靡的當下,孩子們當如何與自然發生對話,當如何提高孩子們對自然的鑑賞能力呢?

通過遊歷自然遺產,可以加深對“地域差異性”“人地關係”“生物多樣性”“自然主義”“生態主義”“自然即美”“人類在自然面前非常渺小”等的理解與認知。現代化與工業化背景下,人們對自然與生態普遍缺乏敬畏心,迷信人類改造自然環境的能力,對都市之外的環境認知非常稀缺,對自然物的直接感知更多限於城市裡的動物園與植物園,而對溶洞、瀑布、沙漠、戈壁、地下河等自然物相對陌生。經常性遊歷自然遺產或景觀,無疑可以增加人們對生物多樣性、自然與生態主義、人類與其他萬物生靈和諧共存等觀念的理解,同時也會一定程度剔除人定勝天論、技術萬能論、狹義的人類中心主義等想法。

關於“自然遺產是如何形成的”這一核心與關鍵問題,孩子及家長們不妨在製定遊覽攻略之時,查閱相關資料,對自然遺產有初步的了解,通過網絡搜索目的地自然遺產或景觀的發生條件、發展與演化過程。同時,自然遺產經營與管理公司不妨增設針對特定遺產或景觀的視頻介紹環節,比如針對織金洞或九洞天等自然遺產,相關管理方可以在檢票後讓遊客來到一個大規模的視頻播放大廳,循環播放關於熔岩、溶洞及地殼運動等地質與地理知識,讓來訪者有初步的認識。我相信,坐在教室裡聽科學或地理老師講授地殼運動,其效果絕對比在溶洞前觀看地殼運動視頻短片、進而進洞進行鑑賞遜色很多。

另外,在開展自然教育的過程中,可以開展一些針對自然遺產的社會調查。比如詢問自然遺產地附近的居民或路邊攤販,“你們這裡是何時被圈起來作為景區的”“景區成立後,你們村有哪些變化”“你們的生產方式與生活方式發生了哪些變化”“景區給你們帶來哪些好處”“景區有沒有給你們帶來一些壞處,如果有,有哪些”“你們之前的房子或田地還在嗎,有沒有被徵用,上面補了多少錢給你們”“你們對於景區今後的發展有什麼意見或建議”。筆者相信,類似這樣的調查,有助於我們深入了解自然遺產的社會建構過程及特定情境下人地關係的變化過程。

自然遺產或景觀不僅需要被可見,還需要被解析,被可讀,被可識,這應當是自然教育的應有之義。

□姚華松(作者係廣州大學副教授)

原创文章,作者:南方都市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oofo.cc/baby/%e6%80%8e%e6%a8%a3%e5%b0%8d%e5%ad%a9%e5%ad%90%e9%80%b2%e8%a1%8c%e8%87%aa%e7%84%b6%e6%95%99%e8%82%b2.html